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样的女子

那一年,我22岁,走出大学校门,和所有的学子一样,开始漂泊的追梦旅程。

大学期间,我一直保留着自己的爱好,看书和跑步。寒暑假,也会和室友一起步入社会,做寒暑假工。发过传单,端过盘子,做过导游,当过讲师,干过营业员。年轻的我,一点也不觉得累,反而觉得很充实,体验了生活,也挣钱养活了自己。

然而,真正走出校门,要选择自己的职业了,我却茫然失措。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职业,适合什么职业?毕业了,一无所有,只有一脸的迷茫,还有一腔的热血。

直到有一天,在公交车上听到四月天的报站,我心里一惊,还有名叫四月天的地方吗?四月天,在我的印象里,是温暖的,诗意的……随即,我跟着内心的好奇下了车,我想看看这样一个叫做四月天的地方。

下了车,走到对面,映入眼帘的的古香古色的建筑。好呀,是我喜欢的调调呢。走进去,才知道,这是一个很大的茶城。天南地北,人来人往,经营着各种名茶。

在校期间,辅修茶艺,接触过一点皮毛,但真正的茶学问却是一知半解。

走走,停停,看看……时不时地,还有茶香扑面而来。寻香望去,茶店茶艺师正安静地泡着茶,一招一式,尽显优雅。茶客呢,时而低头喝茶,时而闻鼻嗅香。喝的差不多了,就买点自己满意的茶叶走了。我看得入迷,竟也有一种想进入讨杯茶喝的冲动。可是,我只喝茶不买茶会不会被人嫌弃呢?不管了,只管进去吧!

未进其门,先闻其声。但现在我都记得,那是林海的古筝版的琵琶语。忐忑的心,一下子安静了。茶店最显眼的位置上,是一尊弥勒佛,两侧有木刻的对联。上联,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下联,笑口常开笑天下可笑之人。

茶店灯光,是橙色的,让人心底也生出一份暖意。茶店的各个角落里,是荷花和莲蓬做的各种点缀……如果,有一天,我也能有这样的茶店,古典,温馨,简单,优雅。我深深的陶醉其中,以至于后来茶艺师招待我喝的什么茶,早已忘的一干二净了。

也是这样一个机缘,我爱上了茶。一个对茶一无所知的懵懂的小姑娘,去图书馆买来许多关于茶叶的书籍,自己翻书看。拜师学艺,考取茶艺师证,正式步入茶行业。后来,我开了属于自己的茶馆。

直到今日,茶依旧是我的最爱。既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的工作和事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放一曲轻音乐,泡一盏茶,或是清新淡雅的绿茶,或是温暖甘甜的红茶,或是内敛醇厚的普洱茶……茶香氤氲,余音绕梁,把自己从千军万马的俗世中,拉回到自己这里。自己和自己,好好相处。

如今,我左手人间烟火,右手读书品茶。喝最爱的茶,写最美的文。坚持写作,我的第一本纸质书《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逢》已经出版,珍藏签名版,正在微信签售中。

出版社说,新书也会逐步上架京东,当当和各大新华书店。而且,后期也有可能上架电子书呢。何其有幸,让我的文字沾染墨香,分享给喜欢的朋友。

这就是我,一个爱茶爱文字的女子。一茶一书一知己,不负岁月不负卿。

红尘陌上,心怀茶香渺远,执笔墨色生香,淡看世间繁华,与每个有缘人不期而遇。

编辑概况:茶诗花(微信:csh3150),安般兰若签约编辑,郑州市作协会员。开一间茶馆,饮红尘悲欢。执一支素笔,写世间温情。新书《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逢》已出版,少量珍藏版正在微信签售中,购买新书请添加编辑微信。

所有文章,皆为原创,未经本人允许,禁止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