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童年时光

图片发自澳门葡萄京App

这几天儿子开始忙碌起来了,因为要准备小年夜的春节晚会。小小的排练室里,小朋友们有的提灯笼,有的拿鞭炮,有的展开一幅幅红红的对联。

伴随着小朋友们红扑扑的脸蛋,一首熟悉的童谣在我的耳边回荡:“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去买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初一、初二满街走,满街走!”

伴随着孩子们这首传承了几代的过年童谣,我的思绪飘回了那遥远的小时候。那时候的过年,在大家孩子的心里,是一年之中最大的节日。真得像童谣里唱的,只有过年,才能穿上新衣服新鞋子,吃好吃的鱼呀肉呀鸡呀解解馋。

对于我来说,过年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去大集上买新衣服了,因为一年也就只有这一次,可以自己到集市上挑选喜欢的衣服呀!妈妈把攒了一年的钱拿出来,带着我去集上买新衣服,买年货,我那小心脏激动地扑通扑通直跳。过了这么多年,闭上眼睛,我依然能看到热闹的集市上,小小的我紧紧地抓着妈妈的衣服,生怕把自己弄丢了。

集市上一排排的新衣服,在寒风里像漂亮的彩旗一样飘飘悠悠。我看看这件,喜欢得不得了,看看那件,也舍不得放下。最后选好了一件红色的小棉服,胸口上绣着一只黄黄的非常可爱的小鸭子。

妈妈问了价钱,把衣服放下了。我难过地要哭了,妈妈说:“太贵了,大家再看看别的。”可是看来看去,我就是喜欢那件小鸭子的棉服。妈妈数了数口袋里的钱,叹口气说:“如果给你买了这件,就超出预算,不能买其他东西了。”那时候的我还不太懂事,哭着就要那一件。结果,妈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给我买了喜欢的棉服,自己却没买新衣服。

直到今天,我还能记得,大年初一,妈妈穿着一件自己做的旧棉袄,外面套了一件穿了几年的旧外套,就出去拜年了。那件红色的承载了过年的喜悦和妈妈对我的爱的小鸭子棉服,我穿了好几年,直到我再也不能把自己塞进去了,才不得不把它放进了柜子里。

一进了腊月,年味就愈来愈浓了。腊月初七,妈妈就剥好了一大碗蒜。初八一大早,她早早起床把蒜倒到一个罐头瓶子里,倒上酸酸的醋,拧紧了盖子,过不了几天,白生生的大蒜娃娃就变成了绿莹莹的样子了。妈妈说,只有腊八这一天才能腌出正宗的腊八蒜,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是长大后的我和妈妈一样,只在腊八那一天腌腊八蒜,我想,这就是传承吧!

过了腊月二十,大家小孩都放年假了,家里也更加忙碌了。

二十三,过小年了。这一天,妈妈包了饺子,准备了满满一大碗黄豆,还让我给灶王爷画上一匹纸马。妈妈说这一天是灶王爷上天庭汇报工作的日子,让灶王爷吃了香喷喷的饺子,骑上吃得饱饱的马,好上天庭多为大家家多说好话,来年灶间一切顺利。

我不懂这个,只知道,每年这时候,我都要画一匹纸马,剪出来放到黄豆碗里,妈妈夸我画得好,我开心得不得了。现在的孩子恐怕很少知道这些民间习俗了。

腊月二十四,是扫房子的日子。大家一家从早上就忙活开了。妈妈早早地分配好了任务,爸爸妈妈负责搬家具到院子里;哥哥负责扫蜘蛛网,拖地;我最小,分配的活最轻松,就是把玻璃都擦干净。

冬天的风很尖利,拿着湿抹布的手冻得通红,可是我干得很带劲儿。把一块块玻璃擦得跟没有一样,等待着爸爸妈妈来夸我,只要爸爸妈妈夸奖我干得好,我的心里比吃了蜜糖还甜呢!

经过一上午的劳动,家变得焕然一新了。这时候,我最爱做的事情,就是躺在院子里的沙发上,和我家的猫咪一起,晒着暖洋洋的太阳光,享受一年一次躺在沙发上做日光浴的机会,别提多惬意了。

腊月二十五,妈妈就开始准备过年的食物了。锅里“咕嘟咕嘟”响着,香喷喷的肉味飘了出来,馋得我直流口水,肉还没煮烂,我就偷偷地溜到厨房去了。往往是手里的肉还没放到嘴巴里,妈妈就进来了,她总是笑眯眯地点着我的鼻子说:“小馋猫!这是个留着招待客人吃的。”说完却夹起一块大肉塞到了我的嘴巴里……

那时候的肉可真香啊!馒头也是,刚出锅的馒头香喷喷地扑鼻子,小小的我竟然也能一气儿吃掉一个大馒头。

三十儿下午两点多,妈妈就开始包饺子了。晚饭的饺子吃得特别早,吃过后我就溜到街上找小伙伴玩去了。但是一到晚上八点,我一定会准时回到家里。因为我要看春节晚会呀!那时候的春晚真好看呀,倪萍阿姨很漂亮,赵忠祥叔叔的声音很好听,相声小品都特别搞笑。电视很小,只有14寸,还是黑白的,可是大家一家依然看得津津有味,笑声不断。

半夜十二点,跨年的钟声响起来了,我和爸爸妈妈会跟着电视机一起大喊着倒计时:“十、九、八、……”哥哥呢,早就溜到院子里等着点鞭炮了。当大家数到“一”的时候,哥哥的鞭炮声正好响起来了。一瞬间,“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整个村子,不,仿佛整个世界都淹没在鞭炮声里了。

写到这里,我竟然哭了,我以为,儿时的记忆随着长大已经消失了,没想到,它们从来没离开过我,都藏在我的心里,一想起,就会触碰到最柔软的地方。直到现在,我一闻到鞭炮味,就感觉像是过年一样。

看完了春晚,该睡觉了。我把新衣服放在枕头边,忍不住穿起来,对着镜子看一看,又脱下来叠好。不一会儿又起来穿上,再脱下,反反复复好几遍,才抱着新衣服慢慢地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大年初一四点多,睡了三个多小时的妈妈就早早地起来包饺子了。不到六点,院子里的鞭炮刚响起来,妈妈就喊我起床吃饺子了。妈妈说:“谁家的鞭炮放得早,饺子吃得早,谁家这一年都会幸福顺利得多。”

一起床,我就迫不及待地穿好了新衣服,妈妈用新买来的头绳给我梳个漂亮的麻花辫。

吃过早饭,爸爸妈妈端端正正地坐在床头,哥哥跪在地上,给他们一人磕一个头,说一声:“爸爸妈妈过年好!”我是女孩,妈妈说不用跪,只要和哥哥一起说句过年好就行了。妈妈这时候就会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压岁钱,给哥哥和我一人十块钱。那时候,能拿到过年压岁钱真是让我开心地想要飞起来。

吃过早饭,爸爸妈妈和哥哥就出去给长辈们拜年了,我是女孩,不能磕头拜年,只能待在家里看家,接待来我家拜年的叔叔婶婶和哥哥弟弟们。我觉得好不公平,凭什么每次都不带我出去呢?

每次,我都是趴在门口,眼巴巴地盼着妈妈快点儿回来,好带着我出去串门。我的衣服都是大口袋的,只为了去别人家串门多装点糖和瓜子。大门一响,我就像小火箭似地飞出去,看到不是妈妈,我就会垂头丧气地走回屋子,如果是妈妈来了,我会开心地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跑……

对于现在的小孩儿,过年似乎不是什么特别重大的节日了,和平时最大的区别就是回老家,和爷爷奶奶一起吃个团圆饭。但是这个对孩子来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受了。我的儿子回老家,最期盼的就是找大爷家的姐姐玩,而对于过年,他反而并不是有太大的期盼。

也是,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家家户户平时都能吃上鱼肉,孩子们平时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想穿什么就穿什么,糖啊瓜子啊还有新衣服新鞋子,对他们来说已经没什么吸引力了。

“妈妈,妈妈!”一阵甜甜的童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原来儿子下课了。看着热得满头大汗的儿子,我觉得有些难过。儿子现在的过年,只能排练个节目,从上台表演中找到和平时不一样的自己了。我可以给他买新年礼物,可以给他穿新衣服,带他回老家玩儿,但是像大家小时候盼过年的那种心底真切的感受,我真得无法给予他!

真想有一台时光机器,能够带着我的儿子,回到我的小时候。让他和小时候的我一起,过个有感情、有温度、地地道道的中国年呀!

#羽西X澳门葡萄京 红蕴新生#

活动传送门:/p/ee05f7eff67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