做柜哥 2 年,他看到了你眼底最深的欲望

柜哥是谁?

柜哥其实算个“外号”,这个职位的全称是 BA( Beauty Advisor ),也就是美容顾问。是大家平时一进商场就能看到的,站在化妆品柜台后面的一个个西装笔挺的人。

在这个全民带货、个人博主正当红的时代,柜哥的工作必然受其影响,但身处这个行业中,他们也在“最佳观赏位”直视着其中每个人的欲望。

做柜哥吗

007 那种……

柜哥不是 William 的第一份工作。毕业后,他进了家里的企业上班,每天做些杂七杂八的工作。活儿不少,可真问他做了些什么,他却也觉得自己一无所获。

后来一次,他去等做柜哥的朋友下班,看着朋友自如地与顾客交谈,每成了一笔单子,他似乎就看到点儿“成就感”的影子。更别说,柜哥的工作时间相对自由,看着也不太累,William 就这样辞职入了行。

等真正成为了一名柜哥,他回想起看着朋友轻轻松松成单的那个下午,觉得自己可能是做了一场梦,只想问自己一句:“做柜哥吗?007 那种。”

▲ 复工后,William 和同事们还不太习惯戴着口罩为顾客提供服务

柜哥的工作都是三班倒,William 每个月只有四天休息,还不固定,也许连续上两三个礼拜,赶不上一天休息,也许能隔一天就能休一次。

“简单来说,你们休息的时候,就是大家忙的时候。”夜宵是 William 和有“时差”的朋友们聚会的首选,营业到凌晨的海底捞成了固定团建地点。而对他自己来说,看起来弹性的工作时间,不过是一种假象。

作为服务行业的一员,尤其是护肤美妆行业,柜哥更像是一个贴心又全能的 24 小时在线客服。“大家都会加顾客的微信,手机是不能离手的。我没有自己的时间。”任何时间收到的任何询问,William 都要即刻反应,给出回复。

而等到品牌日、商场活动日,真正的魔鬼地狱就来了。

一天卖了24万

转天7点也还是要准时起床上班

柜台全员上班的那天,就意味着有仗要打了。他们提前几个小时就要开始理货,为开门作准备。把货备足、备合理,就能尽量减少从柜台到库房来回跑的次数和时间,争取到更多的销售时间。

一次品牌活动+商场活动,William 个人开单达到了 24 万,一天完成了一个月的销售指标。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William 当然是开心的,但紧接着,他想的不是庆祝,也不是给谁打电话分享,而是睡觉。他太累了。

“那第二天呢?”大家问。

“第二天?上班啊!我第二天是早班,7 点就得起床。”

大家没说的是,William 其实家境优越,对于他来说,这份工作似乎“性价比不高”。但是他反复强调在这份工作中获得的成长、找到的价值感。“可能很多人觉得站柜台不是一份体面的工作,但是我觉得每份工作都不容易,人人平等,靠自己都值得自豪。”

他的欲望值高低混合,他不渴望轻松但无趣地赚工资,而是想要找到一个燃点,哪怕只是一份外人觉得枯燥劳累的销售工作。他要一瞬间的价值感,这份价值感暂时与柜哥的工作划着等号。

这可能是很多跟 William 同龄的年轻人的欲望现状。

当然,平行世界里还有很多其他的欲望法则,William 看得比大家直接。

▲ Photo by Kris Atomic on Unsplash

买买买的时候

没有人想需不需要、适不适合

打开微博、小红书、各种短视频 APP,你可以找到各种风格的美妆博主,或者根本不需要费力去找,不过滑两次屏,就能自然在瀑布流中发现至少一位。

种草、亲测、平替、今夏必备……他们用信手拈来的关键词,在最短时间里争夺人们的眼球。越绝对的词,越有煽动性。还没有足够经济实力的年轻人,被填塞了过多无法承受的欲望,之后又在这些本不必存在的欲望中选定一件不知道适不适合的“吃食”,喂饱自己。

而吊诡的是,人人看起来都是专家的时候,人人都不清醒。

“博主推荐一款产品,说适合油皮使用,那问题来了,什么是油皮?。” William 说,“有一些博主可能会跟风买一些东西进行测评,觉得难用的话,会否定整个系列,甚至整个品牌。但是他觉得难用,有可能仅仅是因为那款产品根本不适合他。但是他自己不会做这样的思考,他的观众可能也不会。

柜哥的工作是根据客人的需要,满足他的第一需求。然而现在很多人的消费行为是反向的,先有了对某一产品的消费冲动,再去看自己的需求,甚至有人根本不会思考自己需不需要、适不适合。

当柜哥将一款最适合这个顾客的产品推到对方面前,告知产品的使用方法和应该配合的护理动作时,顾客心中早已经选定了在某位博主那种草的金牌单品。如果柜哥直白地告诉顾客,那款产品并不适合他,顾客大多数情况下会说:“你不用跟我说别的,开票就可以了。”

那 William 也不会再多做说明,用他的话说,“顾客开心就好”。

在大消费时代,人们越来越追求快、好,而作为实体商店的柜哥,William 仍然认为,“准”更为重要。

疫情期间,商场的生意受了很大影响,品牌号召柜哥柜姐们把直播利用起来。William 也试着播了十几次,效果还可以。但他还是喜欢在柜台跟顾客面对面交流的感觉,毕竟跟人打交道这件事,是最有意思的。

大家问 William,柜哥是不是一份吃青春饭的工作,他准备一直做下去吗。William 觉得,所谓“青春饭”是个见仁见智的事,如果这份工作能有一个更好的发展,他就会一直做下去,变成一辈子的事业。

William 今年 26 岁,做柜哥 2 年了,也许这个问题,大家该过几年再问他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