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祖歧路

图片来自网络

1

陈老汉还是没有听从儿子的劝告,只身踏上认祖之路。

十堰到白河虽然跨省,但路途并不遥远,搭上长途车,两个多小时后,他已经站在冷水镇街头。

三月的风吹过八点多的街道,空气中弥漫着早餐的香味。陈老汉走进街边的一家小吃店,要了一碗豆浆、两根油条。吃的过程中,他向店家女人打听陈家沟怎么走?

女人说:“你顺着这条街一直走,翻过两道梁就到了。”

陈老汉:“谢谢!”

女人问:“你是来走亲戚的吗?”

陈老汉:“我是回来认祖的。”

女人:“哦,老伯你路上慢点。”

陈老汉:“谢谢!”

2

陈吴宇刚换完院子的水龙头,正做饭的媳妇让他去买瓶醋。这时,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门看到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汉。

陈吴宇:“你找谁?”

“你是陈吴宇吧?我是从湖北十堰来的,我叫陈秋石,是回来认祖归宗的。”

陈吴宇愣住了。“我不认识你呀,到底什么情况?”

陈老汉拿出了一本陈旧泛黄的家谱让陈吴宇看。他看了半天也不明白,里面没有一个自己认识的名字。

尽管如此,他还是把老人请进家里,沏茶倒水款待,并留他吃午饭。

午饭后,陈老汉离开了陈吴宇家。他继续向村里的老人打听关于陈家祖坟的位置,然后,向后山走去。

经过了无数道沟沟坎坎,陈老汉终于找到了他心中的祖坟。古老的墓碑上,斑驳的字迹已被时光模糊,但他依然能清晰地看到和他一样的姓氏。

他激动,他平静,他有千言万语的感慨,只是他没有一个人能诉说。

儿子说他异想天开,好不容易找到的他以为的族人,却不认识他,就连路人都用奇怪的眼光打量他。

“我只是想认祖归宗,至少,我知道自己来自哪里。”陈老汉心里说着。

他知道,认祖也需要吉日,于是,他转身下山。

在小旅馆里,陈老汉查了黄历,明天就是个好日子。他到街上买了香烛,鞭炮,和一些供品。

3

陈吴宇听村里的人说,陈老汉上山到自家的祖坟停留了许久,又在街上买了祭祖的物品,心里有些不安,他难道真是自己的族人?

晚上,陈吴宇想了很久,觉得自己不能失礼。他那么大年纪了,一个人跑那么远来认亲,至少也得大摆宴席招待他。

第二天早上,陈吴宇到镇上最好的酒店定了两桌酒席,他想再叫上几个同门的人,一起招呼远道而来的陈老汉。

祭完祖的陈老汉,眼中含着热泪。他高兴,他很高兴实现了自己一直想认祖归宗的愿望。他想,以后可以常回来看看,看看这里的山和水,感受来自根给他的温暖。

当陈老汉回过头的时候,看到了不远处的陈吴宇。他来请陈老汉一起吃饭。

菜品很是丰盛,可陈老汉似乎只喜欢喝酒。陈吴宇热情地给陈老汉夹菜,让他多吃点。

陈老汉看着眼前这些男男女女的陌生人,他们说说笑笑,他们向他点头致意。对,他们都是我的亲人,一笔写不出两个陈的亲人。

陈吴宇看陈老汉喝得有些猛,考虑到他年纪大,怕不胜酒力,就劝他少喝点。

“没事,大侄子,今天叔高兴,终于找到祖宗了。”

陈老汉说完这句,就趴在了饭桌上。陈吴宇以为陈老汉喝多了,可能他也有些困了。出乎意料的是,他再也没有醒来。

“这该怎么办?真是好心办了个坏事,真是太倒霉了!”陈吴宇彻底震惊了。

4

陈吴宇通过陈老汉的手机,联系上了他儿子陈强。

满脸怨气的陈强火速赶过来。他揪着陈吴宇的衣领说:“你还我父亲的命!还我父亲的命!”已泣不成声。

陈吴宇为了表示遗憾和自责,愿意出八万元安葬老人。陈强拿了钱,带着陈老汉的遗体回十堰安葬。

之后,陈强走法律程序,把陈吴宇告上法庭。经过法院的多次调解,最后宣判:陈吴宇赔偿陈强40万人民币。

对于陈强来说,多少钱也弥补不了他失去父亲的悲痛,好好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没了。

陈吴宇觉得自己太冤枉!好心花钱办酒席招待陈老汉,却换来倾家荡产的结果,真是有苦说不出。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