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9-24)

? ? ? 而我只能呆呆盯着素描旁简单的两个铅笔字——讹兽,睡意去了一半,不知道为什么同样的图像会出现在这儿,一本来自老家的旧笔记,更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到底还会看到什么,又是因为什么出现这样的变故。

? ? ? 一连串的问题环绕不散,和进退两难的项目一样盘踞在脑海里,挤得我的头要裂开,我拿自己的眼睛无能为力,就像我面对企业里的权利倾轧一样,无从改变只能随波逐流。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