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实录我的农民父亲】《我的父亲》03

? ? ? ? ? ? ? ? ? ? 第三章? ? 求生欲

父亲因为奉行“父母在不远游”,当然,爷爷在我四岁多时已经去世,当时只有奶奶在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后顽强于世,父亲从来没有动过要外出搞副业的心思。一大家子的吃穿用度全,全靠父亲静心打理的十来亩烤烟和两三亩的茶园,母亲大概是个被惩罚跌入人间的天女,自有记忆起,只要一下地干活,就浑身痛得下不来床,只要在户外被太阳暴晒过,端碗吃饭就像吃药,全程唉声叹气愁眉苦脸,像孩子一样直叫呼没胃口吃不饭。

母亲大概也是受够了这种田间地头的劳作,父亲大概也是心疼的吧。改革开放后的那几年,农民出门搞副业十分盛行,邻近大家的四川省的人们更是大批人马加入到外出搞副业的大军中。这些外出搞副业的四川大军,他们从沿海回家的必经之路是318国道,而318国道恰好有一段路穿过大家村儿,其中,那段入村口的爬坡路段以陡峭闻名于318国道线,大家大茅坡村儿因此被人们熟知。每次满载旅客的长途客车经过村口时,几乎所有的大客车都拿这段上坡路无可奈何,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让所有旅客下车步行至平缓路段再上车,并且车上的壮丁还需要在车尾助推,震天响的“一二三”口号定会惊扰在地里干活的村民们停下手里的活,远远张望那辆被人们推着艰难爬行还动不动熄火的破旧客车是怎么凭着一股倔劲爬到平缓路段的,也会远远张望那些历经艰难才上到平缓路段的人们停靠在路边悠然自得地在路边享受从车上取出来的干粮,那应该是他们山高水远路途中难得的小憩。

有一天,母亲对父亲说:“你看,这些客车每次爬到这个坡坡就爬不动了,每次爬上来了还都要在这个坪坪里休整一下,大家要不包点粽子准备起,一听到有客车的声音在坡脚响了,就赶紧背到坪坪那里等,等车爬上来人走上来,看到有粽子卖,他们肯定会买来吃,就是不知道他们出不出得起钱,从广东回四川,那么远的路,坐车里那么闷,好不容易下车休息一下,如果有新鲜东西可以买来吃,他们肯定想买,我觉得这个生意搞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