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七条(9)

1

说到梦想,我好像没什么梦想了。第一,梦想从来没实现过,再也不愿想了。再有,很多没梦想过的东西倒是来了,我非要去梦想那些不能实现的干什么?
我不想,我不想,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是做废品的,我也从没想过会遇到你,更没想到还能和你在一起……这些居然都实现了。

2

我害怕我一步步依赖你……我害怕我一步步离不开你……总是要走到离不开的这一步,才能发现。发现的时候已经离不开了。如此,害怕也没有用了。在你宠溺的目光里,我迷失了自己,情愿迷失,永不回来。因为,回来了就没有宠溺了。

3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有些相见,必定要等到某个人的出现,才能把人生温暖的谜面,一一展现。
流年冰冷算什么?人生苦难算什么?生活从此有画,岁月从此有歌。从此每一个冬天都是春天。

4

人生如一幅水墨山水。留白的地方,才是生活的真面目。能读懂白,方能读懂艳。能读懂艳,方能读懂人生的悲欢。
雨过,终会天腈。云开,终会雾散。
我要把我的文字推倒了重来,让我的文字,成为我生命最真实的留白。
就是说,除了读我的文字,你休想认识我。当然读了我的文字,也不一定认识我。那留白的地方,狭窄得只有一人可通过。

5

想当然,如果天天日更,坚持一段时间后,会越写越得心应手,自由自在吗?
我说,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越写到最后越自律,越写要求越高,越写越不满意。文字的境界,是螺旋型上升打开的。
打不开这境界,如何办?好办,更上一层楼。如何更上一层楼?问书生。

6

一块一百多斤的模具铁,他和同行小唐已经抬在手上要上车了,他才想起要不要留下来……留下来吧,一块也没有用,不留吧,卖了可惜。留?不留?妈个逼,汗在流,已经在奔流了,他还抬在手上考虑要不要留……
对于与他合抬的小唐,我深表同情。

7

确实,不怕千万人阻挡,就怕自己投降……千万人阻挡的时候,不用投降就完了,为何要投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