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9-17)

? ? ? 我接着抬起头,对着咖啡机光洁的机身寻找自己的脸,突然觉的很讽刺,一个连自己都看不清的人,谈何独一无二的价值,项目做成做不成,都无法改变我底层操作人员的身份,在虚实难料的空头鼓励面前,进与退都是被人捏在手里的提线木偶,相形之下,咖啡机照出的空白脸庞,更像是一种提示,提醒我认清自己是多么无关紧要。

? ? ? 最糟糕也不过如此了,我安慰着自己。突然,休息室门上传来指甲刮擦的声音,门把手上微微着了力,我屏住呼吸盯着门口,经理略带慵懒的声音从门外的传来:“您还没走呀?”

? ? ? 仿佛心上被轻轻抓了一下,另一个声音接了话茬:“你不也没走?”熟悉的洪亮声音,多添了一份磁性和轻松,有别于白天会议室里的严谨激昂。

? ? ? 我垫着脚尖不动声色的将自己埋入巨大的咖啡豆堆的背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