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里,我想看看画--当我假装在谈艺术的时候我其实在谈什么

这是一个高等教育最大普及的年代,这也是一个全民失学缺乏常识的年代。这里所讲的失学,不是不认字那种起步价,也不是会编程那种进阶版,而是人文常识的缺失。

身为一个自知自己很无知的人,我经常在与朋友与同事在谈论到所谓的艺术时,容易友邦惊诧一下。

比如我在与好友谈到那尊希腊著名雕像时,一时想不起名字,只好双手向后,一手在上一手在下的做了个S型,比了个北方常见的搓澡动作,小伙伴表示秒懂,同时也表示想不起雕像的姓和名。后与旁人提及起此事时,对方是个没有搓澡习惯的南方小伙伴,在笑的几乎岔气之余说道,不就是《拉奥孔》,听我小脸一红。

但这还是极好的经历了。

虽然现在本科毕业都要考过英语四级了,但许多大学生都不知道莫奈、塞尚、马奈、高更是谁,这当然与他们都是法国人都说法语不大相关,主要还是因为没有用吧。毕竟学校里又不考这些。

但我还是幼稚的认为,大家每个人都需要提高一点欣赏水平,从实用角度讲,起码在给自己选衣服、做搭配时用的上,在把自己收拾的更漂亮之余,也算放过一众路人的眼睛。

看看莫兰迪色系这几年已经流行成何等模样,看看晚晚这些年几乎是从脚后跟一下飞越到跨骨的时尚进阶速度,联系下她美术史专业的教育背景,你就知道多翻几本画册对大家多有用。

一大段长长开场废话略过,在一年过半的时候迟到的说一下今年的日历购买心得。我得说今年的日历购买经过也颇曲折。

去年所选日历是开花历,一天一张植物照片一种植物先容那种,每天一页的翻页版,用完后还可将每页背面充做便签纸之用。

而且值得一记的是每天的日历页分两部分,上部分是某颜色色块,下部分是某植物照片,于是色盲如我,一年间或粗或精,或详或略的看过了365种颜色,虽然总结下来没记得几个,但自觉对色彩的认知敏锐了不少,也省了一笔文具钱,原本的购物清单上还曾有芬理希梦的500色铅笔,可惜自家手残,多年来也未付诸行动。这种一天了解一个颜色的慢学法恰合了愚人我的风格。

可惜的是,原本想在新一年里继续学习的愚人我发现这款台历新一年里已然不见。

想来也不奇怪,看看市场上日历类产品竞争到何等激烈的地步便可知一款日历生存之不易。更别说这款日历主打的植物啦、花草啦、色彩啦,原是个小众话题,所喜者希。而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出版市场上,不能创造利润的出版物是没资格活下去的。只有手动再见,此处依依不舍脸。

挥手相送后面临一个新问题,2020年用那本日历?

我对日历的要求很简单,只要翻阅式,不要手撕式,不要日历书。要能放松身心,有所收获的,毕竟是每天放在办公桌上要时时对望的东西。

但看看市面上各种广受欢迎款,感觉有些选择困难。

豆瓣影片日历?我还不敢说自己是文艺青年,也不常看影片。

单向历?现阶段穷人的大忌,忌装逼。

原本看中过十点读书历,感觉台历内容又有些太过文艺。

西西弗的读书历也是同款问题,最重要的是,每天的工作已经是写写写写个不停,天天和文字打交道了。拿来看日期的台历上也是一堆文字着实让人很有压力的好吧。

天天与文字纠缠不已的文字工编辑表示我想看画。

看画,那就看画吧。

来本世界名画看看。

我这几年的阅读单上也曾有几本外国美术史,但还是所知极少,我至今没搞懂《奥林匹亚》中那个黑人女佣的存在意义,更分不清莫奈那25幅《干草堆》,虽然画家在光与影的呈现上连愚人我这等外行都觉得很利害,但说到个中深义,还是要坦白表示外行如我,是真的不懂。

虽然不懂,但这并不妨碍我在一旁围观、吃瓜、起哄。

我初看中这本文艺印象历时,感觉这款台历唯一且最大的问题就是价格了。价钱太贵,一本台历要小一百块钱,硬是抵上几斤五花的价钱了。更别说西西弗读书历、十点读书历只要60来块钱。

于是咬定牙关只收藏不下单,毕竟这货有时间限制。君不见,双十一搞特价还要40多一本的2020手账双12时便只要20来块钱。

大不了等到明年元旦后再行下单,不怕买不到特价款。

结果,结果很令人黑线。

如此耐心等待一周后,无意间点开收藏夹一看,呐尼,那家售价90的店铺已将日历下架了。再在某宝某拼某东上搜找一番,或者无货,或者最低价也要100多。

头一次见到日历这货还会日期越临近越涨价如我,只觉得大开眼界之余,又不死心的去看了某卓某当等卖书之处。答案通通的没有。实在令人感到新奇,有一种看见窗外飞进一只烤鸭的既视感。

但平静下来想想,可能这款日历是今年第一次做,印制不多是真的。而且也没做什么市场推广,所以没几家店卖这个。YY至此,内心更油然而生出一种“越是得不到的越想要”之渣男心理。事实证明,渣男们大都很有行动力。

在闲鱼上苦搜数日后,居然找到一本漏网之鱼,45块的价格还包邮,简直是意外之喜。当然这里我并不打算鸡汤的表示努力就有收获,付出就有回报。光在我身上经历的有付出没回报的事情就多了去了好不好。

但是我可以很确定的认定,有不付出那是肯定没回报的。比如为买这本日历我不但查遍所有有可能销售的平台,甚至连孔夫子都没放过,还一天三遍的查闲鱼,所以一见到有货放出来,便立即得手了。所以说到底,这真是一个正能量的故事啊。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发这个帖子,一定猜是出版方找九流(三三见九)写手炮制的软文是真的,不过这个还真不是,事实是这货现在老难买了。而且如此小众的题材就是金主舍得砸钱发文也肯定没人买是真的。摊手。

本人出于记录个人生活而非市场推广需求撰写并发布该文章,文中观点只代表个人不成熟思想,基于内心各种需求的买买买为危险动作,围观群众请勿嘲笑或模仿。不过以个人使用半年的心得来说,这本日历的确是蛮好的,对于一个业余美术爱好者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