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霍乱时期的爱情》:认真地老去

哥伦比亚魔幻主义作家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出人意料地好读,与他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百年孤独》相比,里面人物不多,名字也不难区分,而且情节引人入胜,语言也不乏诙谐幽默。我这个读书很慢的人,也很快地读完了。


这本书的故事情节就不再赘述了,写的人太多,再写别人看了也烦。书中的爱情主题也没必要多说,关于爱情,说的人也太多,我也说不出什么新意。反而觉得它叙述的爱情故事固然感人,但却过于虚幻,既不可信又不可学。

作为刚刚步入老年行列的我,却从书中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应该怎样老去?

应该怎样老去?是对未来心灰意冷,在回忆中无所事事?还是如书中主人公一样继续年轻时追寻?

三毛说:“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认真地老去”,多好的语言啊,然而说出此话的三毛却没有践行她的诺言,她选择在老去之前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霍乱时期的爱情》中,讲的第一个故事,就是曾在战争中致残的儿童摄影师赫雷米亚在老去之前,在进入六十岁那年选择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单单看,在对待“怎样老去?”这个问题上,三毛和赫雷米亚的选择是相同的。也许三毛是因为失去爱情,而赫雷米亚是向绝望屈服。

赫雷米亚也曾强烈地热爱生活,“他爱大海,爱爱情,爱他的狗,也爱他的情人”,但随着死期临近,他却越来越觉得那些爱都毫无意义,他越来越向绝望屈服,他自己决定了他的死,就好像这是无情的命运。

这是他们的选择,是他们的人生态度。

而书中的主人公弗洛伦蒂诺的选择却正相反。他年轻时的爱情受阻,导致他以常人不可思议的另类方式几乎度过了一生。但在步入老年后,在追寻自己的爱情这件事上,他却忘却了自己的年龄。终于,在生命将尽的暮年时,他来到了费尔明娜的身边。他和他的费尔明娜像年轻人一样认真地写情书,认真地约会,仔细地体会爱情的全部过程和感受。

这就是在认真地老去吧,这也是一种人生态度。

年轻人喜欢展望未来,老年人喜欢回忆过去。在回忆中,不知不觉却把有限的生命消耗殆尽,虽然这回忆也可能是美好的。殊不知老年人的岁月弥足珍贵,随着距离生命的终点越来越近,实在是经不起白白耗费。

认真地老去,这是一种应该有的人生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