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卖萌“死”的快?

六一儿童节期间,朋友圈的花式晒娃大赛战况激烈。

刚刚升任奶爸奶妈的新手父母们绝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时机,九宫格照片 360 度无死角播送宝宝们的憨憨镜头。

铲屎官们不甘心独享自家主子的盛世美颜,随手拍的猫片狗片足以引来大批看客,留言评论大呼“萌化了”。

“孤寡老人”们这时也不会觉得尴尬,毕竟还可以翻出童年时代的老照片,收获数行点赞。

▲ 树懒幼崽的姨母笑/图片来自微博@小朋友发言bot

俗话说,幼崽是人间宝藏,无论是肉嘟嘟的小婴儿还是毛茸茸的小动物,幼年时期的小朋友总能惹得周围人露出一脸姨母笑,按奈不住想要动手 rua 它。

即便一些人平时坚称自己对小孩子无感,嫌弃他们聒噪、吵闹,可是当这些成年人面对那大大的眼睛和嫩嫩的脸蛋,还是会不自觉地轻言细语,甚至捏着嗓子假装自己变回了小朋友。

▲ 面对两只喵喵待哺的小猫咪,大卫前一秒还在吐槽玛嘉烈变音说话,下一秒也忍不住提高声线,壮汉柔情藏不住了/图片来自电视剧《玛嘉烈与大卫系列-绿豆》

更别提宋民国、权律二这些跻身国民儿女的萌娃,在多少个难眠午夜里,他们的表情包无数次抚慰着老父亲和老母亲们寂寞的心。

幼崽身上仿佛自带魔法,使闻者心痒,见者想撸。可实际上,他们堪称诡计多端,仗着天然无害的外表,公然抢走宠爱和奖赏。

尤其是被幼崽折腾得筋疲力尽的奶爸奶妈们,经历了喂奶、换尿布、陪吃陪睡等一系列血泪史,总结出一条亘古真理:不卖萌的小朋友会死得更快。

▲ 实践出真知,奶妈的血泪史/图片来自微博@seven0998爱吃橘子de钟离永康

这条民哲式结论与奥地利动物行为学家康拉德·洛伦兹(Konrad Lorenz)提出的“婴儿图式”(baby schema)理论不谋而合,误打误撞间居然揭露了生物进化学的关键概念。

婴儿们普遍长着 Q 弹的腮帮、鼓鼓的额头、大大的眼睛和短小的下巴,这些都是“婴儿图式”的典型特征,能够诱发人们启动先天释放机制(Innate Releasing Mechanism),促使人们自发产生关怀和保护幼崽的欲望。

当看到婴儿的外表,人们还会分泌一种能够释放“母爱”的激素——催产素(Oxytocin),这种自动化反应不受感知者的年龄、育儿经验甚至性别的干扰(所以男人们也会分泌催产素),反映了人类与生俱来的养育动机。

▲ 小妖胡巴为您亲身演示“婴儿图式”/图片来自影片《捉妖记》

在进化过程中,正因为小婴儿身上天然保留了“可爱、软萌、卡哇伊”的诸多幻术,人类才被迷得团团转,认定婴孩们是“纯洁的、天真的、玻璃一样的”,于是心甘情愿献了青春献终身,把一切美好的资源都奉献给幼儿,从而提高婴幼儿的存活率,保证本族物种持续繁衍。

渐渐地,人们将婴儿的“可爱”特征投射到更多的类似事物身上,无论是小动物、小汽车还是小饼干,只要发现它具备了“婴儿图式”的显著要素(甚至包括新生儿的笑声和气味),大脑就会自动尖叫:“天呐,这里有一只小宝宝!太可爱了吧!别怕,我可以保护你!”

▲ 具备“婴儿图式”特征的小汽车也会激发人们的保护欲/图片来自脸书@宋民國(Minguk,宋民国)

这不单是因为人们觉得幼小的事物十分脆弱,更是因为当人们看到这些可爱的小东西时,大脑内的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会被随之激活,产生一种近似获得奖赏或者注射了安慰剂的强大效果(这种极度快感大致相当于嗑药时的成瘾感),因此对小东西投注更多感情,“感到治愈”、“发出姨母笑”的成因就在于此。

可爱的小物件甚至可以提高照看者的专注度。人们看到小物件就像看到浑身标满“易碎”标志的高脚杯,会自觉提高警惕,轻拿轻放。所以许多手工匠人特意把家具、收藏品打磨得小巧玲珑,促使主人更加精心、温柔地呵护它们。

在英文中,“可爱”(cute)的原意是“机敏、精巧”。正所谓浓缩的都是精华,精细的微缩物品正应了那句“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用最有限的空间囊括最丰富的细节,极大地满足了人类大脑批量搜集复杂信息的嗜好。

▲ 故宫钟表,小小的身体里包罗无数组精密机关/图片来自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

体量微小、长相精致,萌物常常自带柔光,让人缴械投降,放弃防御。在弱小无助的萌物面前,人们决不会感受到“威胁”,相反,因为一览无遗,大脑可以迅速识别并处理所见信息,所以萌物会使人获得安全感和可控感,仿佛自己开了天眼,可以从上帝视角视察万物。

但事实恰恰相反,操控人类情绪,让人头脑发热、欲罢不能的魔鬼,正是那些看似天真无邪的幼崽和萌物。它们悄悄发射可爱信号,人们还来不及思考判断,就已经做出了本能反应,可谓毫无抵抗之力。

就像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越是可爱,越受宠爱。

于是,幼崽学会了卖萌,以此逃避惩罚,换取更多关照和奖励。玩具制造商把米老鼠和泰迪熊打扮成娃娃脸,引诱更多人买买买。在伦敦西南区,有人甚至将儿童画像当作门神贴,涂满大小店铺的卷帘门,试图迷惑犯罪分子,叫他们下不去手。

▲ 画上小门神后,伦敦西南区的犯罪率果真降低了/图片来自BBC.com

幼崽的脸,骗人的鬼,越是小巧可爱,越是糖衣炮弹。本以为他们无知懵懂,原来各种伪装伎俩早已根植在新生儿的基因之中,不知不觉间把大家拉进了一个进化论骗局。

所以,当下一次脑袋里爆发出“超可爱”的尖叫声时,别忘了提醒自己,“我的大脑可能又上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