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 羊之死

喘息,悄悄地血液流淌
伤口中愈发深邃的时光整理零碎的记忆
草原的瑰丽在双眼朦胧中闪耀
长草、阔野、虫飞…
叶上滑落露水溅湿蹄子
死神从茫茫天山赶来住进我的影子
狼群。我怎么记住他们的名字?
生长。血液之中的仇恨一代又一代
我的骨骼上有它致命的吻痕
固执的追索是贪婪的吮吸
我的身体是彼时在水中不停挣扎的野鹿
彷徨的等待肺部被致密的填充
风如我一般只在辽阔里流浪
云在我的眼中倾倒,太阳在圣洁中步入黑暗
大地被喘息灼烧,雨水清洗了我的骨头
仇恨在乌黑的故乡里隐隐作痛
我想深埋的骨头不止一种
最浅而易见的是我与野鹿,静静地歌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