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9-22)

? ? ? 我拼命奔跑着,躲避身后那只长着人脸的兔子,可无论如何努力抬腿,速度就是不见快,人脸兔子离我越来越近,在它终于蹦向我的那个瞬间,我看到了它分裂开合的嘴里露出尖细的牙齿,后背上不禁一阵酸麻,我也在骇叫中醒过来。

? ? ? 我整个人蜷在沙发上没法动弹,身下压着的书角镉的后背发麻,脑后的靠垫已经被冰凉的汗沁出一圈深色的水印。手因为紧紧攥着手机,定型成了兽爪状,我撒开手机,忍着酸疼活动手指,点开手机触屏,电子钟显示出3点30分的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