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赶马车的兄弟

01

如果再见到了我那赶马车的兄弟,我想他大概已经40多岁了。

高中生活紧张忙碌而有节奏,最近我才发觉我的同桌上课老是揣瞌睡。他姓万,我常叫他小万。

他的书法写的很工整,是一绝。他的指缝里常是黑乎乎的煤灰。有时衣服上也有煤灰,口袋里还抓得出煤渣渣来。

粗糙黎黑的脸庞上,有一双扑闪扑闪的眼睛。最近我发觉他太困了。时常悄无声息的打起了瞌睡。历史老师布置的作业,他总难以完成。

课后的时候,大家常在一起聊,他的口才很好,时常令大家开怀大笑。他神秘地告诉我:“你别告诉别人我挣钱了。”

“你是怎么挣钱的?”

“我今天赶着马车帮别人拉煤,今天挣了200元。”

“你太能干了!”

像大家这种在温室里长大的孩子,挣钱是很遥远的事。能挣10元钱已经不错啦。还能挣到200元,那真是太能干了。

我迫切想知道他是怎么挣钱的。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