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珠碎玉记】1、买鱼记

江南的家常小菜

因为年初的疫情,半年来都没有买过野生的鱼。

上个月底,有一天下班临时改变路线,途经一大桥,发现桥边有人卖鱼,停车摁下车窗探头看了下,发现鱼的品种单一,也就几条小黄鲢头,开价一点不贵,五元钱一条,卖主自称爱好钓鱼,这两天钓多了才偶尔拿出来卖,鱼离水已经死了,他自己又吃不完,所以随便开价卖掉就行,也不在乎钱多钱少。

当即买了两条,并且加了微信,让他下次有多余了,想再卖时联系我。

拿了个洗菜盆过去,原本想买一两条的

上星期他冒着细雨,微信告知,说钓到了翘嘴白丝,问我要不要,我看着窗外的细雨,有点懒出门,问他能不能开车替我送过来,这个钓鱼爱好者当即答应了,二话不说真的开车到我家门口了。

有点感动他的热心,于是买了一大半,数数有七八条。

市场上的翘嘴白丝要比这些个儿大,这几条偏小了些

在替我抓鱼的时候和他闲话,问:怎么下雨还外出钓鱼?他告诉我,他的腿因为车祸残疾,以前的工作无法做了,靠残联的救助金养活自己,无事也闲得慌,外出钓鱼一是散散心,二是钓鱼的爱好花销也不小,于是卖鱼补贴补贴。

抓完鱼,他拎着裤管给我看他装了假肢的腿,让我顿觉他的不容易。

杀完,沥水

此生因为爱吃鱼虾,杀生无数。不管愿不愿意承认,自然界的规则一直很残酷,顺应着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我为了饱自己的口福,增强免疫力,面对这样鲜美的优质蛋白,虽然心有惭愧,却也不能免俗。

今年的疫情已经让我最大限度的减少了吃鱼的次数。年前因为猪瘟,猪肉也极少买,年后因为新冠病毒,连人和人接触都有了障碍,只能全部网购,所以这活蹦乱跳的野生鱼,要不是偶尔遇到这个钓鱼人,恐怕也不会再主动去买。

而他也告诉我,之前钓多了也从来送亲朋好友,不卖的。上一次是实在钓到太多了,才临时起意在路边卖鱼,没想到就遇到我这样的买主,还愿意长期联系买,于他自然是高兴。

沥干水后,下锅煎至表皮金黄色

爱吃鱼,久而久之,自然练就了煎鱼的本领。这火候、油量和时间要控制得恰到好处,既要表皮完整还不能焦黑了,色香味俱全,这第一道关就是鱼的色泽把握。

全部煎至金黄色,然后分送亲朋好友

自己吃不完,煎好以后,自己留两条,其余就分送给亲朋好友了。

是不是色香味俱全呀?

煎好后加黄酒一勺去腥,然后加一瓣蒜、几片生姜、几粒小香葱的葱白增加香味。

再加两小勺生抽,一根茭白手削菱形块,撒一把青毛豆,加水淹没鱼身,大火煮沸后,加一点点盐调整咸度,再大火收汁,装盘,撒上小葱粒,完美上桌拍照。

才女春江月见到,题五绝一首诗感慨

看着自己精心制作的美味,怎么也要去群里显摆显摆,引来才女春江月的五绝一首。

惭愧惭愧,美食当前,盘中的鱼儿回天无力了。想想确实很残酷,可是也禁不住馋嘴啊,怎么办?

也引发史老师即兴的七绝

《诗言志》诗刊副社长兼主编史老师更是由我的煎鱼,上升到了老庄哲学的高度,牵引来一番家国之治的探讨。

鱼儿这一个轮回,是不是也算是值了?阿弥陀佛~~

禁止轉載,如需轉載請通過簡信或評論聯繫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