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西游记




话说唐僧师徒四人为取真经,来到这白虎岭前。

一路行来,甚是疲饿,悟空便出去寻找食物,临行前用金箍棒在几人身周画了个大圈,叮嘱道:“山高必有怪,岭峻却生精,你们万不可出了这圈子。”

岂料此山中确有个白骨精,她不知是从何处闻得,吃了唐僧肉可长生不老之说,便趁着悟空不在的机会,变做一貌美女子给几个和尚送饭而来。

她费了好一番唇舌,几乎快将唐僧从圈内引出时,却见孙悟空也已回来,她这般变化又怎能逃过孙悟空的金睛火眼,只见猴子抡起铁棒便朝白骨精劈头打去。

正于此时,几道约摸百米宽之巨雷从天空猛地轰然砸下,其中一道惊雷竟砸在悟空师徒所在之区域。只闻得“轰隆”一声震天炸响,惹得这峻岭群山亦是震颤不已,雷过之域飞沙走石,难观得其内之景。

天庭之上,玉皇大帝匆匆从寝宫奔袭而出,指着不远处两位星官骂道:“沃艹,雷公、电母,寡人好生睡个觉,你们竟给我搞出如此大动作是要作甚?”

话说雷公流殇、电母君之与云上目睹巨雷坠下也是大为惊骇,见玉帝慌忙赶来,二位神将也忙跪地,君之诉道:“圣上明察,此雷绝非我等所降!”

流殇略思索道:“圣上,巨雷威势如此惊人,非吾等仙家可为,想必其中定有玄机。”

“这……爱卿所言有理。”玉帝听得二位神将之言,也觉其中诡异,忙掐诀算之,此一算也是一惊:“此雷确然存有异数?”玉帝越算越觉繁杂无绪,之后约摸一炷香时间,只见玉帝掐动法诀,眼神深邃地看向雷击之地,却有种望穿时空之感。

玉帝就这么呆望着,又是过了半柱香,最后还是摇摇头,放弃推算,坐回龙椅上,神元的消耗让其有些疲累,他对身旁的天狼星官道:“速速去请老君过来,朕有要事找其商谈。”

“得令!”28星宿之天狼星君悠哲接了玉帝法旨,便匆匆往离恨天的方向飞遁而去。


镜头再次回到巨雷劈中之地,待得尘埃落定,竟现出一百米宽之浅坑,只见坑内三三俩俩躺着几人,几人身上竟还冒着青烟。巨雷威势无匹,这几人莫不是都被此雷给劈死了?

此时坑内的众人却纷纷动了起来,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白龙马和白骨精先后睁开了眼睛,接着一个个都坐了起来,有些迷糊地看了看身旁的那几人,又看了看这巨大的浅坑。

哎呀!疼死我了!看来自己这次可真的被果老给坑大了,唐僧如此想道。

话说此唐僧已非彼唐僧,现在占了唐僧身体的乃是骚气侧露,油嘴滑舌,集幽默、睿智与骚贱为一身的文坛小王子——小石匠是也。

之前小石匠与果老刚撸完一把王者农药,果老发来提示道:群中有大红包,小石匠瞬间点入,而让他无法预料的是,下一秒他穿越了,穿越到…………这个坑中。

唐僧扶了扶头上的毗卢冠,所谓泰山崩于前,而发型不乱(现在没头发,造型也还是要地),环四周看了一圈,让他频频皱眉,这都一地什么玩意儿?你瞧瞧,你瞧瞧,有猴子,有猪,有野人,还有大白马。诶?……那边好像还有个漂亮美眉,远观之,只见此女眉肌肤如雪,青丝如瀑,眉黛春山,秋水剪瞳,眉梢眼角更是说不尽万种风情。那楚楚动人的样子,可说是我见犹怜呐,刚刚定是让那雷给劈傻了,来来来,哥哥抱抱……

唐僧心里想着,便站起身来欲往白骨精那儿走。可没跑两步,却见白骨精“嗖”地化为一道流光飞遁地无影无踪。



唐僧望着白骨精飞走的方向还有点恋恋不舍,却听到耳后传来阵阵吟诵之音:

“有人走,有人来,走的人来了,来的人走了,走的路没了,来的路丢了,我的心慌了,也傻了…………”

唐僧此时彻底惊了,因为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一只猴子竟然在吟诗。没有错,吟诗的正是孙悟空,不过你个猴子吟诗就吟诗吧,还吟起了水诗,品味还能不能再高一点儿啊?

本来为师也想给猴子提点几句,给他用三行诗开开悟。不过又有稀奇事发生,只见那只猪……咳咳,不是,是猪八戒竟无端端跑了起来?他又是咋了?被雷劈一下还躁起来啦?有意见也不用满山跑猪吧…………

最离谱就是大胡子沙和尚,坐在地上唱《春天花会开》,真把自己当任贤齐啦?虽然唱的不错吧,可惜就他那鲁智深一样的造型,唱这个歌违和感不要太强啊,实在是…………辣眼睛,辣眼睛!

这一个个的都疯成这样,还是西游取经团吗?莫不是真有疯病,还带传染的?我看自己还是早点溜吧。于是唐僧准备骑着白马就开跑,可刚拉住马缰绳,就觉白龙马也魔怔了,不管用啥法子都不让自己骑,最后还干脆一脚把自己踢了个狗吃屎。

行行行!算你们狠,老子在这里打坐行了吧,等你们疯完,老子陪你们一起上西天,艹!


这边再来看看变成孙悟空的自来诗,忽然之间发现自己体毛茂盛了许多?心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返祖现象?尼玛啊!不带这么玩的吧,虽然我是程序员,但此程序员非彼程序猿啊,咋我还真成猿了呢?看来俗话说的好,一入程序深似海呐!

在他烦躁地挠头时,咦?这头上的,这头上的密密麻麻的可是头发?看来返祖现象还是有好处啊,像我这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程序猿大人竟还打破了这聪明绝顶的魔咒,刺激,真是太刺激了。

头发下面怎么还有块硬邦邦的玩意儿,摸了半天摸不出是啥,于是他走近水边照了照。

头上竟是个金箍,看起来该值老钱了。不对,这时的自来诗方才发现自己水中的模样就是一猴啊。这戴金箍的猴子,不就是孙悟空吗?难道我穿越到西游记中了?

疑惑的他再次看了看水中的自己,在确认了自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的新人设之后,可把他乐坏了。不仅让其拥有绝世的仙功,七十二般变化、筋斗云之术,就是那拔毛吹气便成分身之术,以后要开个企业,开个厂子,自己拔一撮毛就够了………………(照这么拔下去,最后可能还是避免不了绝顶的命运)

悟空意淫了一番,心中诗兴大起,决定吟一首有内涵的诗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

“有人走,有人来,走的人来了,来的人走了,走的路没了,来的路丢了,我的心慌了,也傻了…………”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穿越到八戒身上的懒猫,此时的她气得直想扔鞋。

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别人穿越都带个金手指,要么穿越成美若天仙的仙女,要么有一段几生几世的爱情在等着。我可好,穿到了一只猪身上,还是一只得罪了玉帝的猪。

上礼拜小石匠还笑话自己是胖猫,自己愣是忍着一礼拜没吃肉,这下可好,直接就把自己穿越到了八戒身上,浑身都是猪肉,过去的一周怕是白减了,体重还连倍增加!55555,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啊!

你看那个唐僧眯着眼睛,那眼神也太像小石匠了吧,就怕他心里也定是笑话我这一身肥膘呢吧!真是婆婆能忍,姥姥也不能忍!诶,你还看过来?好,我就当场减肥给你看。

想罢,八戒便迈开腿,围着这片山头就跑开了,瞧这架势估计是准备瘦成一道闪电了…………


什么情况?刚看了一下群聊信息,怎么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我肩上咋还挑着这么多行李?

废柴老大好巧不巧穿越到了沙僧的身上,他不解地看着自己现在的这身行头,心道:如果没猜错的话,自己应该是穿越了,还穿越到一干苦力的老实和尚身上。又得挑担,又得牵马的,估计得老憋屈了吧。

再想想当初做群主的那些日子,要管理好偌大一个社群可是个技术活,偶尔要上来卖卖萌、唱唱歌、聊聊骚;为了维护群内和谐,有时还得充当知心哥哥、裁判、和事佬;为了社群的活跃性,定制了来去自由的社群制度和有事没事发红包的福利制度,来新人了得发红包,过节了得发红包,遇到开心事发红包,遇到伤心事发红包……让我一度以为我是一红包群群主。

Sorry,我好像又扯远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就想表达一下对现在这形象的不满,原本我这英俊帅气的容颜不在,却换来这头发麻麻赖赖,胡子渣里渣擦一大把,再配上这身破僧袍,如果再卖个萌的话,就真成网红李逵了。

就这矬样我以后还怎么撩妹啊!我的爱,我的春天什么时候才能再来!心中无奈,只能靠歌声来表达情怀:

“春天花会开,鸟儿自由自在, 我还是在等待 ,等待我的爱, 你快回来……”


我勒个去,你们几个还发起牢骚了?想我老龙此时此刻才是真的有苦说不出!本应成为这个年纪段中最帅的那位哥,竟在眨眼间成了最帅的那匹马。天理何在啊!

变成白龙马的游龙哥头上青筋条条迸出,看着师徒四人不长进的样子,真想过去用马蹄子一个个把他们全部踢醒。

毕竟以沉稳老辣而著称的龙哥我,一早就看破了穿越而来这发疯似的西游四人团和自己白龙马的身份。看到这四人痴的痴,跑的跑,念诗的念诗,唱歌的唱歌,本来还残留的那点回去的希翼此时也崩了。哎!一盘散沙,一盘散沙啊!既然这几人靠不上,我还不如回龙宫做自己的三太子,说不定还能撩上个龙宫的小姐姐小妹妹,嘿嘿。

谁啊?谁在我意淫的时候牵我的马缰绳?龙哥转头看去,正是那唐僧拉住了自己的缰绳,顺势还想骑到自己背上来。

我擦!反了你了,也不去道上打听打听,只有我龙哥骑人,哪轮到有人骑我龙哥!秃驴,吃我一脚!

只见龙哥使出一记神马摆尾,直接就把唐僧蹬出去七八米远,以平沙落雁式脸朝下之姿重重地落到地上。这惨样把龙哥乐得直哼哼起来。


镜头再跟到白骨洞中,化为白骨精的素素其实还是挺开心的,不仅有了变化的能力,想变美就变美,想变年轻、想变老都能随心所欲,且浑身有种飘飘欲仙之感(毕竟只有骨头嘛,自然是轻了许多)。

她穿越到这个世界却保有了白骨精的部分记忆,当其飞回自家白骨洞口时,就被一众小妖簇拥着走入洞内。小妖药药问:“大王,那唐僧可捉到否?”

素素疑道:“抓唐僧做什么?”

小妖药药:“自然是抓来食之,听说吃了那唐僧肉便能长生不老。”

素素揉了揉额头,给了药药一记爆栗,说道:“你有没有脑子,学没学过常识啊?人肉那是吃的吗?再说能有猪肉好吃吗?不是说神仙才能长生不老吗,吃他一个凡人的肉怎么就长生不老了呢?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你肯定是看了抖音、头条里那些忽悠人的广告了吧?下次少看点广告,多学学常识…………”

话说素素穿越前毕竟是高中老师,批起学生来那也是一套一套的,等她连批了5个多小时之后,只见药药已口吐白沫,看其样子似也快见到西天佛主了。

素素还觉得不放心白骨洞内小妖素质不高的问题,第二天特地将小妖分成了两队,展开了一堂“论吃唐僧肉能否长生”的正反双方之辩论赛。


正于此时,一道佛光从天而降,原是观音菩萨端坐半空之中,对着众生道:“废柴江湖的兄弟姐妹们,诸位请听我一言,我乃东篱谷大师姐雪霏。昨日群内出现一病毒红包,凡领红包者,皆被带入此西游世界,不过还望大家莫慌莫躁,我与老农如来定会想尽办法将大家送回原来世界。还有一事,程序猿悟空自来诗,你且查一下那病毒红包是何人所为,此人许是有让我等回去之线索。”

悟空经观音大士如此一问,皱着眉头苦笑道:“大师姐,您这可就难为我了!这里没WIFI,没电脑,连个手机都没有,我拿个毛去查啊·??`(>▂<)??`·.”

“虽然难以查到发红包病毒之人,不过以巨雷源头寻之说不定也是个办法。”只听得一个声音从悟空身后传来。

原来说话之人乃是灵感大王江无猜,其以明阴阳,知五行,晓八卦,好观天相,且算无遗策著称。本应在通天河中的她,可此时又为何会来到此处?

然而下一刻,只见空中又有无数黑点从四面八方以极快的速度朝悟空的方向飞来。这些黑点慢慢近了,定睛观瞧,竟是取经路上将遇之各大妖王。

最先到的是牛魔王果老,他落地后,向师徒抱拳道:“几位大师可有回去的办法?在下也很是苦恼,小说正在连载中呢,再不回去只怕是要断更了!”

又见空中落下一火球,待得落于地面众人才看清来人乃是红孩儿,红孩儿北北问灵感大王道:“你说要寻那巨雷源头,可有办法?”

此时白虎岭前又落下了许多妖王,金翅鹏雕小隐,金角大王五月,银角大王西西,南山大王小芳…………皆来到众人身边。


灵感大王无猜邪魅一笑,从腰间拿出一把折扇,“啪”一声打了开来,轻摇着扇子道:“众位莫急,所谓解铃还需寄铃人,咱们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便要如何回去才是。”

金翅鹏雕小隐急上前来问询:“莫说一些有的没的,你就快些告诉大家如何回去便好。”

“哈哈哈哈……”灵感大王一阵大笑:“诸位,我等可是乘此巨雷所携而至,自然是乘巨雷回去。只是就算知道如此,也难引发此雷乎。”

“哈哈哈哈……”又是一道爽朗的笑声从天边传来,众人观之,只见来人从天际悠然行至,其身披九龙袍,脚踩蚕丝青月靴,头带紫晶冠,目若繁星,霸气绝伦,睥睨天下,寰宇之内,普天之下,莫敢不从。原来刚刚发声之人正是玉皇大帝龙颜:“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江半仙,还是那么爱忽悠,你且说说为何再难引雷。”

这灵感大王江无猜见得玉帝来此,却未有半点惧意,反倒嘴角露出一丝邪笑道:“我算得此雷引自一颗星,一颗名叫澳门葡萄京之恒星,其远至宇宙之角,寰宇边缘,如此浩瀚之距又如何能引发此雷呢?不过我倒可以告诉你巨雷所在方位。”灵感大王说罢,用手指点向了一个方位。

玉帝龙颜大悦道:“好,我倒要看看此星到底所在何处?千里眼,顺风耳,立即查探澳门葡萄京星之虚实!”

十一

“得令!”只见从玉帝身后走出两位天官,千里眼以夜、顺风耳梅梅一同抱拳向玉帝领了旨,便朝着灵感大王所指方位看、听而去。

过了不大一会儿,灵感大王问道:“二位天官已探查至何处?”

“已出银河,四周遍布群星。”

“还没,还没,再远些。”

如此又过了几个时辰,灵感大王又问:“二位天官已探查至何处?”

“星已疏,除此无它物也。”

“还没,还没,再远些。”

到了第二日,灵感大王问道:“二位天官可探查到什么?”

“已是数个时辰未见星了,一片渺茫,寂静如斯,似要到那宇宙之角了。”

此时,千里眼与顺风耳皆惊呼起来,表情似狰狞,惊恐,癫狂,模样十分痛苦,众人见此情形忙将二人按住。只见一身白衣素雪之女子走上前来,将两道法诀打入二神眉心处,二神这才停止了挣扎。

众人再一观瞧,女子目若一翦秋水,形如清歌,影似飘仙,罗裙轻扫暗香迷,尤一朵洁白雪莲与天绽放,皆看得痴了。忽得见一只毛茸茸的白兔跳入她怀中,原来此女正是月宫仙子水仙。

一个时辰之后,千里眼以夜和顺风耳梅梅方才醒来,与众人说起所遇之事还有些心有余悸。

“我二人确是探查到了位于宇宙之角的澳门葡萄京星,那一瞬间我只听到无数炸雷在耳边响起,吵得脑袋嗡嗡作响,然最可怕的是此星之吸力极强,竟想连我之神识也一同吸入其中,我唯有奋力抗之……”顺风耳说道最后,口中更是喷出一口精血,显然是受了不小的内伤。

千里眼接过顺风耳的话道:“其实梅梅听到的只是真相的一部分,以我所见,其实那澳门葡萄京星早已毁灭已久,然大家查探到的宇宙之角所留之物,乃是澳门葡萄京星化为的澳门葡萄京黑洞!”

“澳门葡萄京黑洞?!”闻及此,众人皆为惊诧,黑洞又是何物呢?

“这澳门葡萄京黑洞,乃是一宽广至极浩瀚之物,其外有无数道惊雷闪现,中间是一片混沌虚无,无光,无色,无物,只有一股巨大的吸引之力,可吸纳这寰宇间的万事万物。若非刚刚水仙仙子一道法诀将我二人召回,只怕我俩的神识早已被黑洞给吸走了。”

十二

“这澳门葡萄京黑洞竟是如此可怖之物,又在宇宙之角,看来引雷希翼渺茫乎?”玉帝此时也是犯难道。

“玉帝莫慌,不若让小老儿来试试可好?”不远处的天边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道,玉帝闻言脸上竟浮出了一丝喜色。

只听“咻”地一声,一位老者竟凭空出现在了众人中间,老者银须银发,一副仙风道骨之模样,一手握一拂尘,一手持一紫金葫芦,原来此老者便是离恨天阁主太上老君星风。

“咳咳,玉帝莫急,其实小老儿已知晓穿越之法,只是还缺几物方能将大家送回去。”

“所缺何物,朕马上命人送来!”玉帝答。

“其一乃引雷之物,此物便在观音大师姐手中,名曰:江湖风云录。”

“此物是我偶然得之,若是能引来巨雷,便给予你吧。”观音菩萨一挥袖,从其袖内飞出一翠黄色玉简,落与老君之手,此物便是那江湖风云录了。

“其二,若以此物引巨雷,澳门葡萄京黑洞怕是将击出更多威能,怕是比之当初所抗之雷要强上许多,若无强韧仙器抵御,就算不会元神俱灭,最后也会被那巨雷吸入澳门葡萄京黑洞中。”

悟空急道:“老官,那你可有抵御此雷之仙宝乎?”

老君笑了笑道:“哈哈哈,大圣莫急,我有一物,坚韧无匹,水火不侵,可抗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劫,且能炼化世间万物。”

“是什么宝贝啊?快快拿来一观。”

“大圣,我这件仙宝你可最是熟悉了,哈哈哈哈,来!”只见老君单手一掐法诀,一个八卦炼丹炉便出现在众人身前。

悟空眉头微皱道:“这……老官,这炉子真有你说的如此之强乎?”

“哈哈哈哈,大圣放心,我这丹炉不止炼得仙丹无数,众多神兵法宝皆是自它之中铸成,此炉自是坚韧无匹。”老君捋了捋胡须继续道:“那我继续说吧,其三,望众位仙家,神将,妖将,凡人需一同帮忙找回那些穿越至此的人们,将他们集合起来,好一同带回。”

十三

时间又过去了两天两夜,在众人的多番寻找之下,共集齐了222人。

“人数如此之巨,这么一个小小的炉子真能扛得住?”此时唐僧似有怨言,毕竟凡人可没有法力,若有丝丝雷电漏出,一般凡人的他怕是会直接被电成齑粉。

“哈哈哈,圣僧莫怕,你随我看。”只见老君抬手一挥,喊了声“大”,只见八卦炼丹炉瞬间变得像一座小山一般巨大,老君口中又喊了一声“起”,炉盖应声飞起。老君又一句“入”,只见所有人便如下饺子一般,一个个纷纷飞入了炉鼎之内。

“老君,这…………?”唐僧问道。

“圣僧,大家皆在炉中,不就能安然无恙渡过此雷劫了吗?”老君笑答。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好了,众位可站好了,小老儿可就要引雷了!”老君说完,便祭出江湖风云录之玉简,双手迅速结印,一道法诀打在玉简之上,只见玉简悬在空中颤动不已,那玉简又猛得发出一道绿玉之光冲破云霄,没入寰宇。

接着……接着便如泥牛入海一般,无了声息,正在大伙儿疑惑之时,老君大喊一声:“来了!”

只见一道道方圆十里宽之巨雷以惊人之势源源不断地轰击在炉鼎之上。

“啊?不好,巨雷威势太强,炉鼎阵法似有破损,怕是撑不了多久了。”一道道巨雷袭上炉鼎,老君知此炉也是难以抗之。

“老君莫怕,不是还有我等在此吗?”只见悟空打出一道仙力灌注在炉鼎之上,炉鼎上又多出了一道薄薄的屏障。

对,原来还有此法啊,众人也纷纷学着悟空的样子将法力、妖力皆聚与炉鼎之上。只见炉鼎上幻化出层层光华,将所有人皆深藏在了其中。

这时,道道巨雷似是停了下来,空气再次变得异常宁静,就像暴风雨前的静寂一般。

只见一道巨雷再次袭来,威能更胜此前十余倍不止,在炉鼎内的众人也是聚起所有仙力、神力、妖力抗之。

“轰……”

这一声气灌寰宇的轰炸声,直震地星颤云灭,再观炉鼎所在之处已是空空如也,一切又归为宁静,那么炉内之人呢?他们是否又回到现实社会之中了?

且看废柴江湖风云录,西游乱斗篇,正在筹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