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9-25)

? ? ? 当第一缕晨曦照到地板上的镜子碎渣上,一点破碎的闪光刺激着我的眼皮,又是一天开始了。

? ? ? 我依然奋力挤在地铁上,顶着被遮瑕霜压下的黑眼圈,车厢里弥漫着煎饼加韭菜盒子的味道,人群里不时爆发出被踩了脚的埋怨声,换来的是恼羞成怒的不堪谩骂。

? ? ? 我无心关注,默默打着腹稿,准备到企业就去面见总监,争取总监助理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