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原来你也在这里

? (第二届小说创作月 1号参赛作品? ? 《苏飞的救赎》? 喜欢请投我一票哦→_→ 投票链接)



又是一个周一,凌晨,苏飞老早就醒了,坐起来,靠在床头发呆。

身旁的海冰翻了个身,摸到的是他的大腿,感觉异样,也醒了过来,但还舍不得睁开眼睛,含混地问道:“怎么醒这么早?”

苏飞没有答话,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海冰睁开眼睛,侧脸仰起头望着他。

“我要走了。”苏飞似乎下定了决心,语气很慎重。

“去哪里?”海冰隐约感到他说的不是去村里,也不是去单位上班。

“不知道。”

“去干什么?”

“不知道。”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海冰“刷”的一下掀起被子,一个鱼跃坐到苏飞大腿上,双手掐住他的脖子,恶狠狠地说:“小贼!你一问三不知,说!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要是以往,苏飞一定会反击,一骨碌就能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然后开启一场床上嬉闹,最后以两个人气喘吁吁的高潮结束。

可是这次苏飞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看着海冰的眼睛,慢慢地说道:“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海冰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一直看着他的眼睛,说:“我早就说了,你迟早会有这一天,只是或早或晚而已。”

她捧着他的脸,小心翼翼地,仿佛捧着她心爱的孩子的脸。

轻轻地,她吻上他的唇,他也轻轻地回应着。

天快要亮了,天边的启明星一闪一闪的,东方慢慢泛出鱼肚白,朝霞一点一点地变红、变亮,终于,一轮红日喷薄而出,金色的阳光铺满大地。高山,峡谷,雪原,溪流,仿佛都在为迎接这生命的造物主而欢呼、而颤抖。

“需要我陪你去吗?只要你一句话,我就跟你到天涯海角。”海冰像猫一样窝在苏飞的臂弯里,温柔地抚摸着苏飞的胸膛。

“不用了,我想自己走一走。”

“那我在这里等你。当你累了,倦了,永远记住,这里还有一个你的安全岛,是你最后的港湾。”



苏飞按了局长办公室防盗门上的门铃,门上摄像头旁边的LED灯都亮了起来。等了一会儿,只听啪的一声,防盗门打开了。

新来的局长依旧是笑眯眯的,脸胖乎乎、圆乎乎,50多岁的人看不出多少皱纹。

“局长,我想辞职。”苏飞双手递上自己的辞职信。

“哦?辞职?这在咱们这种机关可不多见。你先坐下,我看看你的辞职信是怎么回事?”

苏飞没有坐,因为他知道,他的辞职信局长只要扫一眼就看完了。

“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看?”局长的脸由笑眯眯,变成了笑呵呵:“苏飞,你可是40多岁的人了,也要跟这种风?你觉得这是很浪漫的事吗?”

“不是的,局长,这确实是我真实的想法。我就是这么想的。”

“你可是咱们机关当中很有前途的中层干部啊!有驻村的基层工作经历了,能力也很强。你好好干,用不了几年就能提起来了。”

“局长,我对这方面不感兴趣,实在是有点厌倦了。”

“那你总要养家糊口啊!最起码公务员的工资还是能够维持温饱的,社会保障也很到位。你跟我说说,你辞职以后靠什么来维持收入?”

“不瞒您说,我业余时间一直在兼职从事一些心理咨询工作。现在收入虽然比工资少一点,但是维持生存还是可以的。”

“我也从同事们的口中了解到一点你的情况。大家普遍反映,最近你的工作态度有些消极。是不是受了杨局长去世和老局长被判刑的影响?”

“跟您说实话,也许有一点吧!主要是从他们的身上我体会到生命的珍贵,我不想再多浪费时间了,我想把有生之年更多地用在有意义的事情上。”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你这还是理想信念不够坚定啊!为人民服务,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这怎么叫没有意义呢?”

“局长,您就别再给我做思想政治工作了。我辞职以后,去专职做心理咨询,也是更直接的为人民服务。而且关键是能够实现我自身的价值。这也是我兴趣所在,您就不用挽留我了,谢谢您的好意!”

“你这个小老弟呀,还真是挺固执!要不这样吧,辞职信先放我这里,你先别着急办辞职手续,毕竟公务员的身份来之不易。你先到医院开个诊断书,我给你批一个长期的病假,你先试试水,如果觉得行再办辞职,如果觉得不行还回单位来上班,我代表单位随时欢迎你回来,好不好?”

苏飞虽然看这个新局长也不怎么顺眼,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也像个腐败分子,但是从这件事上来看,对他真是仁至义尽。他感激地给局长鞠了个躬,同意了局长的建议,就出了局长办公室。


苏飞开始了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旅程。他加入了一家网络心理咨询平台,随时随地在网上接心理咨询个案。虽然一开始他的来访者很少,但是通过一年多的实践和督导,他的能力和自信获得了大幅提升,慢慢的,他挣的钱基本能够维持他到处行走的费用。

他遍访名山大川,庙宇古刹,有的时候在一个城市他会短租一处公寓,在那里住上几个月。他会临时加入当地的心理圈子,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和学问,品尝当地的美食。

他也开始长程的精神分析学习和自我体验,对人生和生命的理解越来越透彻。

有的时候他也感到孤独,但是更多时候,他感到充实和快乐。

有的时候他会想念海冰,每到一地,都寄当地的明信片给她。

五年的时间,苏飞几乎走遍了神州大地,最后,他在最喜欢的西子湖畔住了很久。

一日仲夏黄昏,苏飞正在白堤漫步,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西子湖畔的雨是那样的细密飘逸,即使撑着伞,雨丝也像少女的发丝一样在你的脸上轻拂。

苏飞望着湖里的一池荷花,呆呆的出神。忽然想起余光中的诗:

等你 在雨中 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 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红焰 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 竟感觉

每朵莲都像你

尤其隔著黄昏 隔著这样的细雨


永恒 刹那 刹那 永恒

等你 在时间之外

在时间之内 等你 在刹那 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 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 我会说 小情人


诺 这只手应该采莲 在吴宫

这只手应该

摇一柄桂浆 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的悬著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 忽然你走来


步雨后的红莲 翩翩 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中 有韵地 你走来


苏飞不能完整的背下这首《等你在雨中》,正准备掏出手机来查询一番,忽然背后有人拍他的肩膀。

转身,一个熟悉的、日思夜想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四目相对,良久,苏飞不知该说什么,最后憋出一句:

“嘿,原来你也在这里!”

(全本完)



(注:本故事为文学作品,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亦非专业工作再现,不求专业督导,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