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小说创作月 演员 第二十一章 名演员的身世(2)

? ? ? 大刘通红的双眼瞪着小郭,却不出声,看的小郭浑身不自在,以为自己说了什么蠢话,嘿嘿傻笑着给自己解围,却不料大刘冷不丁的冲上来拽住小郭的双手,魔障了一般:“你最后一句说的是什么?你再说一遍?”小郭声音发虚道:“会不会就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 ? ? ? 大刘兴奋的捧着小郭团团的脸颊,猛的亲了两口,发出了叭唧叭唧的响亮声音,大叫道:“小郭你真是福星啊,关键时刻总有重大突破啊。”后者完全顾不上回应,还在因为躲闪不及而懊悔,不停的搓着脸颊。

? ? ? 昨天笼罩在头顶上的迷雾只是被划开了一道小口,今天在顾秋水的刺激和小郭误打误撞之下,竟然捅了一个洞出来,大刘喜出望外,顾不上其他,拖着小郭坐到电脑前。两张照片平铺在电脑桌面上,一张是生活照,一张是证件照,证件照里的脸端正稚嫩,看上去有些年头,生活照离现在时间最近,照片里的人器宇轩昂、五官精致立体许多,正是本次案件的当事人之一——晁夕,小郭一头雾水,指着电脑道:“大哥,这不是晁夕的照片吗?跟你刚才的问题有关系吗?”大刘没有开口,顺手点开另一张尸体存照,指着刚才的两张照片说:“生活照这张是晁夕没错,证件照是他的户籍存照,而这张证件照同时还和户籍信息库里的一具无名尸体的存照外观判定一致。”小郭咽了口唾沫,疑惑的望着大刘:“然后呢?光凭照片就能看出来?无名尸没有对应的身份信息啊,怎么证明是晁夕呢?”,大刘翻了个白眼儿,“当然是系统比对过的结果,你清醒没有,可以对比DNA确定身份呀。”,“大哥,这无名尸有DNA特异性存证,可是咱们哪来的晁夕DNA呀。”,大刘神秘兮兮的挑了挑眉,“问得好,咱们取的证据终于要派上用场了。”小郭瞪大眼睛,“真的呀,你不会是有什么突破性的发现吧。”,“现在还没有,不过很快就会有了。”

? ? ? ? 大刘飞快的敲着键盘,进入法医综合检验中心的界面,查询着元旦当天的几单证物化验结果,很快翻出了假体化验报告,专业报告上一堆生涩的化学名词,大刘脑子里迅速做着切换翻译,得出的结论只简单一句话,所有假体内层为人体组织细胞培养生成,表层为胶质仿生皮肤。小郭一直凑在电脑前看着,他在大学里一直学的是应用信息技术,并没有生化学科的基础,一个检验报告每个字都认识,连在一起却云里雾里,看着大刘手指在键盘上翻飞,又忙着申请进一步检验,根本顾不上理自己,小郭一声不吭,依旧紧挨着大刘看他填报申请单,先是警号、后是所属部门、再接着就是申请事由、上传附件、确认提交一气呵成,这回系统反应很快,小郭刚想高兴,弹出的对话框中蹦出了令人沮丧的拒绝——“申请事由证据不足,请重新提交申请”,大刘双眼几乎蹦出血来,连着试了三次,都被系统顶了回来,最后一次点下回车,看到同样的回复,大刘将键盘狠狠摔在桌上,猛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踢翻了脚边的垃圾桶,可能是起的太猛,大刘感到眼前一阵晕眩,有些站不稳,不得不在窗台上搭了一下,顺手打开了窗户,伸出头去深深吸了一口冷空气。

? ? ? 老李并不劝阻,抽了张餐巾纸擦干净油乎乎的手,坐在电脑前,摆正刚刚被摔出去的键盘,他调出初步检验报告简单看了看,又调取了无名尸体的登记记录,重新录入了申请事由,这一次,系统弹出了新的对话框——“输入户籍调查审批编码”,老李切换了登陆界面进入户籍科的在线办公系统,录入了同样的事由,申请对无名尸身份信息进行DNA特异性核查,在线系统核实着申请事由和上传的附件。

? ? ? 节假日期间的系统审批依然很慢,审批编号迟迟没有反馈,大刘已经把头从窗外抽了回来,坐在沙放上垂着头,半阖着眼睛养神,屋子里静悄悄的,小郭摸不到头尾,左看看老李、右看看大刘,抿了抿嘴也坐回吃早饭的椅子,静静梳理着这几天的经历和收集到的证物,也想从中辟出一条路。

? ? ? ? 他拽过平板电脑,打开电子笔记,画出表格,第一行标出两个案子的简称,A列第一行昏迷案、B列蒂一行疑似盗窃案,顺着两列依次列出目前所有信息要素和物证,嫌疑人两列都是无,当事人一项先填了昏迷不醒,接着就是晁夕失联;证人及其他涉案人员一项依次是没有和暂定保洁员、经纪人;证据证物一项,A列是不明药剂,B列是当事人、保洁、经纪人指纹若干、当事人假体一套;案发地点,两列填写的地址都不在犯罪率高发区,同类案件比较,小郭老老实实都填了无,犯罪动机也依然是无,轮到调查进度一项,小郭停顿了很久,似乎在想措辞,最终皱着眉头在A列写下了“尚无法取得证词和有效证据",B列就更简单了,只有几个字“寻找当事人”。

? ? ? 小郭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越看越绝望,手头这两件案子怎么看怎么是死胡同,他使劲抓了抓头发,头发本来一缕一缕贴在头皮上,经这一抓掉下一缕遮在眼前,小郭抬眼追着这一缕头发,看到刚才还坐在沙发上的大刘已经又凑到了电脑前,和老李一起直直瞪着电脑,彷佛有什么发现,小郭忙不迭的站起来,两步跨到两人旁边,挤在缝隙里看过去,原来是户籍科给了审批编号,老李拿着审批编号正在提交DNA特异性检验申请,老李慎重其事的摁下回车键,三颗脑袋挤在电脑前盯着系统反馈,系统不紧不慢的实行着指令,停在等待阶段,三人连眼也不舍得眨一眨,足足五分钟,系统弹出对话框——申请受理成功,请等待检验结果。

? ? 等待的过程永远都是漫长而无聊的,整整3个小时,三个人谁也不说话,屋子里只有挂钟哒哒的声音呆板的响着,当12点报时的声音响起时,系统提示音也同时响起,大刘率先抢到电脑前,点开了反馈结果,不出意外的,假体上的DNA特异性与无名尸首毫无关系,大刘并不气馁,拿着检验报告的特异性编码输入全国数据库进行比对筛选。

? ? ? 这一次,比对工作只花了半个多小时。当大刘再一次点开反馈结果时,一张照片缓缓在电脑桌面上铺开,照片里一个年轻女孩正笑盈盈的盯着电脑外的人看,大刘还未点开文字报告,不知道照片里的人是谁,只觉得眼熟,却死活想不起来在哪见过,耳旁却传来老李的声音:“晓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