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9-29)

? ? ? 尽管内心极不情愿,但苹果肌却条件反射一般聚成一堆,眼睛配合的弯成两道弧线,迎向经理,嘴里连声应付着。

? ? “我一直跟得很紧,只不过细节上还需要再核实一下。”

? ? “哦,细节固然重要,但也分轻重,不要被一些细枝末节绊住,学会抓关键,我听总监提起,他接触过这个项目,觉得没什么大问题。”

? ? ? 经理话音落下,脸上露出了平和淡定的表情,眼睛盯着我,灼灼不语,我活动已然笑僵的面部肌肉,调转脸面对电脑,打算就此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谈话,却在看到显示屏的瞬间倒吸一口凉气,指甲下意识掐进手背,才险险遏制住了还未出口的惊呼——反光镜般的显示屏里,经理鼻子下方,我再次看到了开裂的唇瓣,细碎的牙齿依然若隐若现,仿佛昨夜场景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