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我若修花史,列作人间第一香--春天到了,买盆茉莉花去

似乎是一夜之间,北京的春天就来了,像郭老师相声里说的,我把秋裤一脱,春姑娘就来了。

春天来了,花都开了,兼职植物杀手塈业余养花爱好者发自内心的说,终天到了敢买开花盆栽的季节了。

春天到了,万物生长,买盆茉莉终于可以成为可选项。

人们对茉莉的喜爱由来已久,对女子的要求是娶妻求贤,娶妾求貌。才貌双全、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才女古往今来不是没有,但是不多,真的不多,只是星星点点散见于各种历史记录的角角落落罢了。而留下诗文的女性中还有一部分是特殊职业者,比如薛涛、柳如是一类。

但茉莉是一种颜值与香气兼美的植物,不但有花可赏,而且自有暗香盈袖,而且它还能熏茶叶,还能为女性护肤品贡献力量。观赏性实用性兼具,可以说一身都是宝。

当然,虽然这里说的热闹,但个人买茉莉的最大原因,为的还是它便宜。

是的,没错,在银根收紧的当下,便宜是最大竞争力。我曾在冬天不自量力的买过三盆茉莉,结果三盆花几乎包揽了种花界的所有形态。

最大的一盆在我辛苦服侍一个多月后生命表征彻底消失,就是大家俗称的养死了,一盆COS薛定谔的猫,呈一种接近于标本的半死不活状,也许明天能好起来,也许明天彻底倒下那种。剩下唯一一盆水培货看上去还好,但只是叶子绿油油的,可花苞却始终未见一个。

虽如此说,但是,无论水培土培,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特征是,价格便宜啊。用过红包以后每盆花都只花了三四块之多,还包邮。这一点点钱现在在北京大抵也只够骑两回共享单车罢了。路边的煎饼都已经卖到十块钱一个了,更别说一只肉夹馍要18块之多。

在这种大背景下,舍煎饼而买花,这是一个不太艰难的决定。

而且,传说中茉莉还算比较好养活的植物了,它不算太难侍奉,就算不开花,也总算有些绿叶可看。

于是,在这个与往年大不相同的春天里,我的买花心又已经蠢蠢欲动了。

当然,只购入基础款,比如进阶版的紫茉莉就不敢考虑,先从白色通用版试验起。春天到了,买盆茉莉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