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素汐

轻轻的闭上眼

初识的场景

也瞬间变的宁静

慢慢地靠近

慢慢地惹事生非

这无疑是件令人焦头烂额的事情

慢慢的温暖

慢慢的熟悉

就连空气都无法呼吸

一次次走近

一次次暖心

都影响着各自的情绪

巧克力的味道

赤语永远品尝不到

蒲绒随风的意境

文素汐也体会不了

过渡沉舟又怎样

林浩树的悲伤才最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