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小说创作月 演员 第二十二章 斯人已乘黄鹤去

? ? ? 李璃抓紧海选前最后的时间熟悉晁夕的一切。喜欢吃什么,怎么搭配衣服,住所周围环境和可能会碰到的邻居,各种小习惯、小动作,看人的眼神,和不同人说话的语气,离海选仅剩下三天,李璃忙的团团转,连吃饭睡觉都要挤出时间来完成,很快,李璃眼睛里也布满了想晁夕一样的血丝——因为常年的精神衰弱晁夕的睡眠质量一直要靠褪黑素来保证。

? ? ? 但所有的辛苦都不会白白付出,三天的极速培训成果是显著的,李璃装上晁夕的假体,换好全套行头,看上去就是晁夕本人,连神态上的那一丝让人不敢侵犯的神秘疏远都惟妙惟肖,只除了封三变——这个知道所有底细的人,否则估计连封三变都无法真正区别这两个人。还有一个小小的瑕疵,不是非常亲近的人也无法察觉,那就是李璃对响声的反应,哪怕是并不大的叩门声,李璃似乎都有点儿无法承受,晁夕从来不会这样,如果可以,在最吵杂混乱的地方,晁夕也可以安之若素,倒不是因为淡定,而是自打晁夕开始使用神经调节制剂之后,听觉似乎受到了某种影响,使他能承受更大的噪音,甚至从感觉上能够自动过滤屏蔽大脑里的杂念,全神贯注于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这也是为什么晁夕总是能够更精准的传达出某种感觉或者状态,可是李璃还做不到,不过封三变并不太担心,人力所不能及的,技术终究可以弥补或替代,没有人能抗拒变得更完美。

? ? ? 李璃看着镜子里晁夕的脸,新鲜的用手指捏捏戳戳,这一副比上一副更精致了,才两个月不到的时间,美容中心的技术又精进了。才隔了三天,又重新扮回晁夕的脸,李璃有些恍若隔世,他没想到能这么顺利的骗过封三变,甚至还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应付有可能的突发情况,有那么一瞬间李璃有点儿期盼封三变能发现自己,不管是作为李璃、还是作为李黎,至少能够证明自己存在过的痕迹,可是封三变什么也没发觉,甚至都没有时间关心,还是像以前一样,只关心自己的目的有没有达到,或者说他更操心自己走的每一步是不是更利于他自己胜券在握,手里要是能够紧握一把开启新世界大门的钥匙,到时候就是别人来奉承簇拥他了。任何不同的声音都于事无补,已经不再重要了。

? ? ? 李璃突然有点儿沮丧,他卸下晁夕模样的假体,放回保护盒里面,被摘下来的假体在盒子里扁塌塌的一摊,看上去有点恶心,如果让狂热的观众们看到晁夕到头来也不过就只是这样一层皮,不知道他们的热情会不会就此消退,还是会更怀念晁夕曾经颠倒众生的时刻。人就是这样矛盾又变化无常。

? ? 想到就要舍弃晁夕这张皮,李璃多少有些舍不得,比十年前他抛弃李黎的身份和皮囊时尤甚。毕竟10年前的李黎一无所成,连她一向珍视的感情都因为地位和经济实力的悬殊而看起来更像是攀附。尽管李黎不愿意承认,她与封三变的感情关系,一开始就存在着问题。李黎认识封三变的时候他还不叫封三变,那时他叫封凌,李黎有时调侃他,真风铃挂在屋里还能听个响,你也叫“封凌”,平时连话都懒得多说半句。封三变每次总是不屑的反驳道:“多余的废话说来干什么?我这个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每每说到此处,李黎笑得更欢了,她喜欢封三变的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高傲,有一种隐而不发的坚定魅力,李黎因为这种魅力倾心,也因为这种魅力步步沦陷,可也正是封三变这种表明云淡风轻,内里却愈演愈烈的强势和高傲,终究刺的李黎无法忍受。

? ? ? ? 在什么都没有的学生时代,李黎确实让封三变很动心,用封三变的话来说,“爱本身豪侈珍贵,那既然要爱,就要爱最璀璨耀眼的人,才不枉费爱一场。”说这话的时候,封三变的眼神一直有意无意的飘向李黎,他说话的分贝不高不低,正巧能够让隔了三个人的李黎听到,刚刚第五次从跳楼机上下来的李黎沐在黄昏的光影里,双眼依旧留有兴奋的光亮,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半边乌黑的瞳孔,鼻梁高挺架起了整个侧脸的优雅轮廓,尖俏的鼻尖上挂着两滴汗珠,一头飘逸浓密的中长发被初夏的微风轻轻撩起,有一缕还挂在了红润的唇边。这幅剪影在封三变心里留了很多年,虽然他自己常常刻意不去想起。其实李黎本人的容貌没有那么惊艳,至少同她的性格和才华相比确实是略逊一筹,但是一个还比较耐看的姑娘,又同时具备睿智幽默、真诚洒脱、疯狂浪漫的特质,这一切产生的混合吸引力无往不胜,特别幸运的是两个人还经历相似、言语相投,一切就像安排好一样水到渠成,都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封三变和李黎的关系也真的就只成功了一半,李黎成功的投入其中,封三变成功的保持了清醒。

? ? ? ?当事业的坦途在面前展开时,一直努力登顶的封三变将李黎远远甩在身后,毕业后的李黎选择了为兴趣而活——致力于成为一名作家,作品成绩却一直不显山不露水,她身上曾经的闪光点成了封三变眼里的不思进取、不切实际。在节节高升的封三变眼里,璀璨耀眼很快就变成了习以为常,越到后来越接近难以忍受,而李黎本性中的独立坚强终于也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封三变的价值观里,他自己才是唯一的征服者,其他人的声音都可以归类为杂音,包括李黎,他能够给李黎的感情越来越少,还要建立在李黎愿意服从的基础上,这就是他作为一名“成功人士”的规则,不因时间地点对象而改变。可李黎,从一开始就选择了视而不见,一意孤行的投入到二人世界中去,不怀疑,拒绝改变。对于当年刚出校门的李黎来说,她付出了当时仅有的最珍贵的东西——时间和用心,以为自己是在以心换心,却不愿意承认封三变的心只向往自给自足和利益至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