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阁】六、五儿?

一大早的,傅孟娴就被晨光照醒。

“唉,这东向的屋子果然是专门用来给书呆子的,都不用人叫,就能自己起来温书。”

不知道傅明麒能不能睡惯西厢呢?想想都好奇的不得了。

向文一大早就去外头铺子里了,留下来了傅孟娴、傅明麒和杜韶虹三人吃早饭。廖伯照样是早早的来,做了满满一桌子。

傅明麒夫妇走到饭厅,傅孟娴已经在用饭了。

杜韶虹看着这一桌子,惊叹道:“哇,廖伯你做这么多,得很早起身吧!厨房的人估摸着都没活干了。咱们也吃不完哪,这么多……”

傅孟娴喝着粥,偷笑了一下,心想着京城来的姑娘也这么小家子气。

“少奶奶,只要你们能吃的惯我老头子做的饭就成!”廖伯站在一旁憨笑。

“对了廖伯,”傅孟娴放下碗,“听说你儿子媳妇去别处做活了,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谢谢小姐关心,老头子家里还有个小猢狲,他爹娘不在,我得看着他。搬过来就算了,我时不时地来看看少爷小姐就心满意足了。”

傅明麒坐下,“那就把孩子也带过来,多一张嘴罢了。”

听傅明麒说完,杜韶虹瞥了他一眼,但没说什么。

“是啊,你把他带来,也给大家瞧瞧是怎么个小猢狲!”傅孟娴喜欢孩子,笑道。

“嘿嘿,没人看顾,老头子我今天把他带来了。不过他在外头野惯了,所以只让他在外头院子里呆着,不敢进来让小姐少爷笑话了。既然小姐想见见,我马上让他进来。”

傅孟娴起身笑着招手,“来来,快让他进来!”

傅明麒面带微笑,往门外瞧着,没注意身边的杜韶虹脸色不太好看了。

廖伯出去寻小孙子,三人在饭厅里等着。因为昨晚上的傅孟娴在知之阁门口说的话,傅明麒也不知道如何开口缓解尴尬。

杜韶虹一边吃着饭,一边欲言又止的样子,被傅孟娴注意到了。

“弟妹啊,你是不是想说什么呀?”傅孟娴奇怪地问。

“啊?”杜韶虹突然被她叫了,有些缓不过神来,“啊……没什么,只是昨晚没睡好……”

傅明麒忙用手背探了探她的额头,“怎么没睡好,是不是着了风寒了?”

杜韶虹摇了摇头,“没事。”

傅孟娴瞧着他们二人的样子,带着一丝嘲讽说道:“这西厢房啊,睡起来的确不怎么舒服。我睡了二十年,倒是没什么事儿,不过弟妹这身娇肉贵的,还是要好好保养身体啊~”

杜韶虹扯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

“不好了,小姐!”

三人正说着话,就听见廖伯的声音。接着看见廖伯气喘吁吁地从外头跑进来。

“怎么了?”傅明麒问。

廖伯紧张地手脚都哆嗦了,“五儿……五儿不见了啊!”

“五儿?”傅孟娴疑惑地问。

“是我的孙子。”廖伯担心地要命,“我明明来的时候让他一个人在院子里玩儿的,刚出去找了一圈却都不见人啊!”

“啊!那怎么办哪!”傅孟娴也手足无措的,见廖伯站都站不住了,立马走到廖伯身边扶着他。

“先别慌,我马上派人去外头找。”傅明麒出去叫了人一块儿上街。

孩子还小,说不定是偷跑出去遇上了人牙子,被拐走了。傅明麒是这里的父母官,怎么着也得负责到底。

傅孟娴安慰着廖伯,让他别那么担心,说不定孩子只是自己回家去了。

“五儿……我的五儿,我可怎么跟他爹娘交代啊……”廖伯说着说着就要掉泪了。

杜韶虹在一旁看着,沉着地想了想,“孩子贪玩又贪嘴,说不定是到后院或者厨房了,我马上让下人们都找找。”

大家从早晨找到黄昏,还是没有消息。

向文在铺子里呆了一整天,回到府里全身酸痛,进门就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了。

“唉……今天生意真是好啊,掌柜伙计都不够用了,还得我亲自招呼,看来是时候请人了……”突然感觉头上落下了许多叶子。

他掸了掸衣服上的落叶,“这老宅里的树长了这么多年,枝繁叶茂啊——哎哟!”

听见向文的惨叫声,傅孟娴和廖伯都跑了出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看见傅孟娴站起来,向文连忙拉住她坐下。 傅明麒不动声色,身边的杜韶虹虽然看上去也很镇静,但心里还是被吓得咯噔一下。...
    孤岑阅读 23评论 0赞 1
  • 傅明麒夫妇搬进了西厢。 西厢不比东厢通透敞亮,除了地方稍稍小点儿,雨水多的的时候容易泛潮,夏日里最毒的西晒日头又直...
    孤岑阅读 18评论 0赞 1
  • 傅明麒和傅孟娴斗气,第二天就收拾东西搬去老宅。 杜韶虹虽然内心不想和这个没有规矩的姑姐同住一个屋檐下,但是丈夫心意...
    孤岑阅读 40评论 0赞 3
  • 傅明麒知道自己这个姐姐一向不喜欢自己,二人从小吵到大,势成水火。 “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说不出话来了?”傅孟娴带...
    孤岑阅读 27评论 0赞 2
  • 傅家的丧事刚办完,傅明麒和夫人回到老宅收拾父亲的遗物。 写着“傅府”的牌匾早已蒙上了一片灰尘。 傅明麒年少时并没有...
    孤岑阅读 34评论 0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