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仲夏夜的少年梦

? ? ? 去年的6月27日,《陈情令》在Tencent视频首播,迅速成为了年度爆款,术语应该叫“出圈”吧。前几年已经略显贫乏的仙侠故事题材(在书迷眼里也可分为耽美作品),又一次突破重围占据了观众的视野。

? ? ? 蓝湛和魏婴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势头收获了几何倍数于原著的粉丝,其中也包括我办公室里的85后宝妈们,于是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的故事成为了这个夏天最重要也最有争议的话题之一。

陈情令的前世今生

? ? ? 依据网络大热IP改编影视剧,已经成为网剧行货的标配模式,最开始《陈情令》也不过是过江之鲤中的一尾,谁也不能保证跃得了龙门,尽管《魔道祖师》的网文已经拥有了无数“迷妹”或者“迷弟”,它的影视化在“胚胎”时期就是无数书迷心心念念的希冀,在大众学问中还游离在灰色地带的《魔道祖师》,终于在主创们磨刀霍霍的千锤万凿下脱胎《陈情令》,从成片效果来看,不难看出创编辑们对原著迷们的心意,和对大众审美的拳拳敬意。

? ? ? 无论你是否喜欢网剧,陈情令单集播放量破亿,总播放量破40亿的事实证明了《陈情令》的成功,这种成功一方面来自于先天自备的雄厚基础,网文巨大书粉流量的加持正是网剧大行其道的立身之本。这是商业模式上的成功。另一方面,非书迷观众对于剧作本身的欣赏不言而喻。

? ? ? 但陈情令网剧的出身、题材的敏感也正成为了排斥耽改网剧的观众群体所诟病之处。抛开这些,单纯从画面呈现、演员表演、服化道等等方面,都不能以偏概全的忽视这部剧本身具有的欣赏价值。

? ? 《陈情令》成功并不单纯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的侥幸,更加不是癖好奇特的“新一代”脑残观众的品味倒退。

为赋新词“不说愁”

? ? ?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任你英雄盖世、倜傥无双,抵不过两个字——少年,每个人都懂,每个人也都不甘心,原著编辑和编剧、导演正是牢牢抓住了这一点,什么求仙问道、什么江湖爱恨、什么义薄云天、什么莫失莫忘、什么死而复生,都是这两个字的背景墙,叫无数书迷剧迷放不开、舍不下的,一直都是那个永远长不大也回不去的夏天,和长大之前最后一个夏天里做的一切无怨无悔的选择。

? ? ? 所以大家看到了来不及长大的魏无羡、再也长不大的温宁、假装长大的江澄、拒绝长大的蓝忘机、不需要长大的阿苑和金陵们,还有一干永远不会真的老去的仙门修道者。

? ? ? 这个夏天是独属于青春的,是仗剑江湖远的潇洒不羁,是高山流水遇知音的相知相惜,是岂曰无衣式的同仇敌忾,是剖肝沥胆般的情深意重。

? ? ? 一曲陈情,道出可荡气回肠的意蕴之美,不算很精致的服化道只要能够烘托出谪仙般的飘逸就算成功,并不突出的摄影效果也能构建出写意画般的仙门世界。贴合角色性格、追求细节表现力的表演尝试,让一干名不见经传的不知名演员,在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回眸凝顾之间,塑造了一个个难忘的角色。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兢兢业业的还原了一部火热的网络小说,但也许就是这样有些“笨拙”的一板一眼,才让这部流传于小众中的网文,成为了上一个夏天的一场欢宴。

? ? ? 所以网剧是否等于粗制滥造,耽美是否等于难以启齿的边缘话题,在庞大的书迷剧迷的喜爱面前,都是需要仔细思考审视的话题。更需要审视的,是大家心中关于梦想、纯善和爱之内涵的永恒探究。

? ? ?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祝愿那些常怀赤子之心的少年。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