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小说创作月 演员 第十六章 消失的女儿(2)

? ? ? 小郭在睡梦中呓语不断,哼哼唧唧的口齿不清。引得老李和大刘嗤笑不断,刚才略显尴尬的气氛一扫而空。

? ? ? “其实晓晓不回家也没什么,我知道她过得好就行。”老李擦着桌子,突兀的冒出一句话。埋在电脑里的大刘“哦哦”应着,琢磨着说点什么安慰一下老李,“晓晓其实心里挂念您呢,兴许是工作太忙抽不了身。”这句话出口,大刘有点悔恨,似乎还不如不说好,老李落寞的笑笑,并不介意,他明白情商一向是大刘的弱点,可话匣子一旦打开,他就想找个人说说,尤其是此刻:“我刚刚收到了晓晓的信,是新年祝福,还是没有发出方、也没地址。”

? ? ? “地址,有地址,所有可疑的人我都在后面连了一个地址。”刚刚还睡的很沉的小郭,不知什么时候醒过来,没头没脑的胡乱接了话茬儿。大刘哭笑不得,随手抄起一袋油条砸了过去,小郭下意识的一手护头,一手去捞东西,抓了一手油腻,刚要抱怨,细一看发现是油条,这才眉开眼笑:“太好了,筛了一夜线索,把所有边边角角的要素都对比了一遍,饿死我了。”

? ? ? 老李的话头被打断,有些意兴阑珊,索性收了话头,大刘暗暗松了口气,转头向稀里糊涂插嘴的小郭:“你刚才说的什么可疑人,什么地址,你说清楚,别跟梦话似的。”

? ? ? 小郭半根油条噎在喉咙,吞不下去又吐不出来,急的直跺脚,老李看不下去,赶忙递过一杯温豆浆,捎带手帮忙顺着后背,足足两分钟,小郭又跳又锤,终于咽下所有东西,待气喘匀,老老实实的坐到大刘旁边的椅子上,开始说明昨夜的工作成果。

? ? ? “我把他们近半年内所有的银行账户往来、各种社会活动交易往来、通话信息、医疗记录通通都进行分类比对,发现这些信息要素里面占比重最大的一类是美容,排第二位的就是海选。”小郭一脸邀功请赏的表情。

? ? ? 大刘并不买账:“就这,稀奇吗?这四个当事人都是演员,美容是职业需要,又都参加了海选,自然得筹备。”

? ? ? 小郭沮丧的抱怨:“这位刘警官,你是不是铁了心要跟现实世界隔绝啊。你真的不了解盛大的经营背景吗?”

? ? ? 大刘点点头又摇摇头,冲着小郭催促:“你别东拉西扯,直接说重点。”

? ? 小郭正了正身子,开始严肃起来:“盛大从5年前开始,把投资方向扩展到了美容行业,尤其是医疗美容,已经成为这部分投资的主要收入来源,不排除这部分收入会继续增长和他的主营经纪业务收入持平。我想说的是,盛大的主营业务和四个受害人日常生活关键词重合,这是多大概率?会是巧合?”

? ? ? 大刘全神贯注地听,直勾勾地盯着小郭:“然后呢?”

“结论就是,四名昏迷当事人有可能是在医疗美容过程中的受害者,这个大方向应该没错。”小郭笃定自信。

? ? ? 一旁的老李和大刘嘴半张着,回过神慢慢鼓起掌来,对小郭的一夜之间的筛查成果深感佩服,还没佩服完,小郭又开口了,“而且他们和晁夕又多了一个共同点,曾经出现在同一家美容院里。”

? ? ? X医疗美容中心坐落在古城西部近郊,通往中心接待大楼的车道两旁,整齐的种着高大的银杏树,站在门口远眺,约略可以看见山峦起伏间波光粼粼的湖面。置身其间让人身心舒展,不自觉地放松了戒备。

? ? ? 此时美容中心检查室中,一场检测正在进行,李璃躺在医疗床上,正在由机器设计着假体模型,同时连接着身体的电线,一丝不苟的在电脑中反映出他的情绪图谱,以备未来在需要的时候,最恰当精准的对人的情绪反应做出抑制或者刺激。一墙之隔的观察室里,封三变默不作声的看着,神色有些凝重,他总是觉着李璃有一点似曾相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一点点不确定搅得莫名心慌。封三变索性出了观察室,坐在走廊里抽烟。

? ? ? “封总今天又是来调教哪路冉冉升起的新星啊?”时事主播顾秋水款款而来,每一步都是摇曳生姿。听到声音,封三变动也不动,混似没听见,顾秋水不死心,直接走到跟前,抬手在封三变眼前挥了挥,封三变见躲不过去,摆出了职业本能的皮笑肉不笑,“好久不见。”

“大经纪人这么惜字如金啊,一句好久不见就把老朋友打发了?”顾秋水揶揄道。

“大记者今天怎么想起来这了?”封三变不想跟顾秋水攀关系,故意扯开话题。顾秋水执意过不去,不依不饶“我不是记者,说过多少遍,我是节目主播兼制作人,我是多不重要啊,还是大经纪人见过的大咖太多,怎么记不住呢。”

? ? ? 封三变已经极不耐烦,但隐忍不发,也不再回应顾秋水,猛吸了两口烟,打算回观察室。顾秋水碰了软钉子也不灰心,拦住封三变的去路,“别急着走,大经纪人,看在往日的交情上,安排个晁夕的采访呗。”

? ? ? 封三变故意拉开了一些距离:“不好意思,晁夕最近很忙,抽不出时间,以后有机会吧。”

? ? ? “以后是什么时候呢?我这个人就是追求个清清楚楚,你可别嫌烦。”栏在观察室门口的顾秋水得寸进尺,“我可不是李黎,你承诺的那些以后都能一笔勾销。”

? ? ? 封三变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条件反射一般的摸向后脑勺,来回揉搓,也不说话,和顾秋水对峙着,过了足有3分钟,才终于调匀了气息,接着开口:“你什么意思,到底想干什么?”

? ? ? 顾秋水嘴边漾开层层涟漪,斜抬起头,眼角险险挑着,“封总,我刚才就说了啊,我想约晁夕做期节目,得麻烦您安排。要不,我更礼貌一点儿,叫您一声表姐夫。”

? ? ? 封三变狠狠盯住顾秋水,从他的角度看过去,顾秋水歪着的头的样子一派天真,封三变不知自己气疯了还是怎么的,有那么一瞬间,眼前的顾秋水竟还是17、8的黄毛丫头,他自己还是个刚入职场的新人,和李黎是让人羡慕的一对儿。李黎、李黎又是李黎,一个早就留在过去的人,一段早已切断的过去,这两天却不停被提起,阴魂不散般追着他。

? ? ? 突然,观察室的门打开,医疗人员冲出来:“封总,李璃的项目做完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