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行走的‘请全文背诵默写’

? ? ? 一千个观众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历代莘莘学子心里只有一个背诵天团,包括但不限于清平乐剧中的各路宰执与台谏们。就算你已经把那些年的背诵默写全抛到了记忆弧线之外,也一定知道欧阳修与苏轼的名字;尽管你咋听晏殊的名字感觉很陌生,但“无可奈何花落去”偶尔也能拿出来充个门面,哪怕你不知道这句话出自《浣溪沙》;最不济,至少还认得那个砸缸救人的司马光,尽管他编写的《资治通鉴》,你可能连一个字都没有看过。

? ? ? 文人的梦幻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