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冬鸣(玫瑰园主题作业)

图片来自网络

1

这个初夏,五月将一朵玫瑰安顿在生活的空杯里,让平淡的幸福填满每一寸空间。

“妈,我上周新买的那件球衣放哪儿了?”五月被儿子小一打断了思绪,起身走向儿子的房间去找。

“这不是吗?懒宝宝,你的动手能力也太差了!一丁点小事就喊妈妈。”小一噘着嘴点点头,换上球衣下楼。

先生加班,儿子踢球,真是难得的周末休闲时刻。五月关了电视,窝在宽敞的大沙发里,享受着静怡而悠闲的独处时光。

忙忙碌碌的日常像一列高速前进的火车,驶过一个个时间的站台。五月站在记忆的中央,不经意地回头,竟然感慨万千。

十五年前。

23岁的五月在初夏时节走进了电力企业,走进电业人的行列。飞扬的短发,乌黑的眼睛,是她最明显的标志,漂亮干练中透着青春无敌。

同一个部门的杨红和五月是同学也是闺蜜。她们有着相似的发型和特质,对工作也有相似的热情。

炎热的夏天,她们在电缆沟里高温作业,冰冷的冬季,她们支援兄弟城市的抢修。马不停蹄的工作充实给力,风吹日晒的青春更显靓丽。

六月的第三周,企业举办全系统乒乓球联赛,五月凭着过硬的球技,过五关斩六将,最终,获得了女单冠军。同时,她所在的团体也拿下了冠军。

捧着奖杯的五月正和队友们说说笑笑,不留神撞到了一个男子身上。四目相对时,五月笑了,“原来是你。”

2

被撞的男子也笑了,他对五月说:“恭喜夺冠!”

“谢谢冬鸣长官!”五月愉快地回应着。

走过总企业转角处时,五月下意识地回过头看冬鸣,没想到,他也在回头看自己,一抹红晕悄悄地爬上了五月的脸颊。

对于冬鸣,五月是陌生的,也是熟悉的。来企业两年,与他的交集很少,冬鸣作为上及部门的管理,与她见面的时候通常都是例行检查。

五月喜欢比自己长两岁的冬鸣,从第一次见到他就喜欢。他高大,英俊,清瘦,文静,清冽的笑容里隐隐藏着某种忧郁,让她忍不住想靠近。

冬鸣回到办公室,整理着一些文案,脑海里涌起五月的笑脸,这个女孩真阳光,每次见到她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暖。她的眼睛很像自己大学时的初恋晴子,黑色的眸子里盛满了阳光。

晴子就像过去的好天气,让冬鸣难忘。懵懂的年纪,稚嫩的爱情,四年的大学时光美好又极速。当毕业的号角响起的时候,与晴子的爱情之花也凋谢在那一季的风中。

分别时,晴子的祝福像一把尖刀,深深刺痛了冬鸣的心,于是,他用冰封住自己的情感通道,谁也走不进来。

有些根深蒂固的观念比千山万水还难以跨越,即使你站在我对面,我也不能爱你。冬鸣和晴子很相爱,只是双方的父母反对不在同城的他们交往,而他们都是父母眼中的乖孩子,默默地分手,含着泪说再见。之后,彼此再也没有瓜葛。

3

这个周末,五月约了杨红一起去看小白。这阵子乒乓球比赛,都有一个月没去看他。

小白是一名退伍军人,和五月一个部门,比五月参加工作早两年。他在工作上任劳任怨,很是能干。一年前,因有人操作失误,导致小白触电成重伤,入院后,一睡不起。他是整个部门心中的痛,大家都会常常去看他。

每次走进电力医院,五月的心都是沉重的。要是没有出事故,这次乒乓球联赛他也会参加。要是他还能说话,会时常给同事们讲笑话。要是他还能走路,会是最矫健的那个人……

从去年到此时,小白一直躺在医院里,他依然活着,只是他活成了一株植物。不会说话,不会吃饭,不会笑。小白的脸色和他的姓氏一样白,他已经变成了床单的一部分。

看到看护阿姨往管子里打营养液,五月和杨红围了过去。她们唤着小白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像每次来看他那样,只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她们买了香蕉和苹果,让看护阿姨打成汁给小白吃,五月知道,之前,小白特别喜欢吃这两样水果。

走出医院,在门口遇到了小白的母亲,一年的时间,她已满头白发。她拉着五月和杨红的手说:“你们又来看晨晨了,谢谢!谢谢!”看着小白母亲眼中的泪花,五月心里很不是滋味。

杨红说:“阿姨,别太难过,小白会慢慢好起来的,现在的医学发达,一切都有希翼。”

小白的母亲说:“谢谢红红!”

她们看着她单薄的背影走进医院,连连叹气。

4

杨红的男朋友周波和冬鸣是一个办公室的。上周听杨红说起五月喜欢冬鸣,有心的他想保媒。

“冬鸣,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工作忙,还不想考虑。”冬鸣淡淡地回答。

“工作、谈恋爱又不冲突,你也不小了,该找一个女朋友来关心你。再过几年,好女孩都成了别人的老婆。”

“哈哈,没关系啦!有缘分,老婆自然就会来。”

“哥给你先容一个吧!你觉得五月这丫头怎么样?”

听到五月的名字,冬鸣忽然心动了一下,她那双黑色的眼睛真的很吸引人。

“五月不错,谢谢周哥。”

周波说:“那就说好了,这个星期六你俩见面。”

“好的,听哥安排。”

冬鸣自己都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和五月处对象。他在心里说:“那就处处吧,免得爸妈整天催着让我找个女朋友,真够烦的。”

作为同事关系的相亲,少了一层陌生感,空气之中也流动着星期六式的轻松自然。

走出西城的咖啡馆,已是午饭时间,冬鸣说:“你喜欢吃川菜还是湘菜?”

五月说:“我想吃麻辣烫。”

冬鸣笑了:“好的,咱去吃麻辣烫。”

佰人王的人还真不少,还好,靠窗的位置有个空桌。两个人面对面坐下,目光相对的时候,冬鸣突然有些说不出的尴尬。而五月眼中流露出掩不住的欣喜,她一直都盼望着能和自己喜欢的冬鸣一起吃麻辣烫。他就在自己的眼前,这不是梦,五月禁不住笑了。

“你笑啥?”冬鸣问道

“笑你傻。你每次来检查工作都是一本正经的,冰冷得像一台机器。都不敢和你说话,没想到,咱俩在处对象。”

冬鸣被五月逗乐了,“你真直爽,东北人?”

“恭喜你答对了!那你是哪里人啊?”

“此地的。”

五月说:“其实,我也算此地人,两岁多来西安,父母是东北人。”

“哦,是这样啊!你也是陕西冷娃。”

麻辣烫在千滾百煮中沸腾,气氛变得热烈,饮食中的俩人言谈也变得亲切。

5

五月总是觉得自己太过主动,每次都是她先约冬鸣,为这,她有点伤自尊,凭什么?你就那么高傲。

而冬鸣本就是个内向的人,他既不喜欢五月,也不讨厌她。但他喜欢听五月说话,她很有趣,同样一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就那么让人开心。

十一月初,冬鸣的父亲因脑梗住院了。得知这个消息,五月急匆匆地赶到医院,帮冬鸣的母亲一起照顾他。

被公务缠身的冬鸣赶到医院后,看到正搀扶自己父亲做完检查的五月,心里很是感动,同时,看到父亲无大碍后,才稍安心。

十二月下旬,陕西部分地区突降暴雪,多个区县电力受损。全局上下全天候加班加点抢修,恢复供电系统。

星期二那天,五月的班组接到上级通知,奔赴榆林去支援那里的抢修工作。忙到晚上的冬鸣打电话联系五月的时候,才知道她去了榆林。

八天后,冬鸣见到了五月,她像是刚从战场上凯旋归来的战士,胳膊挂彩的她,却满眼含笑。冬鸣忍不住抱住了她,这是他们第一次拥抱,五月哭了。

“傻瓜,都不知道照顾好自己。”冬鸣在五月耳畔说着。

“慢点,疼。”

“没事吧,让我看看伤得严重吗?”

“没事,就是在电缆沟里滑了一跤,摔伤了胳膊,骨头没事。”

“真是个笨蛋!都不知道看路。”

“你才笨蛋呢!”

五月和冬鸣的距离一下子拉近,像所有恋爱中的男女那样,开始了腻腻歪歪。

一旁的杨红实在看不下去了,“你俩有完没完,吃饭去,都几点了,想把人饿死呀!”

“好好好,走,咱去吃麻辣烫。”

“你就知道吃麻辣烫,咱今天吃火锅走。”

“猫叫了个咪,有啥区别呀!都是在锅里涮。”

冬鸣和周波都笑了,“看这俩傻妞。”

6

次年九月的一天,局调查组突然把冬鸣带走了。五月接到周波的电话时心急如焚。她经过多方面打听,得知冬鸣被卷入了一起巨额的盗电事件。

周波说:“冬鸣的为人我知道,他绝不会干这种没底线的事。”

五月说:“要有证据才能说话,怎么办呀?”

杨红安慰着五月:“清者自清,别怕,企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五月无奈地点点头。

深思熟虑后的五月想自己调查这件事,他决定去找冬鸣的师傅马亮,让他一起想办法。

马亮是局里的高工,资格老,性格温良,人很正。冬鸣有幸成为他的徒弟。他一直很喜欢这个徒弟,传授他技术,还教他做人的道理。他时常对冬鸣说:“作为一个合格的电业人,不仅要技术过硬,还要守住本心,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当马亮听完五月的叙述,也不相信冬鸣会做出那样没有原则的蠢事。

经过三天的走访调查,去厂矿,到乡村,终于水落石出,冬鸣确实是背锅侠,他被冤枉了。

后来,公安局的人在大量的事实证据面前,逮捕了那两个贪赃枉法的人。他们是冬鸣管辖区的人,利用他的签字造假,私自改了工业用电计量表的线路,从中拿好处,且数额巨大。他们被企业除名,被判刑数年,为自己的贪心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五月看到疲惫不堪的冬鸣时,跑过去抱着他大哭。

冬鸣也哭了,他庆幸自己有个好师傅,更庆幸自己遇到了个好女朋友。

五月在他耳边低语着:“傻瓜,我爱你。”

冬鸣大声地说:“五月,我也爱你。”

杨红走过来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我请客,吃麻辣烫。”

五月笑了,冬鸣和周波也笑了。

电话铃声响起,冬鸣那头问:“老婆,今晚吃啥?”

从回忆里惊醒的五月说:“麻辣烫。”

冬鸣说:“傻瓜,我要吃油泼面。”

五月说:“好,儿子也爱吃油泼面,我给你俩做。”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