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飞过,天空留下翅膀的痕迹——组织参加第二届小说创作月有感

今年是我第二次和文友一起组织并参加小说创作月活动了。去年的首届活动有47名同好参加,大家在微信群里互相鼓励,互相打气,每日签到发红包,最后有13位朋友完成了挑战。可惜的是大家写完了就都自己留着了,很多朋友的处女作并没有发表出来。

今年的活动得到了澳门葡萄京官方的支撑,设立了奖项,响应者踊跃,最后有125人报名。截至目前统计,有29人完成了挑战,每日更新2000字以上,总字数6万字以上。

大家组建了活动编辑团队,有比大家更早就组织过30天写小说活动的“如我饮水”,有首届活动的最初发起人“傲娇一只羊”,有首届就参加活动、文字功底很强的“一只榴莲酥”“清悠浮华”,还有办事特别认真、写作很有活力的“白日梦小姐0”。大家这些人既是活动参与者,又是专题编辑,每日完成自己日更挑战的同时,还承担专题审稿过稿等任务。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回想这一个月,能坚持下来真的很不容易,为自己点赞,为同行的伙伴们点赞!

在一个月的初期,正好单位给了我一个机会参加为期2个月的党校培训,不禁心中窃喜,真是天赐良机。有了时间的保障,每日更新起来,没觉得过于艰难。

可惜好景不长,后来由于工作需要,硬生生被从培训班抽回来,加入到紧张忙碌的专项工作中,每日加班,要完成日更,真成了莫大挑战。唯一的办法只有牺牲午睡和晚上的睡觉时间,有的时候写着写着,就打上瞌睡了,一磕头又醒来,接着写。

好在有个截止期限,再苦再累也有完结的时候。真的不禁佩服《30天写小说》这本书的编辑,也是美国30天写小说活动的创始人克里斯·巴蒂,他说“截止日期是最大的生产力”,这句话放在30天写小说活动上,真的是非常贴切。

相信参加活动的每一个人,都每天感受着截止日期的压力,正是这个压力,逼迫着大家每天奋笔疾书,不管怎样,先把初稿完成。有的小伙伴竟然在截止日期最后一天狂更三章,在逼近截止零点的时候完稿,真是令人击节赞叹。

终于到了截止的那一天,12月8日。完稿的我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兴奋难耐,似乎见到一个人就要告诉他,我写完了人生第一本小说,就像我生出了第一个孩子一样。

我默默地去理了个发,理发师看到我长的有点不成样子的头发说,有一个多月没理了吧?理发当中又说,头顶的头发看着见少。

我想,这都是你要追求一件真正想要的东西的时候必须付出的代价吧。人这一辈子,总有几件你真心想要做的事,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你也觉得值。

或者,一生当中总要有几次随性而至、率性而为,就像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本说写就写,不知道往哪儿去的小说。

几乎很多人在写人生第一本小说的时候,都是写自己的故事。现在再看自己的第一本小说,简直就不叫小说,不懂得细节描写,没有场面感,几乎没有对话,没有冲突,完全就是在那里叙述一个平淡的故事。

这次自我感觉良好一些了,不再是自己的故事了,虽然仍没有详细大纲,只有一个模糊的框架和故事内核,仍然是跟着感觉走,脚踩西瓜皮——溜到哪是哪。但是写完以后通读一遍,惊奇地发现,有细节描写了,有了比较生动的对话,有了心理描写,人物有了渴望,有了冲突,还有某一个晚上似乎是很牵强为了凑字数而憋出来的一个情节,编出来的一个人物,到后面竟然都给回应或者用上了,成了一个神奇的伏笔,不禁好佩服自己,哈哈。

当然我也知道,我的小说还远远没有上道,还入不了方家法眼。连自己过一年再看,估计也和现在看去年的作品一样。所以海明威说的很有道理,“所有的初稿都是一坨狗屎”。

接下来应该对初稿进行认真打磨修改,甚至做颠覆性的改动。但是我不知道这一撂下笔,什么时候才能再捡起来,没准儿又到明年的第三届了吧。

今年的参赛编辑里面有一些写得很好,文笔和故事都非常棒,比如“大野孤行”的《诛心杀》,“一只榴莲酥”的《道骨》,“遗忘的水滴”的《盘古前传》,“清悠浮华”的《游碧渊》,等等;有的更新速度非常快,日更达四五千字,比如“刀疤_8a1f”的《太空狼人杀》达到了 13.2万字 ,《盘古前传》达到了16.2万字,堪称“疯狂打字机”。

考虑到避开国庆长假和“双11”的因素,明年的第三届小说创作月活动初步拟定于2019年10月9日至11月8日举行,让大家共同期待来年会有更多的朋友加入,有更多精彩的作品出现!

人生就是一个故事。大家这一群人因为共同的爱好,在一段人生的故事里结伴行走,在故事的人生里展现风姿。不管大家的故事是精彩还是平淡,是一帆风顺还是百转千回,至少,大家一起飞过,天空留下大家翅膀的痕迹,这,就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