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洁员愿意别人称呼她“阿姨”吗?

今天大家聊一聊“办公室里最熟悉的陌生人”。

大家有一位同事,在你迟到悄悄潜进办公室的时候,ta 已经在屋里转了好几圈;当你坐下来的时候,ta 还是会在那里穿梭,随时关注着你座椅板凳下的情况。你跟 ta 每天都见面,有时微笑着打个招呼,有时只是擦肩而过,但你可能始终都不知道 ta 姓甚名谁。

ta 就是大家的保洁人员。

企业关于保洁阿姨的传说不要太多,随便搜搜就能出来一大把。

比如说,那位拿出 600 万拯救即将倒闭的企业的汪阿姨

还有那位退休无聊来做保洁的王阿姨

热心肠帮忙给你先容对象的张阿姨

超人技能傍身的李阿姨

英语水平都快要超过你的陈阿姨……

看似平平无奇的职业下,隐藏的却是扫地僧的实力,甚至让尔等社畜自叹不如。当然了,在互联网冲浪的时候,有时也不要太过认真,段子毕竟是段子。可大家的保洁阿姨始终是那位还企业一方净土的人,大家身边最神秘的同事......

陈姐,单向空间的保洁人员,在单向空间工作了 4 年。

我并不介意别人叫我“阿姨”

我和陈姐的交流仅限于“早上好”“吃了么”这一类的客套话。但在我刚入职的时候,我对陈姐就已经相当好奇。

(图片来源于网络)

第一次和陈姐打照面的时候,陈姐正在花家地的二层拖楼梯。窄窄的楼梯,两个即将打照面的人,我社恐症大爆发。相信大家都会遇到这种尴尬的情况——看见保洁人员打不打招呼?该怎称呼保洁人员?

阿姨?大姐?

我一边向上迈台阶,脑子里一边纠结着到底怎么称呼,但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脱口而出了“阿姨,早上好”。

“早上好”。陈姐的声音听起来超年轻,我瞬间就悔恨了,感觉我把她“叫老了”。我尴尬地嗖嗖跑上楼,但这个称呼却一直延续着。

直到这一次,我知道了保洁阿姨姓陈,所以这次便以“陈姐”来称呼她。

当我将这段“心理活动”讲给陈姐听的时候,她哈哈大笑。原来,她没有太注意过别人对自己的称呼。别人跟她打招呼,叫她做什么事情,她都应声答应下,这可能是对工作的一种条件反射。而关于保洁人员的称呼,陈姐表示:“叫阿姨,叫陈姐,都一样啦,知道是在叫我就可以了。”

陈姐说,女性保洁人员被称为“阿姨”是业内默认的称呼了,虽然具体来由也不太清楚,但叫“阿姨”可能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叫“ xx 姐”也是可以的,但这对于一般的社恐来说有点难度,毕竟问人姓甚名谁是要展开一段对话的,还是“阿姨”叫起来更方便。但不管是“阿姨”还是“xx 姐”,在感受上肯定比直接叫“保洁”舒服。

“我碰到过那种命令式的语气叫我’保洁’!听起来还是有点不舒服的。”?

“哇,那一刻真的很吃惊!”

陈姐的震惊并不是讶于大家“制造垃圾”的能力(再次表示抱歉)。而是在一次年会上抽奖拔得头筹——一台苹果电脑。

当年会主持人念出陈姐的名字的时候,同事们面面相觑,一度怀疑企业没有这号人。当陈姐走上去领奖的时候,大家都很吃惊。

“以前在别的企业参加年会的时候,我可能就是负责收拾一下会后的垃圾之类的,哪能想到自己还能中奖啊!”?

的确,在大多数企业里,保洁人员的存在感很低。只有在哪里脏了、需要收拾了、甚至厕所堵了的时候,他们才会被想起来。

“这样也挺好的,界限分明,不会有太多的烦心事。那些住家阿姨才是最累的,事情很杂,很容易被骂。”陈姐感叹。

(图片来源于网络)

陈姐口中的“住家阿姨”,是保洁人员的常见职位之一。和企业的保洁阿姨的工作有着天壤之别。她是一个家庭的“外来者”,却也是最熟悉家庭成员习惯的人。

“他们很在乎称呼,主要是我对他们的称呼。”

张姐,45 岁,上海某咖啡店咖啡师。12 年转行做咖啡之前,张姐是一名“住家阿姨”,负责照顾一家老小的饮食起居。

“张姐”是前雇主一家对她的称呼。他家有两个住家阿姨,另外一位是王姐,负责宝宝和妈妈的饮食,还有一个负责打扫卫生的小时工。

刚刚入职的时候,张姐接受了前雇主一整天的“员工培训”。“家庭服务人员手册”的规定张姐已经实践多年。但前雇主家的培训还是头一次经历。

最基本的是“称谓练习”,称呼男主人为“先生”,称呼女主人为“太太”。当初只有张姐一个阿姨在家的时候,他们称呼张姐“诶”。

“我不喜欢那种不信任感。”

张姐主要负责做饭,早晨 5 点半开始,她就要忙乎这一天的采买。采买是个技术活,哪里菜便宜、新鲜,张姐都摸得门清。

“大家做采买有一条明文规定就是要保留收据和小票。我知道业内会有住家阿姨和商户私底下商量,在收据上多写点钱之类的,赚点外快,但我绝对不会这样做。”?

可是前雇主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了这些,就开始要求张姐采买的过程中,全程视频给他们,张姐表示可以理解,他们有权利知道自己的钱都花在了那里。

但令张姐没有想到的是,前雇主会背着张姐去她经常去的摊贩那里调查,这让她很疑惑。明细都做了,不差一丝一毫,为什么还要这样“调查”。这样的不信任感让她不是很能适应。所以,两年后张姐选择了辞职。

辞了职之后,张姐报了班学习咖啡,感觉自由多了。张姐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住家阿姨,活不累,心太累。”

大家的社会生活中,往往不缺乏优秀的服务者。他们低调的工作,为大家提供便捷。大家或许在同一家企业工作,不同的工作性质让大家的交集少之又少,但每一个人工作的轨迹都少不了其他同事的帮助,ta 可能是你的上司、你的同僚、或者就是企业的保洁大姐.....

就像陈姐说的:“工作都是大家相互帮衬着才能做好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