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无薄凉意 更有向暖心

清晨

我睁开朦胧的双眼

昨夜的幽梦

半卷了我的心肠

还是赶紧熨平它吧

我没时间惆怅

多美的晨啊,遍地是花红

媳妇还是一如既往的

催促和唠叨着闺女

女儿也还是如昨日般叛逆

我侧耳听着

仿佛是在听一台平实的舞台剧

记得有一位诗人说

这是个薄情的世界

我却未曾觉察

因为我心中有挚爱

心头有热爱

更因为我心无薄凉意

更有向暖心

——于庚子年壬午月丙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