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梦境

你是否也做过光怪陆离的梦,你是否总在重复一个梦境,你是否在醒来时还觉得自己仍在梦里。从今天起,我打算分享我的梦境希翼能找到跟我做着一样梦的你。

第一夜

快!快!“西尔将军,求你了,你快醒醒吧,只有你可以,只有你……”我这是在哪里,耳边有人在叫着我不认识的名字,但感觉是在叫我,本能的反应是在叫我。我要睁开眼睛看看,有一丝微弱的光从缝隙中涌了进来。我这是在医院?周围都是白色的布还画着鲜艳的红十字,还有玻璃针筒,这东西好些年前就不用了吧?再远一点的那是什么?我看清楚我想起来看看,但是我动不了。猛的一动,我感觉自己变轻了,但我手里怎么握着一支针筒,我在站着,目光上移,我正跪在床边。床上躺着的是一个军人,感觉他伤的很重。“莉莉丝,你又在发呆了,你要在干不好这份工作,我就要跟你爸爸提一下,你也许不适合这里。你哪里也不适合。”突然一群人涌了进来,他们好像一只巨大的章鱼的爪子,一条条的伸向床上穿着军装的人。“将军,你醒了对吧,我知道的,你不会放弃大家的,求您了,钥匙给大家吧。”“不要给他,将军。”“只有你可以,只有你可以。”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从开始的嘈杂变的统一,统一的“只有你可以”只有你可以……接着我感觉自己成了一个透明的人,我观望着这里的一切,一切都在加速,像是在快放,有时又像在倒放。这是一个战争的年代,没有一条完整的街道,没有一所完整的房子。路上有哇哇大哭的孩子,旁边就躺着刚刚死去不就母亲。还有一个冷眼旁观的佝偻的男人,他眼睛里充满了凶狠泛着冷光。还有许多数不清的“人”躺在街上。这样的环境下幸存的人们和军队在一起生存,但这个军队只有一个将领,叫西尔,他好像是唯一有着城门钥匙的人。城门外对于大家来说是希翼,是唯一活下去的希翼。但西尔将军始终没有开,如今他被炮弹炸伤了,那些跟着他的人开始盘算起了他的钥匙。毕竟那是唯一的希翼,活下去的希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