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女人的游戏(3)

? ? ? 观众的槽点始终还是对于当代女性成长的狭隘认知。似乎在创编辑们眼里,女性的成长只能围绕着挣多少钱,找什么样的老公,有什么样的家庭展开,殊不知这样的困惑甚至在上个世纪的20、30年代都已经不能被当成一种新颖潮流了。

? ? ? 女性对于自身处境的日益恶劣的天然敏感认知不能宣之于口,这种地位低下与学问价值观念的日新月异和经济社会的蓬勃发展之间的巨大落差,一再被各类剧集选择性的屏蔽在外。

? ? ? 而剧中女性的成长需求的爆发点还是在男性的认同与否、忠诚与否、理解与否这个层面打转,虽然部分反映现实,但却大部分的转移了观众的视角与目光,再一次模糊了女性自我认知觉醒这个终极焦点。

? ? ? 从寻常人物出发以求得观众共鸣,本无可厚非,从寻常生活汲取营养以博得以小见大的立意,更无可指摘,但一切的努力却没有点透最终的焦点,依然模棱两可、首鼠两端,让本可以不平庸的三十而已,也就不过如此而已了。

? ? ? 怨不得王曼妮最后的远走他乡、顾佳的归隐山林、钟晓芹的一鸣惊人都救不回剧集的口碑,这一份暧昧不清、晦涩不明,到底没有撑得起扬帆远航的雄心,不过还是庭院深深之处,一场女人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