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 念头

终究还是拾起了一些过往
从今天起写诗、锻炼、做菜
风卷着尘,霜镜月冷
我穿着布鞋踏着土地上的一切
一一回首灵性的十七岁
苦涩的心,舔着唾液
厌憎我这颗悲悯的心

还是怀疑着自己的灵魂
是否已经变质衰老或是死亡
三言两语间只剩徒劳
看着漆黑的夜,夜无声
只是一味地显露倦意
看过的书冷场,行过的山河静默
我衔着一个月的余额
步入二十岁的生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