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多事之春

? (第二届小说创作月? 1号参赛作品? ? 《苏飞的救赎》? 喜欢请投我一票哦→_→ 投票链接)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已是春暖花开。

苏飞想起很久没有杨局长的消息,就在一个周一上午,拉上小石去医院看望杨局长。

苏飞从医院门口买了果篮,让小石拎着,两人进入病房的时候,苏飞发现杨局长的爱人脸色很不好,好像刚刚哭过似的。杨局长也形容枯槁,苏飞和小石都大吃一惊。

“杨局长,您怎么样?这几个月没来看您,不是都好转了吗?现在怎么脸色这么不好?”苏飞关切地问。

“唉!”杨局长长叹一声,顾不上和苏飞客气,直接说道:“本来说是肾囊肿,我不想做手术,就一直保守治疗。没想到开始有一点好转,但是后来越来越严重,还越来越疼了,就穿刺做了病理,昨天出来结果,说确诊是癌症。”

“啊?”苏飞感到脑袋“嗡”的一声,好像突然变大了一圈。“发现的算早期吗?”

“已经是晚期了!”杨局长爱人哽咽着插话道。

“这……”苏飞想不出一句安慰的话,呆呆的立在病房。

“苏飞,坐一会儿,陪我说会儿话。”杨局长虚弱地说。

苏飞无言地坐在床头的凳子上,不知该说什么。想了一会儿问道:“杨局长,既然你自己知道病情了,那你打算怎么办?是继续保守治疗还是做手术?”

“我的意思,不想做了。本来是囊肿我都不想做,现在确诊是癌症,我更不想做。哎!岁数大了,做完又是放疗,又是化疗的,越折腾死得越快。”

“我觉得您的想法也对。现在咱们国内对肿瘤的治疗都是过度治疗,人的身体搁不住那么折腾。”

“我这一辈子,在部队是规规矩矩,在地方是老老实实,从来都是听党的话,跟党走,没想到老天爷给我这么一个大礼,我还没活够,就非得让我去见马克思了。”

“这是老天爷不长眼啊!您这么好的人,实在不该得这个病。”

“唉!好人不一定有好报,历来都是这样的。现在我唯一遗憾的就是,这一辈子天天都在工作岗位上,虽然谈不上有多高尚,什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但是确确实实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了,基本没有自己的时间,去到处走一走,看一看,玩一玩。”

“那您现在的身体条件,还能不能出去走走看看?要我说,您就把做手术、放化疗这个钱省下来,带着阿姨天南海北的去转,没准儿,周游世界一圈回来,您的病就好了呢!”

杨局长的眼睛好像突然放出了光彩,激动地说:“苏飞,你不愧是一个心理咨询师,你说的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

苏飞就顺着这个话题,跟杨局长七大洲四大洋的唠了一会儿,杨局长很感兴趣,兴致勃勃的,嚷着当下就要出院,恨不得明天就去环游世界了。

苏飞也不知道这个计划可行不可行,但是看杨局长的身体状况,感觉有点疯狂。于是他又给杨局长降降温:“杨局长,这个事情毕竟不是小事,我建议您还是跟医院和家人商量商量,达成一致了,做好充分准备才好行动。您儿子在哪里?他知道您的情况了吗?”

杨局长爱人插话说:“这不是昨天刚出来结果吗,我儿子在外地,我已经给他打电话了,让他赶紧回来,一起商量这件事。”

“那您就别着急,等孩子回来,一起商量商量再做决定吧。另外,单位知道您的病情了吗?”

“大家还在这个打击中没反应过来呢,还没有告诉单位。”杨局长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稍显失落地说道。

“杨局长,那这样,您先休息休息,我和小石这就回单位,我亲自去跟局长汇报一下。”

苏飞和小石告辞出来,下楼梯的时候,苏飞想尽快向局长汇报,就拿出手机,拨打局长的电话。可是对面传来的却是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苏飞心想,不对呀,作为一把手局长,上班时间不应该关机的呀?一脸疑惑地打通了于海洋的电话,问:“于哥,局长呢?”

“你还跟我找局长呢,我还不知道去哪里找他呢!”

“啊?这是什么情况啊,局长失踪了吗?”

于海洋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说:“据小道消息,没有扩散宣传的义务啊!老大可能被双规了。”

“啥?!”苏飞虽然在心里想到有可能有这一天,但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还是感到很震惊。

他已经走到了医院门诊大厅,闻言突然站在那里,吃惊地问:“是啥时候的事呢?”

“就是今天一上班开始就找不到他了,打他们家里人电话也打不通。”

苏飞心想今天这是什么日子?怎么好像突然间变天了似的,信息量大得有点让人一时接受不了。

只听那边余海洋又说:“你找老大干啥?”

苏飞这才想起打电话的目的,连忙说:“最近你来医院看过杨局长吗?今天我来医院看他,说做了病理,昨天结果出来了,是癌症。”

于海洋说:“是我劝他做病理检查的,他住院这么长时间也不见好转,我就觉得不妙。果然。这样吧,反正现在单位找不到局长,都乱成一锅粥了,我也懒得在单位待。一会儿,我去医院看看杨局长,问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

苏飞挂了电话,不禁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医院门诊大厅里人来人往,一张张焦急的面容,都在为了健康,为了生命奔波着。

一个年轻的妈妈,怀中抱着撕心裂肺地哭着的小婴儿,婴儿的头上扎着输液针,身后跟着的不知是奶奶还是姥姥,高高举着输液瓶。

一个中年男人推着带轮子的病床,旁边一个女人扶着,病床上是一位全身盖着被子只露出头部的老人,护士在前面引路,喊着“让一下!让一下!”苏飞想,不知又是什么危重病人,送去手术室了吧。

人这一辈子,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像于海洋口中的“老大”那样,贪婪攫取,尽情享乐,然后锒铛入狱,懊悔后半生?

像杨局长这样,一辈子在工作岗位上,听话,努力,也有了一定的职位和地位,但最终当死神站在面前的时候,仍然瑟瑟发抖,悔恨还有太多自己想做的事没有做?

还是像夹脚沟的大多数村民那样,一辈子走不出那个走路都夹脚的小山沟,为了一垄地能打出人命来,为了争抢那点工程,把人头能打成狗头?

“苏哥,苏哥,你怎么了?”

苏飞醒过神来,才发现小石还在身边。

“不好意思啊,杨局长这样了,咱们大局长又那样了,这世界变化好像太快了,我有点被震迷糊了。”

“说真的,我也有点接受不了。苏哥,那大家今天还去村里吗?”小石也是一副看破红尘的语气。

“行,咱俩这精神恍惚的,先别去村里了。咱们先去单位吧,看看什么情况再说。”苏飞好像突然对一切都没有了兴趣,只想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


(注:本故事为文学作品,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亦非专业工作再现,不求专业督导,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