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在健身房遇到的男人

天空灰的像哭过,离开你以后并没有更自由,酸酸的空气嗅出大家的距离……耳机中的杰伦的《退后》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了!

于蔓来了好久,可是她究竟在耳畔说了些什么竟不记得了,脑海里歌声的海洋波涛汹涌,可自己呢?如同一艘小船,陆地明明在不远处,却看不见了,这种无助的感觉那样的真实,难以招架,茫茫大海……

“行了,我的大小姐,这个坎咱就过不去了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于蔓一边嗔怪着,一边拉着穆歌的胳膊,想把她从沙发上拽起来。这回,真的从梦魇里醒了。

她神情沮丧地蜷缩在沙发的一角,脸色苍白。房间里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光线非常暗,一切都死气沉沉的样子,连窗台上的多肉也都因为缺水而褶皱着脸,苍老得像七八十岁的老太太。她已经连续半个多月没出过门了,饭更是没有好好吃过几顿,本来瘦弱的身体现在变得更加虚弱不堪了。

没费多大劲儿,于蔓就把穆歌拉了起来,“看你把自己都折磨成什么样了,不就一个男人吗?三条腿的男人不好找,两条腿的青蛙不好找吗?”

穆歌嘴角微微上扬挤出了一丝苦笑强打着精神说:“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是要我找一个青蛙啊!”

“没有到不了的明天,人总得向前看。赶紧换套衣服,去吃个饱饭,然后姐陪你去找小哥哥!”是啊,不过是失个恋而已,又不会死,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她想,她必须要振作起来,迎接新的生活,不能在这样自暴自弃了。

但是这段三年的感情对她的伤害太深了,她再也不想相信任何一个男人。想到这里,她用力拉开窗帘,灿烂温暖的阳光洒进来,整个房间立即亮堂起来。她站在阳光下,灰暗的心情,渐渐明朗起来。

两个人在快餐吃完东西。于蔓建议去健身房。理由是,那里的小哥哥又帅又有型,没准一不小心还可以捡到一个男朋友。穆歌本不想去,她现在对男人也没什么兴趣,可是架不住于蔓软磨硬泡,后来一想,去放松一下也好,好久都没运动了,跑跑步步出出汗汗,也许能缓解一下情绪。

可能是周末的缘故,健身房的人真多啊!无论是各种球类场地或是器械区都人满为患,整个健身房充斥着汗水和荷尔蒙混淆的气味。两个人换好了衣服。每个人都是运动露腰短背心,加短裤,露着雪白的大长腿和纤细的小蛮腰,一出换衣间就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两个人好不容易在跑步机上找了两个空位,各自戴上耳机边听音乐边跑了起来。

果真,运动是最好的解压方式,跑了一会儿出了一身汗,穆歌感觉轻松了很多,一直压抑的心情终于得到了释放。她瞥了一眼旁边的于蔓,却发现在器械区有一双眼睛在一直盯着她们。那是一个极为好看的男人,穿着灰色背心,黑色短裤,身姿挺拔,体格健硕。黄色略微卷曲的头发,五官轮廓分明,一双黝黑的眼睛正朝她们的方向望着。

她示意于蔓停下来,“那边有个男人一直在看大家。”她悄悄地用手指了一下那个好看的男人,“我看八成是看上你了。”

于蔓顺着她的手指方向看了看说:“还真是我喜欢的风格,是我的菜。走,咱也去练练器械,也该拉拉后背了。”说完关上跑步机,拉着她就往器械区走去,根本没给她反驳的机会。

“哎哟,你拽疼我了,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去拉后背,你是去看帅哥去了!”她小声嘀咕着。对于于蔓这种看到帅哥就迈不动步的恶习,她一直都是嗤之以鼻。帅有什么用,帅又不能当饭吃,而且往往长得好看的男人更喜欢勾三搭四。话又说回来,她的前任陈伟,长得就是一普通人,不也劈腿了吗!她叹了口气,也许不劈腿,不花心的男人只生活在小说里吧。还是不要那么天真了。

于蔓径直把她拉到离刚才那个男人不太远的地方。离她们最近的是一个类似于夹胸的机器,正好空闲着。于蔓小声地对她说:“就练这个吧,离小哥哥还近。”说完还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可是机器上两个三十千克的杠铃却让两个娇小的女人为难了,两个人都试了试,最多只是挪动了手指缝大的宽度。

当两个人正愁眉不展的时候,那个好看的男人,向她们走了过来轻声地问,“需要帮忙吗?”

穆歌手指了指杠铃说:“你能帮大家把它拿下去吗?这个太重了。谢谢。”

他笑了笑,一只手轻松地拿下了杠铃。

“太感谢了,小哥哥,那你能教教我这个器械怎么用吗?”于蔓的声音突然变得特别温柔,娇嘀嘀地,仿佛能把人的骨头都酥碎。

穆歌打了一个寒颤,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她没想到,于蔓竟然还有这样一面,真是让她大跌眼镜。

他没有拒绝,耐心而又认真地教于蔓动作要领,并告诉她怎样才能防止受伤。

穆歌站在旁边仔细地打量着他,他看起来应该比她小两三岁的样子,眼睛很好看,笑的时候,弯弯的暖暖的,右眼尾的一颗黑痣也跟随着轻轻地跳动。

于蔓练了一小会儿,嚷嚷着累了,就把她拽到器械上。“我不会啊。”她刚要挣扎着站起来,就又被于蔓摁住,“有他在怕什么?”

坐在器械上,她感觉有点无所适从,来健身房只是来做做瑜伽游泳什么的,对于这种力量练习她几乎没做过。而且一个陌生男人来教她,她可不像于蔓那么好意思。如果说于蔓是粗枝大叶型的,那么她就是那种古典婉约型的,虽生活在北方却像是一个江南水乡女子般柔弱矜持。虽说不好意思,那也没办法,于蔓正拿手抵着她呢。

“背要立直,靠紧后面。”他站在她侧面,离她大概半米的距离温柔地说,“注意,手腕一定要伸直,不能弯,否则会伤了手腕。”

她有些紧张地按照他说的这些要求都做好,生怕哪里做的不到位。

“先吸气,推的时候再呼气,拉回来的时候再吸气。一定注意,推的时候,手腕一定要伸直。”说着,给她做了几个示范动作。

她深吸一口气,按照他说的要领做了一组动作。

“不错,做的很标准。来继续,十二个为一组,先做两组。”他饶有兴致地从她侧面,走到她的正面,微笑着注视着她。

做到最后两个的时候,她明显是有些累了,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动作渐渐慢慢下来,动作也越来越不标准。

他显然看出来了,急忙走回她的侧面,用手机抵住她向前伸的肩,帮她把背靠在后面。好有教养的男人,他没有用手而是用手机,这让她对他立即有了一些好感,但也只是那么一点点而已。

终于练完了,她瘫坐在旁边的休息椅上。他则回到了自己刚才的区域。于蔓拿起椅子上穆歌的手机,“开机密码是啥?”穆歌右手食指伸到手机背面,指纹锁“刷”地一声打开了。“你用我手机干啥?你不是带手机了吗?”“你别管了。”

于蔓拿着两个手机走到那个男人面前依旧娇滴滴地说:“小哥哥, 我和我朋友能不能加你微信啊?这样以后大家来健身,不懂的地方就可以问你了。”

“可以啊!”他笑着扫了一下她们两个人的微信二维码,“我叫许晨,方便知道下两位姐姐的名字吗?”

“我叫于蔓。”又指了指穆歌,眨了一下眼睛,“她叫穆歌。”

“于蔓,咱们该走了。”穆歌一直在盯着于蔓,不知道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没想到她是要微信去了,最可恶的还把自己带上了。她想把于蔓叫回来,生怕她再弄出点什么幺蛾子。

“好,马上来。”

穆歌去了趟卫生间,回来看到他们俩还在嘀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只听见于蔓说,“那就这么定了啊!”

穆歌就又叫了一声,才把于蔓叫回来,“你可真是,见到帅哥挪不动步啊!我看我要是不叫你,你今天晚上都能聊到人家里去。再说你要微信,为啥带上我?”

“那要是我自己,那多不好意思,好像我对人家有意思似的。两个人就不会那么尴尬啦!再说以后你也可以找他帮忙啊!”于蔓又恢复了以往说话的语调。

“那你刚才说,什么就这么定了。定什么啊!”她心中有些疑惑。

于蔓,哈哈大笑两声,调皮地朝着她挤了两下眼睛,“这个嘛,这是个秘密。到时候你就知道啦,天机不可泄露啊!”

她无奈的摇摇头说:“你这个机灵鬼,真是拿你没办法。”

两个人冲洗完,换完衣服离开了健身房。临走时,那个叫许晨的男人还和她俩挥了挥手,说了声再见。

第二天上午,穆歌正在给窗台上的多肉浇水时,收到了于蔓的电话。电话的内容是,约她吃饭,问她想吃啥。她想了想,好久没吃火锅了。就说吃火锅吧。两个人定在晚上六点天顺火锅城666房间,不见不散。

晚上六点,穆歌准时来到天顺火锅城。666号房间的门紧紧地关着,她以为于蔓还没有到呢。推开门,却发现于蔓已经到了,而且旁边还坐着一个男人——昨天在健身房认识的那个许晨。他穿着一件蓝白格子短袖衫,正微笑地看着她。她脸上顿时闪现出惊讶的神情。

于蔓“咳咳”地干笑几声说:“刚好在饭店门口遇见许晨,想想大家还是真有缘啊,在哪里都能遇到。”说完就朝她一个劲儿地眨眼睛,示意不让她往下问了。

穆歌和许晨打了声招呼,识相地坐在于蔓旁边,不再追问。但是她知道,事情肯定不是这么简单,一定是她要追求人家,单独约人家怕不好意思,就拉自己来做电灯泡。

简单寒暄几句,于蔓叫来服务员点菜。稍后一桌丰盛的酒菜摆好了。席间,许晨对两个女生照顾地非常体贴,一会儿给于蔓捞只大虾,一会儿给穆倒点水,非常绅士。都是年轻人,一会儿功夫,就没有初识的疏离变得融洽起来。刚吃不久,于蔓的电话响了。老板叫她回去改一个方案。

于蔓叹了口气,“哎!我现在必须得回企业了。老板已经急疯了,客户嫌方案不满意,让大家重做。”她最后夹起一个鱼丸放入口中,“现在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你们先吃吧,不用等我了,估计一个通宵,最快也得半夜。只是可惜这美食了。我先走了。”说完,拿起包,朝穆歌和许晨挥挥手,还不忘对许晨眨眨眼睛。

许晨心领神会般也对于蔓眨眨眼睛,两个人之间的默契快得惊人。穆歌在心里暗暗佩服于蔓,才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和许晨眉目传情了,真是利害。

于蔓走后,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而暧昧。空气仿佛突然凝固了般,安静得只听见火锅里翻滚的气泡声,两个人手里的动作也变得僵硬起来。

还是许晨先打破了沉默。

“姐姐,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啊?”

“H大学。”

“真的吗?那咱们是校友啊!我也是那个学校毕业的。姐姐是哪一届?”

“13届计算机系。”

“这么巧,我也是计算机系,不过我比你小两届。”

“原来是学弟啊!”

“学姐,咱俩是不是应该干一杯!”

两个人共同喝了一杯酒,气氛变得轻松起来。有了学弟学姐这层关系,两个顿时感觉亲近了一些,一边吃一边说起他们同系的那些“名人轶事”。说起好笑的地方,两个人就哈哈大笑起来,仿佛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

聊着聊着,她突然想起了于蔓,于蔓想要追求学弟,但是还不知道人家有没有女朋友呢,便问道:“学弟,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没有,一直都没有女朋友。”他边说着,边给她捞了些鱼丸,她的盘子里已经堆起了一坐小山。

“一直都没有?长这么帅怎么能一直没女朋友?你肯定是在骗人。”她惊讶地看着他说。

他听完,放下手中的筷子笑着看着她,脑海里浮现出那幅永远也忘不了的画面。高一那年学校举行演讲比赛,做为参赛选手的他最后以0.1分微弱之差输给了一个高三的女孩子。他还记得那个女孩子是最后一个出场,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梳着高高的马尾,眉清目秀。声音十分悦耳动听,讲至激昂处头喜欢摇几下,那高高的马尾也跟着左右轻摆跳跃着。不知为何,那白色的连衣裙,左右摇摆着的马尾便从此定格成他心中一幅永恒的画面,在他心中生根发芽。“我在高一时暗恋过一个女孩儿,她很漂亮,学习也非常好,不过后来那女孩儿考上大学之后……”

“之后怎么样了?”

“没有之后了。后来,她在大学有了男朋友。”他调皮地摊开两双手,“我的初恋没开始就结束了,悲催吧!”

她安慰他说:“那是够悲催了。没关系,学弟长这么帅还缺女朋友吗?你觉得于蔓怎么样?”

“挺好呀!”许晨一边在锅里捞些青菜,一边漫不经心地说。

“那改天,我请客,咱们再聚聚。”

“那怎么好意思让学姐破费呢?”

“来日方长。下回你再请我就是了。”

“好呀,好呀!”

……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功夫三个多小时过去了。两个人看了看时间准备回家。在结账的时候,许晨抢着买单,谁知于蔓早都买完了。


两个人在饭店门口道别后,许晨看着她做上出租车,才打车回去。车子在路上飞驰着,晚风从摇落的车窗吹进来,使穆歌感到阵阵惬意,真是一个愉快的夜晚,说不清的喜悦在她心中荡漾着。她的头倚在车窗旁,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美丽的城市夜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兴奋。她已经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回到家里,她给于漫发了一条信息,“许晨这个人不错,他竟然是我的学弟,你的眼光不错,可以进一步交往。”过了很久,于蔓才发来一个大大的笑脸,就再没有下文了。

洗漱完躺在床上,想起这两天的事,她觉得特别有意思,许晨竟然是自己的学弟,生活真是处处充满着奇遇啊,想着想着有些困倦了,迷迷糊糊中,她觉得明天必须得上班去了,再不去上班,她的老板也得疯掉了。

接下来的日子,穆歌的精神状态有了明显好转,甚至和失恋之前没有多大区别了。她和许晨,于蔓又一起吃了两次饭,一次是她做东,一次是许晨。但是每次于蔓都是吃了半截腰就被老板叫走了,许晨请客这次更是,屁股没坐稳就被电话叫走了。不知道他们老板为什么总是爱在别人吃饭的时候叫人回去工作,穆歌想,她觉得相比之下还是自己的老板好。

吃完饭8点多,许晨提议去散步。

天刚下过雨,夜色朦胧,淡淡的路灯斜斜地照在街道上,路边的树枝上还留着小雨后的露珠,微风柔和凉爽地轻拂着。两个人并肩走在街上,灯光下两个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一路上,两个人聊了很多,有时聊到影片,有时聊到文学,有时聊到音乐……似乎,两个人有太多的共鸣之处,总有说不完的话。

有时,也会静默地,就那样地走着,有时离得远,有时离得近,离得近的时候,她居然能清楚地看到他右眼角那颗黑痣。偶然低下头时看见,两个人竟同样穿着款式颜色相近的鞋子。这个小众款的布鞋,很少有人知道,据她所知,在H城也就只有在城西有一家店。不过虽然很小众,但是穿着却很舒适,价格也不是很贵。她经常买他家的鞋子。

两个人心照不暄地转过头看着对方会心地笑了。

“你也喜欢**家的鞋子吗?我身边的女孩子都不穿这种鞋子。”他问。

“穿了很多年了。没想到你也喜欢。”她也有些惊悸,穿布鞋的男人必竟很少,和她穿一样的,她就更是没见过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像是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她一直觉得,人类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找到那个与他同频的人。

“哪天有时间,咱们约时间一起去那家店逛逛吧。”他停下脚步看着她,眼神里充满期待。

“……再说吧。”她突然感到有些慌乱不安。她不知道这种不安来自哪里,是心中那份蠢蠢欲动的情感,还是对于某种未知事物的恐惧,或是对于蔓的生心愧疚?她有些害怕。

她忙借口身体不舒服,风一般搭上车逃离了那里。车子启动不久,她回头,透过车后窗看到许晨还站在那里,朝着她的方向,一动不动地,久久地,像一棵树一样,直到她再也看不到他。她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驱使她回头,更不知道许晨为什么一直站在那里。

一连两个星期,穆歌都把自己忙到没有思考的时间,就像陀螺一样,不想停下来也不敢停下来。期间,于蔓约了她几次,许晨也约了她两次,都被她以工作忙为由拒绝了。她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以为把自己藏起来,一切就会烟消云散。

可是该来的总还是要来的。

两周后的周末是于蔓的生日。穆歌是最后一个到的。推开门的刹那间,她看到于蔓和许晨正亲密交谈着什么,两个人边说边笑着头几乎挨在了一起。她推着门的手臂僵在半空,连同上扬的嘴角,整个人愣在那里。

不知道谁眼尖先看到她,“穆歌,你怎么才来,来晚了,罚酒三杯啊!”

于蔓闻声忙站起身走过来,边亲密地拉着穆歌的手臂边嗔怪地说:“穆歌,你怎么才来啊,人家都想死你了。”说着把穆歌拉到她的身边坐下来。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城西这边堵车实在太利害了。”穆歌边说边坐下来。

刚坐下她就感觉到许晨热切的目光穿过于蔓落到她身上,似乎在她身上小心翼翼地探寻着,弄得她浑身不自在。她故意地回避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看他。她知道,他应该是喜欢于蔓的,于蔓也喜欢他,她即使是再喜欢,也得把这份感情深深埋在心底。但是她的内心又是矛盾的,想看不敢看,想爱不能爱,也不敢爱。两周以来一直压抑的情感,再遇到他后突然变得不堪一击迅速败下阵来。她偷偷地,假装不在意地瞥了他几眼,他穿着胸前印着白色字母的天蓝色棉质T恤,头发似乎刚理过,腰板有力挺直地立着,依旧是那么阳光帅气。

这顿饭她吃得心不在焉寡然无味,整个人好像游离在这群人之外,给别人也只是礼节性的回复、点头,笑笑,又或是跟着大家频频举杯、落杯,只想这顿饭局能快点结束,好赶紧离开这里。

许晨除了在开饭前先容了一下自己之后,也是和她一样沉默着,他的眼睛一直捕捉着她的目光,他想,只要她的目光朝自己这边看过来,他就大大方方地打声招呼,说声学姐好。可是一顿饭吃下来,她都没正眼看过他一次……

终于吃完了。有人提议去歌厅唱歌,穆歌本来不想去,她又想逃离,只是没办法就跟着大家来到了歌厅。

进了包间,大家迅速活跃起来,唱歌的,跳舞的,喝酒的……耳边顿时嘈杂起来。她在一个光线暗淡的角落里坐下来,望着大家忽明忽暗的脸不知不觉地搜寻着许晨的面孔。在她斜对面离她不太远的地方,她看到许晨又在于蔓耳边呢喃什么,于蔓笑着点头回应着。她收回目光,望着前面大屏幕上的晃动的人影,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突然,包间里安静下来,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她看见许晨走到屏幕前手持着话筒,目光灼灼。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他,每个人都在心里猜想他将要干什么,除了于蔓。

他清清了嗓子对着大家说:“今天我要借助这个舞台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在我高一的时候,我暗恋过一个高三的女孩儿。在一次演讲比赛上我认识了她,她以微弱的成绩的领先我夺得了第一名。从此她的身影就在我的脑海中扎了根。后来她上了大学,我为了能再见到她也拼命的努力学习,终于和她在同一所学校了。但是,她那时已经有了男朋友。原本以为,我和她从此就会错过,没想到上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让我再次遇见她。”

说到这里他放下话筒停下来微笑着望着大家,好像故意给大家留一个悬念。

大家我看看你,你看看我,“那个女孩儿是谁啊?不会是大家中间的一个吧!”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不会是穆歌吧,她和你同一个学校。”

大家的目光一齐投向了穆歌。此时的穆歌心跳加速,羞涩地低着头,脸颊绯红。她的内心是激动的,喜悦的,同时也是充满疑惑的。她没想到,许晨一直暗恋的人竟是自己。那种得知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的感觉是那么美妙啊!仿佛自己现在正置身云端,整个人轻飘飘的。她感觉脸颊发烫,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感让她措手不及。但是他和于蔓怎么回事?他们又是什么关系呢?她突然感觉自己脑袋不够灵光了,大概是被幸福充昏了头脑。

她正想着,许晨又举起话筒接着充满期待地着说,“我希翼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去保护你。我会永远陪伴你,不会让你再受到一点伤害。”“在一起,在一起……”在大家的齐声呐喊中,他迈着大步向穆歌走去。

“穆歌,我一直都喜欢你,从16岁到现在从未改变,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他来到穆歌面前,温柔地伸出右手等待着。

穆歌慢慢抬起头。她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是的,她特别想马上拉起许晨的手,早在上两个星期里。那时她不能,也不敢。现在她也无所畏惧了,她不管了,她相信许晨这样的男人不会让她受到伤害,就算能受伤,她也要试一试。她想以后在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都能拉着他的手。

一股爱的强大力量使她慢慢地伸出右手,两只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事后,穆歌问许晨关于于蔓的事。许晨故意卖了很多关子,最后还是在穆歌的拳头“攻击”下才吐露实情。原来,于蔓是她表姐。他们俩早都“串通”好了。

“你们两个大骗子。无耻!”接着又是几个连环拳……

“哎哟!我记得你一直都很淑女啊!”

“那是认识你之前。”

“啊!那现在能不能退货?”

“晚了,你已经上了贼船了!”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标准化,为什么要标准化 2. 怎么检测异常值,或者判断其为异常值:散点图、箱型图、还有一些统计学方法 基于分...
    shuer0218阅读 67评论 0赞 0
  • 秋叶若不凋零 何来凋零之凄美? 纷纷乱世 滚滚红尘 谁许你一生 家国百姓万载愁! 你的胆魄和傲骨 足以让那个年代...
    默子江阅读 138评论 0赞 0
  • 近几年,Python一路高歌猛进,成为最受欢迎的编程语言之一,受到无数编程工编辑的青睐。据悉,Python已经入驻...
    IT青年阅读 42评论 0赞 0
  • HR Analyst?据说钱途不错? 前些日子,朋友圈和各种微信公众号被《未来最值钱的HR工作:HR Analyt...
    二号姬阅读 160评论 0赞 1
  • 一直喜爱恩绮,听说她从事瑜伽行业,觉得特别适合她。也开始在计划去帮衬她生意的同时,好好地开始顾惜顾惜自己了!瑜伽是...
    清米阅读 371评论 1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