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小说创作月 演员 第四章 出租屋(2)

? ? ? ? 客厅里的投影设备仍然在播放着《消失人间》,影片中的晁夕看上去更年轻些,饰演一个杀手,杀手应该是什么样子呢?在筹备影片的时候,晁夕就问过封三变这个问题,杀手应该是个什么样子,这是正常人最不常见的一种职业人群,那些有幸能见到的人,大概都应该非常不幸的离开人世了,并没能留下关于杀手的只言片语以供人们凭吊消遣。那些近则100年远则上千年的关于刺客的传闻,终究也只是文人墨客、资讯记者们笔下,带有浓厚个人喜好和时代印记的模糊印象而已,并不能诠释“杀手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样子”这个问题,其实杀手本身也许就是被杜撰出来的,用来满足人们的想象,以填补庸常生活的过于平淡,好让人们意识到平淡的珍贵,而将平淡坚持下去。就好像下雨天,他自己就总喜欢坐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乱窜躲雨的路人,庆幸着四处躲避的不是自己,享受着屋瓦遮头的快乐。

? ? ? 晁夕煞有介事的把自己的这套理论说给封三变听,眼角斜向上挑着,彷佛是在征求意见,封三变不置可否,倒是晁夕的一番慷慨陈词,给了封三变启发。

? ? ? 当时的封三变正苦于瓶颈期,依靠着经营晁夕,他在业内已经小有名气,但晁夕在演员这个行当里的地位仍然还不稳定,像在暴风雨里的航船,这一秒明明是在浪尖,下一秒就可能被甩到低谷,观众这一秒的热情,不知道在下一秒的时候会给谁。在这个靠知名度搏生存的圈子里,抱着侥幸心理去碰机会,就像抱着海中浮木一样朝不保夕。没有人可以保证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唯一的方法就只有不停的争取,争取露脸的机会,争取别人的关注,争取占有更多的资源,争取、争取、争取,不择手段付出一切去争取,这才是生存之道,属于封三变的,朴素却有用的人生座右铭。

? ? ? 至于晁夕,谁能想到5年前的一个普通房客会成为一个天赐的机会,现在也是封三变最默契的搭档,最需要突破的瓶颈,封三变了解晁夕,就像了解自己,他们是同一类人,对于名利和成功的渴望同样炽烈,不过晁夕不愿意承认罢了,或者说他一直活在自己扮演的每一个角色身上,清高孤独自以为是,但却从没有一个完整的自己,他将这样的表演视为一种奉献,以观众的掌声、认可和倾慕为荣耀与回报,但却拒绝承认随之而来的物欲横流自己也享受其中。对此,封三变嗤之以鼻,并不点破,这只是他和晁夕之间众多分歧的其中之一,每个人都有权保有自己的想法,况且,晁夕的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帮他自己不断突破,于谁都有利。而且封三变自认是个人情练达的人,看破不说破一向被他视为优雅做派,多年浸淫社会的洗礼也印证了这个道理,能够容忍别人的不同,收敛自己的内心,使分寸与边界清晰圆融的人,才能更接近成功,为此,在产生分歧的时候,封三变选择把关注收回自身,让所有的争执都停留在沟通这个无伤大雅的层面。

? ? ? 浴缸里的水添过两遍,又有些凉了,他神色疲倦的从浴缸里爬出来,回想着刚刚封三变打来的电话,“让晁夕多消失几天”,这个任务并不难,他不觉得晁夕是什么可以影响大局的角色,真的永远消失,也不过就是少个演员而已,他再好,一出戏里也不过一枚好棋子。人生如戏,谁又不是好演员呢?他换好睡衣走进卧室,看到衣柜旁边的黑袋子,晁夕或者说他的一部分已经躺在里面了。

? ? ? ? 卸下假体,望着这张有点儿陌生的脸,他有点儿想不起自己以前的模样,不知道封三变还记不记得这张脸,还是也已经忘记了。作为晁夕存在的时候,他常常忘记自己应该以怎样的表情面目出现,有时候一早醒来,他要反应好一会儿,才知道今天的自己是谁。他也时常回想自己到底为了什么走到这一步,理想、爱恨、名利还是别的什么,他曾经以为自己成为作家的理想高于一切,可现实是靠写作他连养活自己都有些吃力;他也费劲心力的爱过一个人,但到头来发现还是同床异梦,自己倾心付出的关心和在乎,在对方眼里都是理所应当的讨巧卖乖,谁让弱肉强食就是规则呢,规则之下,人人理所应当最爱自己,最爱不是自己的那一个吃亏也只好认了,疼了自然就会改变,当年的自己也不例外,所以后来洗心革面,从头过了另一种人生,只追求成功,不问手段,无论顶着谁的脸都流露的出真情实感。外人有赞叹、有惊艳、有鄙视、有不屑,他都不管,结果才最重要,一切的过程都要有个结果,再好的戏终究要结局,这一路走来,有微末的理想作祟、有急于证明自己的欲望铺路、有切断过往的切肤之痛提醒、当然也有沉醉成功与名利的不可自拔。

? ? ? ? 他知道封三变对于自己的“雕虫演技”嗤之以鼻,但他又离不开自己的这点“雕虫演技”,这是他最大的优点,千面百变又低调配合,深谙规则的底线,始终让封三变拿得起放不下,他深深享受这一点,暗地里有一种报复的快感。能够做到如此,也得益于他对自己没什么定位,因为自打遇到了封三变开始,他就已经没有了自己,要想做一名演员,在各种神鬼莫测的角色间切换,总是坚持自我很麻烦,也很危险,所以自我要被深深包裹起来,或者干脆支解的一丝不剩,免受蜚短流长的攻击,也博得个出神入化的名声。所以他全盘接受封三变的所有条件,修改外形,隐藏在假体之下,深居简出制造神秘感。看似是配合封三变,实际却是在成就他自己,不得不承认,他很佩服封三变,尽管他早已不再仰望封三变,晁夕那些滚滚而来的名声中,有一半离不开封三变的苦心经营,他很擅长于琢磨人的心理,知道挠你哪里最痒,戳你哪里最疼,又深谙分寸之道,在你将恼未恼、将笑未笑之时住手,引你自己来寻个痛快,也只有这样的封三变才知道晁夕那些所谓的好演技放到哪里才能变得出神入化。

? ? ? ? 说白了,两人谁也不舍得放过谁,谁又都不能完全征服谁,如果哪一个真的落了下风,另一个也势必另就高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