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重温《胭脂扣》

《胭脂扣》作为一部经典的文艺片,这两天又重温了一遍,历久弥新。感叹于影片编剧的功力之深,每个细节的处理都值得回味,让人不禁沉浸其中。

作为经典影片,这部影片获得了第8届香港影片金像奖最佳影片奖,女主梅艳芳凭借该片获得了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等奖项。

每一次的观影都有着每一次的感受。大家常说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对外界事物的感知能力也不同,对事物的看法肯定也是大相径庭,大家每个人也会有着不同的看法和感受,随着大家的感知能力的积累,大家自己对同一件事的感受又有不同。

为了写下对这部影片的感受,加深对影片的理解,选取几个自己感受最深的点来写。首先让大家来看下,这是一部怎样的影片。

关于影片概况

《胭脂扣》这部影片讲述的是一个富家子弟十二少陈振邦与烟花女子如花相爱,在二人抛出真情你侬我侬谈论嫁娶之时,却遭陈家强烈反对,无奈之下,二人相约殉情。结果如花死去,而十二少被救活。在阴间的如花苦等不得,来阳间来寻,最终发现十二少没有死的如花黯然离去的故事。编剧采用倒叙、插叙手法讲述他们二人之间的50多年来的纠葛往事。

在这部影片中,感受最深的莫过于女主如花痴情极致的爱:

爱到极致的如花

记得刚开始影片里的一幕是这样:风流倜傥、处处留情的富家子弟十二少,被男扮女装正在唱曲的如花所吸引,一个欢场中的当红女子,一个出身豪富的俊俏子弟,如花与十二少的相逢是那样的偶然却又无从回避。

在影片中十二少他说:“我母亲最爱我将橘子剥到一丝不挂喂给她吃。”“要不要喂姐姐吃啊?”“没有姐姐,没有老婆。”“要不要喂妹妹吃啊?”“没有妹妹,没有老婆。”“可是我不爱吃橘子。”

——看到这里时,从这言语中,十二少已试探着袒露自己的心迹,而生在风尘中的如花,面对富家子弟的看似袒露看似挑逗,态度谨慎不露痕迹。


第二幕:十二少把门开着观察如花,如花的生煎石般技俩被十二少识破,引的如花畅怀笑,十二少趁机亲近摸如花手,反被如花打手。

——不被轻薄,不轻易付诸感情,但如花在后来的唱曲“凉风有信”,得知一颗情种已初种。

在爱到后期,十二少与家人决裂,他们既要维持豪侈的日常,又要面对他人非议,活的很辛苦,一起赴死是个最好的结局。既不必被现实的粉尘所蒙蔽,又可以在另一个地方自由地相知相守。于是,为了永远在一起,他们选择共同服食鸦片。如花的爱,终究是爱自私的爱,别人得不到,宁愿一起赴死。

——问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在现实面前,爱情终究抵不过。

然而,50多年的在地下的苦苦等待,让她忍不住想往尘世仔细去寻觅。时过境迁,但这个女人五十年来如一日的情真意切一直未变。她固执对爱情信仰。

还记得一次如花去测字,抽中了一个“暗”,通过测字先生的口“日加日就是阳气盛,一定在人间”,冥冥之中已预示着十二少尚在人世间。但在如花心里,与其十二少在人间,不如他不在人间。

——如花对十二少的感情也是自私的、怀疑的。她渴望着十二少如同她一样,能够有对等的付出。她也揣测十二少的犹豫,她对他没有十足把握。所以在他们共食鸦片时,为了他们能阴间在一起,不惜让十二少喝了含有安眠药的酒。至少这样,能够保证他们两个人生死相依,再也不分离。

然而造化弄人,如花过世,十二少被救。

“天隔一方难相见”

被误解的十二少

有那么多人评论十二少是负心汉,连最后黯然离去的如花也是这样误解他。其实,这是对十二少的误解。

——十二少对如花是真心:送花牌,送铜床,轻怜密爱,处处言听计从,连老鸨都忍不住发话:“我从水坑口做到石塘咀,做了二十几年老板娘,还没见过一个孝子,像你这个温心老契,这么懂得温姑娘……”在父母不允的情况下,冒天下之大不韪离家出走与如花同居,抛弃了荣华富贵,离开了能保证他一辈子衣食无忧的宅邸,甚至不惜低声下气跑龙套、学戏谋生。

在遇见如花之前,他是浪荡公子,处处留情不留心。在遇见了如花,被她的千般模样所吸引倾慕,用一开始自己的真心和行动换得了如花的痴情。只是,他一人却没能力负担两人豪侈的生活,还要靠如花来养家。


在如花过世后,十二少的余生不比死好到哪去,他醒来并没有怪如花故意投下的安眠药,反而觉得愧对如花,他的余生充斥着思念与愧疚。与表妹成亲,不久便败光家财,儿子离弃,无奈又重返梨园唱戏,却终生只是配角,再后来跑龙套,甚至连一个住处都没有,他从翩翩公子变成一个糟老头,也只因为如花。

如花对十二少的感情是炙热的,这是一份可以为其生为其死的激烈的情感。正如对比80年代的小楚,她口中“今时今日,还有谁会像她这么痴心。她敢做的事情,我这辈子也不敢做。”

这种爱到极致,一般的人是难以承受。

现代人的爱情观对比

现实中,很难有如花这样极致的爱,一般人很难做到,也承受不了。

在影片中,虽着墨不多,但隐隐的一条线是对比记者小袁和他的女友小楚,他们的爱情观在对比下,与之不同。

他们是从旁观的角度来反观十二少与如花间的情。

在小袁对如花的评价中,他说“她感情太激烈,我受不了”。

是的,这个女人的爱情太过激烈,她的爱情观是若生不能在一起,便死在一起。

十二少贪生是人之常情,如花下药也是因为爱到极致,不合理但合乎情,在爱的面前没有绝对的谁对谁错。

小楚也是钦佩如花,回顾她自己的爱情,她承认“今时今日,还有谁会像她这么痴心。她敢做的事情,我这辈子也不敢做”。

正如汤显祖那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如花再次来到半个世纪后的石塘咀,这份沧海桑田的变迁,与心中始终坚持的笃定情感,恰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茫茫人海,她最终寻到了所爱。鹤发鸡皮的暮年十二少,不复英俊,也没了那风流倜傥。却依然是那个靠跑龙套来讨生活的人。

他们50多年后再相见时,又是那一句,“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

她取下曾经贴着胸口佩戴了53年的胭脂,对他说:“十二少,谢谢你还记得我。这个胭脂盒我挂了53年,现在还给你,我不再等了。”一句“我不再等了”,结束这段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