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同学会

我叫莫缺,在一家四星酒店掌勺,也是这个酒店的老板。

“我说你,鱼片切这么厚,怎么用啊!前头催着呢!”这声音是老丁的,来满香楼两年了,做菜还行,但是嘴臭!

我刚做完龙王夜宴,擦着手往那边走,顺便看了眼菜板,问道:“刚来的?”那小子红着脸点头。

“你师傅呢?”我继续问,那小子看了眼老丁,低头不做声。

这时前头的领班过来说:“老莫,前头一直催番茄鱼。”

“行,我来。”我边说边看着那小子:“你在旁边看着!”

我手速极快的下刀,重新处理鱼片和西红柿,不消片刻,番茄鱼收汁出锅。我把菜递给领班时,看着那小子的眼睛问:“看清楚了么?”

那小子点头,他有些像刚入行的我。我不顾老丁在一边尴尬的红着脸,继续说道:“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多看多练。”

说完我便摘下帽子,脱下厨师服,转身离开——今天我要去参加同学会。

聚会要喝酒,我便让司机送我过来,见到“英才街”的路标,我便下车。

我抬起头向上推了推眼镜,确认过路标上“英才街”三个字,呼吸开始变得局促起来。我将手压住胸口,眼睛早已从街道左边扫过,又转到了街道的右边,林立的高层建筑渐渐被撕开一个角:这里与记忆中的那条街已经完全不一样,变化太大了!当年从这出去的人,历经岁月早已高低不同,我一个落榜生真不想出现在同学会上。

这条街28年前就叫“英才街”。只是当年,整条街就一个学校——一个大院里建了三栋两层楼的房子。

我在这里读了8年书,后来,老师说我没考上高中,家里头也没钱让我再读。我就去了当年还是两间门面的满香楼当帮工。

我打工的第二年,听满香楼的老主顾们说:这学校的校长和教务长被撤职了,说是帮落榜生获得高中就读资格以牟取暴利。

我摇摇头不再想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

今天的同学会是我当年的同桌孙东发起的,他请我一定要到场。聚会的酒店选在母校的旁边。现在的母校看上去很气派,从校门往里面看都是穿着校服的学生。

我准备往酒店走时,听到有人喊我:“莫缺,莫缺!”我转头看到校门那站着四个人,其中最矮的中年男人朝我挥手——是孙东。

我顿了下才走过去,跟他握手:“老同学,好久不见。”旁边那几位也是老同学,只是不熟,虽然大家都微笑的打招呼,但他们打探的目光让我有些不舒服!

孙东热情的先容说:“你怕是不记得了,这是蒋游,现在是国土局副局长。这是罗灿,现在在海南开酒店。这位以前坐我斜对面,石晓恭,你记得不?现在就在咱母校当副校长。你跟大家等下陈笑,她跟石晓恭结婚了,也在这当老师,刚下课等会啊!”我含笑点头。

“你现在在做什么呢?上次见你在满香楼那!”孙东先容完其他人又问我。我笑着摇头:“我在满香楼没挪过地!”

孙东一顿,正好陈笑过来,打断话题。陈笑很熟络的跟大家打招呼,只是看到我时顿了下,大概不记得有我这么个人。我笑着向她点了下头。然后大家便都跟着孙东一起去了酒店。

酒店经理见到孙东,赶紧凑上来:“孙总,您这边请。”

孙东笑点了下头:“江经理,我可听说今天是周大厨做佛跳墙,所以才今天办同学会 !”

江经理笑容言语谄媚道:“您吩咐的早都准备好了!咱这周大厨啊,上年纪咯,一个月也难得掌勺一次。”

我知道进包厢又是一阵寒暄,便自动往后退了退——果不其然,热情一些的人走上前来打招呼,内向些的人也都站起来含笑示意。我目测这次来了三十多个人,除了几个老师,其他都是当年的同学校友。

有位白发老人撑着拐杖往大家这边走,大家都让出一个道来。孙东一把扶住老人:“袁老师,您慢着点。”旁边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这是急着见得意门生,场面突然安静下来。

袁老师当年教大家数学,教的很好,我很喜欢他的课。我那会混:他在上面抄题,我在下面报答案。

此时,我和他四目相对,莫名感伤。半响他说了句:“小莫,过来。”我点了头,想扶他,他却死死抓着我的手,然后慢慢走到桌边,缓了一下才说道:“你坐我身边!”我低头,虽然心知这样不妥,但他的话我还是听的。于是我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坐在了他身边。

孙东依旧笑着招呼其他人落座,然后吩咐江经理上菜,最后坐在我旁边。

“给我说说,你这些年都干啥事呢?”袁老师一直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我笑着跟他说:“没考上就去餐馆打工了。您也知道我家条件差,供不起。”我把他面前的茶递给他,接着说:“那餐馆老板是我远房表叔。后来他儿子出息了,一家人都出国了,这铺面就转给我了!”我慢慢的说着:“这也算是找了个吃饭的碗!”

“当年如果不是姜梅干的那些个混账事,而今你也不见得就困在灶台上。”袁老师拿着拐杖重重敲在地上。“我后来去过你家,没人。我教书育人四十载,这是我最,最意难平的事呦”说着袁老师老泪众横。我赶紧抽了几张纸放在袁老师手里,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这时当年教物理的徐老师慢慢的开了口:“袁老,您放宽心,这孩子有出息啊就是有出息。当年姜梅是昏了头了,后来下了狱,现在老了无人供养也是遭报应了!”

“小徐啊,你知道这小滑头可聪明了,怎么没考上!就是他们瞎说八道,拿了那名额去捞好处了!”袁老师又拿着拐杖敲地板。徐老师叹了口气不说话。我笑着安抚他:“老师不气不气,我现下成家立业,有房有车,妻贤子孝!好着了!”

袁老师叹着气,摇摇头,不说话。这会孙东拍了拍我肩膀说:“兄弟,袁老师过来就是想见你,今儿陪老师好好说说话!”

他话音刚落,江经理带着十多个服务生推着餐车过来,领头是个戴厨师帽的老爷子。我定睛一看,是周老,烹饪协会的前任会长。他身后那瓦罐虽未开,却香气四溢。

我18岁就认识的他,当时求着他,想跟他学手艺。可他拿手菜教我了,却不准我对外提是他徒弟。再后来,满香楼的名气大起来,协助烹饪协会举办了不少的厨艺大赛。他对外却说我是他的忘年交。

老爷子显然是看到我了,直接往我这边来,一边笑一边说:“小莫,今儿吃佛跳墙,看我这手艺有没有变。”我赶紧起身:“老爷子,几个月不见,身体硬朗。”

江经理见状,赶紧对孙东说道:“孙总,这就是周大厨,今天特意做了这佛跳墙招待各位。”孙东笑着,并未起身,只说了句:“周大厨好。”

袁老师看了眼坐他下首的老师说:“小沈,这菜闻上去真不错,我想请周大厨给我说说!”沈老师立马笑着起身,请周大厨坐下。

周大厨笑着道谢,然后挥手让服务生打开瓦罐,端上桌,亲自拿起勺给袁老师和我各盛了一碗,说道:“先尝尝看。”

袁老师舀了一勺吹凉,放嘴巴里,然后叹道:“入口即化,好手艺!”

周大厨爽朗的笑出了声:“您身边这位才是好手艺。别说佛跳墙,八大菜系他可都会!满香楼您可听过,就您这学生的,想吃啥甭客气。”

袁老师眼睛一亮,看着我的表情愈发舒心。

我赶紧拉了拉周老的衣服:“老爷子,吃饭吃饭!”

同学会免不了一轮又一轮的敬酒,许是借了老师和孙东的光,过来敬酒的人,敬完老师,还要与孙东和我再喝一杯。我不想喝了,便借口上洗手间躲躲。

从洗手间出来时,我听到孙东打电话像是欠了人几千万再被催债。我便想绕道另一侧出去,却听见石晓恭大声吼着:“陈笑你今天是不是看到莫缺发达了就悔恨嫁我了,你当年就喜欢他,可你别忘了,你上高中那名额是我家给你买的!”

我看着自己的手,28年,这双手不知道挨了多少刀才换来了别人眼中的富贵!

离开前袁老师不舍的拉着我的手说:“当年你是考上了高中的,可姜梅把你的名额卖给了孙东。你受委屈了,还好,好日子算是来了。我告诉你真相,可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希翼你不要再放在心上。“

我握了下老师的手说:“陈年旧事,我年过四十,有些事情何必计较,计较又如何?只是我不计较,也不原谅。”老师叹着气点头与我道别。

我离开酒店往回走,再路过学校校门时,再也没看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