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天通苑 5 | 奇怪员工

“你有事?”吴腾飞注意到了李亮的慌乱。他愣愣的戳在原地,眼睛死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

屏幕上是吴腾飞刚刚点开的照片,一袭红裙,锁骨若隐若现的周雨晨。

“没,没,没,没事儿。”李亮浑身轻轻的打着哆嗦,裤管也跟着抖。

吴腾飞觉得奇怪,合上电脑,皱眉看他。

李亮脸是青白色的,他两眼发直,腿好像被钉在了原地,拔不出来。

“你没事吧李亮?”吴腾飞起身拍李亮的肩膀,他们身高差12cm,吴腾飞180cm,李亮168cm。

“那我,我就先,先,出,出,去了,吴,吴总” 李亮结结巴巴的说完,短促的呼了口气,低头快速的往门口挪步。

吴腾飞皱眉看他的背影。那是两条粗短的腿,套着墨绿色肥大的运动裤。

李亮蹒跚着走,圆滚滚的手臂朝后甩。

腾飞暗访工作室的人都知道,李亮非常内向,紧张的时候就会结巴。紧张过头的时候,完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微信打字给同事。

这企业叫自己吴总的还真只有这么一个人,吴腾飞不解的想。

对于李亮,吴腾飞了解的很少。他只知道,这个男孩24岁,体重差不多200斤。曾经是某视频网站的游戏主播,利害的时候一天能直播18个小时。光游戏《H1Z1》,他已经玩了6000个小时,在游戏圈玩出了一点名气。

逐渐关小的门缝里,李亮一只眼睛往办公室里又瞄了一眼。他看到吴腾飞又掀开了电脑,屏幕后的苹果标志亮起来了。

门渐渐合上,李亮的手里都是汗。

2017.3.15日

中午正吃着饭,他突然放下筷子对我咆哮,问我为什么蒜苔炒肉这么咸。我说了句,不咸呀。他便举起了拳头,然后又放下了。他把微信拿出来,给我看他新加的群。上面是,“打老婆俱乐部”“打老婆研讨会”“喝醉回家打老婆”。我吓得问他到底要干什么。他没回答,只恶狠狠的说了句,我告诉你周雨晨,你别惹我不高兴。

2017年3月17日

如果不是三年前的那次偶然,我是不是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2017年3月20日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不都说好人有好报,不是都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看不到的前程,却感受到了劈头盖脸的拳头。我想奶奶了。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要一直活着。

2017年4月4日

今天不再用拳头打了。全程都是踢。从卧室门口一直踢到床上,哪里都打,哪里都踢,直到我倒在床上没了意识。我迷糊中只听到他说了一句话,“不许报警,不许去医院。”

2017年4月5日

肚子太疼,去了医院。医生问我是不是被一群人打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微博下面是一张盖了红戳的医院诊断证明:

腹膜后巨大血肿,右肾变形萎缩,头部多处挫伤,多根肋骨骨折,四肢多发挫伤、淤血。

2017年4月20日

今天我提了离婚,他说离婚可以,一分钱都拿不走。而且他要杀了我,还有我全家。

2017年5月26日

昨天他又打了我,还踢了我肚子。我想离家出走。但是他说,如果我报警,或者告诉家人朋友,就一定杀死我,无论天涯海角,他都会逮住我,做鬼都不会放过我。多么大的深仇大恨会让人如此丧心病狂?

2017年5月27日

教堂里,祷告了2个小时。愿神可以听得到。

吴腾飞滑动鼠标的手越来越慢,心跳的越来越快。猛地一股血直接冲到了头上,他脑袋嗡嗡嗡的响了起来。

记忆像汹涌的潮,把他劈成了两半。

吴腾飞的童年记忆里,最多的是劈头盖脸的疼。疼有时候来自一个蓝色的人字拖,有时候是一个还滴着水的拖把,有时候是直接从裤子上扯下来的皮带,有时候是还带着几层泥土的苕帚。

随手就地取材的刑具,围观看但并没有人劝的邻居,眼圈里都是眼泪的妈妈,调解了几句就匆匆离开的民警。这是吴腾飞童年里的印象最深的。

他和妈妈长期忍受着父亲酗酒后的家暴,无数次被他爸赶出家门。他有时候躲在舅舅家,有时候躲在老师家,有时候和妈妈躲在卖兰州拉面的大婶家。每年过生日,他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快快长大,带着妈妈离开这个不堪的爹,破败的家。永远都不回头。

因为这样的家,所以吴腾飞从小就心疼他妈妈。他上初中就开始在学校门口卖自己写的笔记,中考过后的暑假,他在闹市区摆摊贴膜,卖手机壳,卖身份证套。每次卖了的钱,他都给了妈妈或者给妈妈买了发夹。

夏天汗如雨下,冬天满手冻疮。换来了妈妈的梳妆台上大大小小的女士发夹。

同学朋友们都说,吴腾飞是掉到钱眼里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只是为了让他妈开心。

2010年的春节,他和妈妈在姥姥家过年。那时候的春晚在放小品《卖拐》,赵本山说,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是伙夫时,桌子上所有的人都笑的前仰后合。

母亲怔了一下,也开始笑。但吴腾飞还是看到了那笑里的苦涩,那泛红的眼圈,那浮肿起来的眼袋。

他开始明白,伤口就是伤口。有些伤害,是永远无法被原谅的。

工作以后,吴腾飞对母亲更好。每个月工资给母亲打一半,有时候接个广告赚上20万,他就直接给母亲打10万块钱。他对女人产生了天生的怜悯,所以对陈静总是百般宠爱。

他还成立了一个基金,叫珍爱。帮助被家暴妇女儿童重建信任,提供心理辅导和治疗,提供必要的法律援助。微博上的一些关于家暴的热点,他也是边转发,边呼吁。

“嗡嗡嗡,嗡嗡嗡…"手机震动打断了吴腾飞的回忆,是陈静的电话。

吴腾飞头有点晕,他听不太清陈静在说什么。

他眼睛发直,嘴唇咬出了血。鼠标指针在周雨晨的微博上打着转。

关于周雨晨,他试图了解更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补录完几个镜头,吴腾飞坐在办公室看往期节目。 办公室陈设很简单,白色的墙,白色的台灯,白色的办公桌,白色的窗帘,白...
    大望路女司机阅读 3,518评论 40赞 56
  • 天通苑老七区的602已经安静了些日子了。小区的人都传,说那家的女人失踪了。 关于那一晚,吴腾飞只记得两件事:陌生女...
    大望路女司机阅读 8,931评论 51赞 78
  • 一天中午,丈夫在外给家里打电话:“亲爱的老婆,晚上我想带几个同事回家吃饭可以吗?”(订货意向) 妻子:“当然可以,...
    微创派阅读 54评论 0赞 1
  • 媳妇儿啊,老公想你,你干什么去了,也不理老公,老公好伤心。天天都想媳妇儿是不是没出息啊,这可怎么办。
    b8130e46c9e2阅读 71评论 0赞 1
  • 拼音联想输入法想象不出我对埃及一唱三叹的热爱!
    俺老孙子阅读 20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