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煮酒

转眼又是一年过去了,这一年你过得好吗?这一年中,有喜有忧,当然这不就是生活的常态嘛。不遗忘那些悲伤,努力的去面对未来,因为那里还有希翼。

就在刚刚,我读了之前我的两篇年终总结,嗯...说实话,这应该是一种独有的流水账风格。这怪谁呢?甩锅语文老师吧。

噼里啪啦

我在单位有一个机械键盘,是青轴的。你可能要问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我买的这个键盘,应该是整个办公室敲起来声音最大的。尤其是写文档的时候,那噼里啪啦的声音有点像结婚新娘下车前的鞭炮声。但是我的声音响完并没有新娘下车,因为这只是下一段噼里啪啦的前奏。

漂啊飘

楼下的早餐店关门了,楼下的小吃店也关门了,快递也不往北京发,听说是快递员都回家了...

几乎每年我都要搬一次家,住在一个地方久了就习惯了这份安稳,可我不喜欢安稳的日子,我喜欢浪。

今年的时机不是很好,北京租户大清理,很多地方都拆了把人赶走。可是北京就这么大,人还是那么多,住的地方少了,房租自然坐上了火箭。在网上看了几日房源信息,发觉真的好快,这个快是形容房子租出去的好快。这提醒了我,该提前动手了。

考虑到母后明年可能会经常来京小住一段时间,所以我本想找个两室的房子,这样住的自在。可当我打开中介的网站看价格时候才发现这远远不是我能承受的。跟一年前相比,价格都上了一个台阶,去年租两室今年可能也就租个一室。这可能也是大清理的功劳吧。

我看好了两个地方,一个是西站附近,一个是清河。两个地方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便宜!西站离着火车站近,母后来京方便。清河离着企业近上班方便。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但却不暖和的冬日,我踏上了去往西站的地铁。去见那位已经约好的中介。

到了目的地,一上午看了八套房子,走的腿都有点抽筋了。感觉还是有几套很符合我的心意的,于是回家的路上一直在盘算哪套好一些。到家之后我才发现,房子都好,就是路途太遥远了,路上浪费的时间太多,我一直是一个用钱买时间的人,这跟我意愿相差有点远,所以放弃了那边的房子。

清河那边的房源十分紧张,第一天看上,第二天就租出去了。当天下午就看到一套还不错的,马上打电话给中介约了当时就过去看。到了目的地,中介小哥说不好意思今天看房人多,咱们四个人就一起看吧。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一个中介后面带着三个人一起看房...

简单看过之后,我就决定就它了,直接就签了约。中介小哥还很客气的请我吃了个饭,一聊天才发现大家是老乡都是石家庄人,他也刚来北京不久。他说做中介就是非常累,早上一个电话就要起床带客人看房,一直看到晚上。一单也就赚3,4百块钱。但是最近北京大清理所以租房的特别多,一天最多他就签了7单。一个月赚2万多轻轻松松...当时我就问了你们还招人嘛,我也要去干中介...

中介小哥说他想在干一阵就去考研了,这样一直干中介也不是长久之计。小哥也是个有生活的人,每天晚上收工之后就跟朋友们去网吧、酒吧放松放松,凌晨4点钟再回家睡觉,一觉到上午十点就又被电话叫起来了。他说,虽然挣得多一些,但是花的也多呀。

姻缘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
——《百年孤独》

周末我也会偶尔出门小聚,跟朋友看看影片或者大吃一顿,如果坐地铁不方便或者距离太近的话,都会用滴滴打车。如果司机是爱聊天那种,我一般都会跟他聊上一路。

有次晚上回家,坐了一位司机是北京老哥的车。老哥挺喜欢聊天的,看年纪应该比我大个几岁,也已经成家立业了。老哥说刚才拉个客人刚送到工体,从那边过来的。那个顾客都30多了,还没结婚呢,是个程序员,一个月快3万了,居然还不成家,天天没事儿就去那地方玩。然后扭头问我说,你说他们这些人赚这么多钱,就这么花吗?

其实当时说实话我有点尴尬。我挺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也是个程序员,但是没他赚得多。可能是每个人的消遣时间的方式不一样吧,他就喜欢去夜店放松,我呢,可能就在家打打游戏放松一下。至于成家立业,可能真的是程序员的交友圈子太小了,所以大龄程序员比较多。

老哥听完之后说,你跟他不一样,他是外地的。说实话,当时气氛很尴尬,我都不知道话怎么往下接。老哥先开了口,没关系,总会遇到合适的那个人的,别着急。

投资

没有任何事情是100% 。区别在于你能承受多大损失,你愿意在你信仰的事情上下多大赌注。不要做超出你承受范围之外的投资。

我有一条微博今年转发了11次,这条微博是5月份发的,当时比特币价格突破2万。后来每涨一万我就转发一次,一直到比特币13万为止。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比特币的价格应该从13万回落到了现在9万左右。

今年关注我微博的朋友问得我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买比特币赚了多少”。这样问我的朋友,大多数都没有买比特币。因为他们根本想不通一个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为什么能有如此价值?

我就简单的扯一下比特币到底是个啥。比特币的核心其实是区块链技术,啥又是区块链呢?区块链可以理解为一个p2p的账本,啥又是p2p呢?person to person 就是人对人的意思。区块链是一个分布式、多节点、大家共享的账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节点,这个链条就是由多个人结合起来的。可能大家还是没有懂,我举个栗子。

这是一座去中心化的城市,大家没有约束的生活着。有一天B像A借了1元钱,这个时候A开始向人群中大喊“我是A,B借了我1元钱”,同时B也会喊“我是B,我向A借了1元钱”。此时此刻,城市中的C、D、E都听到了,于是他们拿出小账本记下来“某年某月某日,A借给B 1元钱”。你会发现这中间没有中介机构,比如银行。大家都是互相之间发生交易,这就是p2p。如果后来B不认账了,说他不欠A的钱。那么城市中的C或D或E都会站出来说“不对!我账本上记着呢,某年某月某日你欠A 1元钱,而且没有你的还款记录”。

可能说到这里大家会发现,1元钱并不重要,1元钱换成任何东西都可以,只要大家承认这是一个有价值的东西。这个小栗子就是区块链的缩小版,可能有人会说这和比特币有啥关系?大家想一下城市中的C、D、E为什么会为别人记账呢?因为他们记账就会得到比特币的奖励,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记账,也就是挖矿。那么人多了,大家都记账会不会有冲突呢,这就涉及到算力的问题,太过复杂不再讨论。

所以比特币为什么有价值,就是因为大家都承认他。但是去中心化的历程任重道远,阻碍重重,还需要信仰的支撑。

挂面

食物有治愈悲伤的力量。

11月末,突然接到一个微博的私信,很是惊讶。因为一般没有人给我发私信的,私信的内容大概就是他是某美食节目的导演,看到我写的美食的文章,对文章中我姥姥和挂面的故事很感兴趣,问我能不能详细讲一讲。我就给他回复了一大段,把我能想起来的故事都告诉了他,也不知道他的节目叫什么,也不知道播放了没有。

姥姥自从上次摔了一跤,年纪越来越大之后,就得了阿尔茨海默病,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老年痴呆。已经记不清谁是谁了,但是如果听到我的名字就会很激动。因为从小就是跟姥姥长大的,小时候白天爸妈上班,就是姥姥照顾我,给我做饭接送我上学。

还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每周末回家,有一次周末在家睡觉,半夜突然我妈来我房间打开灯,我看到姥姥正在我的床尾站着,我说怎么了,我妈就问我姥姥,你大半夜来这屋干什么,还不开灯,你腿脚不好还不好好躺着,姥姥说,我怕孩子晚上睡觉踢开被子,我给他盖好。

姥姥这辈子都省吃俭用,一直教导我要艰苦朴素不要浪费粮食。姥姥还有一些话语,一直回荡在我的脑海。“不要在外面惹事儿,下班了早点回家,记得,要争气”。每次想到这些话,就感觉是姥姥在我身边对我说的一样。

姥姥是今年去世的,很突然,我上班接到一个电话,然后我请假回家,度过一个难眠的夜晚。那天晚上,我一直望着那片星空,我知道姥姥就在那里。

最后

今年的软考考过了,看看来年有没有冲动去考高级。

今年认识了几位新的朋友,但是应该也不会再联系了,也祝他们一切都好。

今年我9月买的比特币,在12月的时候已经全部卖掉了,我还是很看好的。

今年鹿先森乐队火了,带着他们的《春风十里》。不知道我的陈鸿宇、马頔还能藏多久。

今年入冬以来还没有下过一场雪。


这花听说也叫一帆风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