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教我不爱他

? ? ? 有人曾对我说过:女孩子的一生,可供恋爱的时间太少,所有的女孩子都是鲜花,新鲜不了几天,可用自己有限的青春去堵一个男人未知的爱,太不划算了;但男人不一样,他们的一生,只要环境允许,他们就会去爱,去寻找爱。可我,等待太久了,也不记得为了一个人等待了多久了。也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去选择;伤得太重了,不能痊愈了。如果可再选择的话,我宁愿不爱!

? ? ? 爱情从来是个伤人又不认错的家伙,还理直气壮。而且很痛,那样的痛,只有自己才懂;那样的痛,不是痛,是生生的撕裂呀。我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少时间,才渐渐忘记那个伤害得我遍体鳞伤的他。只是,最近才记起,我,已恨了他五年!

? ? ? ? 所以,等待了五年的感情,也许真的要划上句号了,不免有些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