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谊商店

编辑:谢桃之 ?首发于葫芦世界

天气潮湿阴冷,半烂的白菜叶子堆积在泥水里,卖猪肉的老霍多看了两眼新开鱼店的老板娘,皮肤雪嫩得像白花花的五花肉。

一个年轻人从街口走过来,踹了老霍摊铺一脚,然后径直走向鱼店,老霍扯着嗓门骂骂咧咧,鱼店里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打了年轻人一巴掌,赶忙向老霍赔不是。

“姐,你干嘛嫁给这种人。”年轻男人揉着自己的脸,向地上唾了一口。

老板娘上前查看年轻人的脸,听到他的话,愣了一秒。

“阿明,别这么说,他是你姐夫,大家还得靠这个鱼铺子和他商店保安的工作哩。”脸已经红了,老板娘接来一碗凉水,轻拍在年轻人的脸上。

“这个鱼铺子不是你租下的么,姐,等我有了钱,就和他离婚。”他看到肉铺前中年男人和别人勾肩搭背赔笑的样子都觉得恶心。

“阿明啊,姐,姐怀孕了。”老板娘移开了目光,盯着身后池子里活蹦乱跳的草鱼。

年轻人呆住,目光移到老板娘的肚子上。

“是昨天查出来了,本来昨晚就想和你说,不过你昨晚一晚都没回来。阿明啊,大家要踏踏实实过日子了。”老板娘的目光又转向年轻人。

年轻人眼睛有些红,他躲开老板娘的目光,起身又走出鱼店。

“阿明。”老板娘喊了一声,年轻人没有回头。

“你这臭小子,又是回来要钱的吧。”迎头遇上了中年男人,他又作势要打年轻人。

年轻人一把擒住中年男人的手腕,“对我姐好点。”随即又甩开。

这一片叫友谊街,菜市场街口想右拐走两百米是一家比较大的商店,叫作“友谊商店”,十年前的市长想把老城区这条街划成商业区,后来落了马,计划便搁置了,一片筒子楼老砖房里竖着明晃晃的一栋四层玻璃楼,蓝色的玻璃幕墙配上金色的门脸刚开始的时候颇为神气。

老城区都是穷人没什么钱,友谊商店换了几个老板,现在勉强靠一楼的超市和二楼的服装过活,现在金店大热,老板在一楼的东北角上辟了一块做金店,阿明的女朋友就在金店上班。

阿明出了菜市场,走到友谊商店门口,等女朋友下班。

南方的冬天总是灰色的,玻璃幕墙倒映出旁边暗褐的老房子,死气沉沉。

阿明心烦,点燃一支烟,蹲在磨刀匠老李头的身边。老李头正在磨一把菜刀,反射出这条街上唯一的光芒。

阿明盯着在老李头手上灵活翻动的菜刀出神,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被吓了一跳,他抬头看,是二娃。

“走,喝牛肉汤。”二娃叼着一支烟,黄色的头发快要把眼睛遮住了。

“走嘛,等我女朋友。”阿明答应。

“好,等会去成哥馆子哈。”

二娃走远了,阿明猛然吸了最后一口烟,一支云烟快要烧得干干净净。

“抽云烟啊,好烟哦。”旁边老李头停下手,舀了一瓢水浇在磨刀石上,老李头粗短的手通红,在打着补丁的蓝布围裙上擦了擦。

“恩。”阿明按灭了烟头,伸手在皮夹克内衬里探了探,犹豫了一会儿,拿出一个发皱的香烟盒,递给老李头,“还剩了几根,拿去抽吧。”

“阿明,那怎么好呢。”

“拿去吧,我兄弟给的,我不喜欢这个味。”

“那,谢谢了呀。”老李头笑呵呵地收下香烟,揣进中山装的里包。

阿明看到女朋友瑶瑶了,他站起来,瑶瑶的短发跳跃着,脸上带着欢喜,黑色的羽绒服衣角闪现里层的红色西装裙,她从贴着低价圣诞节装饰的玻璃门跑来,扑到阿明的怀里。

阿明露出笑容,轻轻揉着瑶瑶细碎的短发,“走,大家去吃牛肉汤。”

“要得,都饿了。”瑶瑶眼睛大大的,里面有光亮,阿明把瑶瑶拥在怀里,紧紧抱住。

“干什么,别人都看到了。”瑶瑶娇羞嗔怪,老李头笑呵呵地看着他们。

“怕什么,你都是我媳妇了。”阿明牵过瑶瑶的手向前走。

“阿明小兄弟,谢谢了哈。”老李头在后面又喊了一声。

姐姐说的也许是对的。

“阿明来了啊,瑶瑶下班了。”二娃递给阿明一支烟,阿明挡住了。

桌上做了七八个人,除了二娃,阿明一个人都不认识,圆桌的正席位置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满脸横肉,低头摇着酒杯,并没有抬头看阿明。

“阿明,这是二叔,今天刚出来,大家兄弟给他接风。”二娃给阿明倒了一杯酒,示意阿明去敬那个男人。

瑶瑶有些害怕,缩在阿明的身后,阿明不愿意接,二娃挤眉弄眼,酒桌上一片沉寂,气氛压抑,阿明没办法,接过酒杯向那男人敬酒。

“二叔,初次见面,我叫阿明,等会我还有点事,这杯酒我先喝了,二叔随意。”阿明仰头喝尽杯里的二两白酒,刮得喉咙生疼。

“坐下吃饭呗,去哪儿啊。二娃给我说,你们上次在网吧里抢了点货,还是有点魄力么,今天看来怎么是个怂货。”中年人没喝酒,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诶诶,二叔,阿明不懂事,况且大家那次也只是小财,两包云烟,五十块钱,以后友谊街还得靠二叔罩着。”二娃点头哈腰,一边按着阿明坐下,朝瑶瑶说,“瑶瑶你先回去吧,阿明喝点酒。”

无奈,阿明让瑶瑶先回家,瑶瑶紧紧抓着阿明的衣服,她害怕,嘴唇都咬红了。

“没事的。”

“你别出事。”

阿明把瑶瑶送走,又走回了馆子。

十二箱啤酒打开,透明和黄亮色的液体浸湿了老旧的木桌。

日头落了,嘈杂声响起,斑驳墙上的昏黄灯光下,流浪狗在桌边乞食,带着金项链的男人用牛骨头调笑它,流浪狗摇着尾巴,汪汪叫着,口水耷拉下来。

到了深夜,世界才慢慢安静。

“阿明,你说大家跟着二叔多好,以后就不愁吃穿,还威风。而且你不依他,二叔肯定给你脸色看啊,还想不想在友谊街混了。”二娃扶着阿明,阿明被灌了好多酒,寒风一吹,头疼得紧。

“滚,老子不混了,我要和我媳妇还有我姐过踏实日子,你别来找我了。”阿明想推开二娃,自己却一下摔倒在地上。

“说得容易,你现在住的哪儿?要么就是瑶瑶租的房子,要么就是你姐夫家,有一样是你的么?你父母的债还有十几万,你自己连吃饭都是有了上顿没下顿的,你TM哪儿去过踏实日子,踏实日子来钱快么。”二娃蹲下身,想把阿明扶起来。

“咱们都命苦,得向世界讨回点什么。”阿明瘫在地上像一块铁,二娃怎么也架不起来。

不远筒子楼的二楼第三间房还亮着灯,二娃想歇口气,转头看到站在身后穿着单薄睡衣的女孩。

“瑶瑶,这么冷,你出来干嘛。”

女孩揣着手颤抖,“二哥,你说,世界真的是欠大家的么?”

二娃没想过瑶瑶会问这个问题,叹了口气,“你别想,这不是你应该想的问题。搭把手,阿明喝醉了。”

阿明见到了瑶瑶,恢复了点意识,嘴里喃喃着瑶瑶的名字,二娃背着他,进了屋,把他扔在了沙发上。

“瑶瑶,我走了,你让他好好想想。”二娃点了支烟,搓着手。

“慢走,二哥。”

瑶瑶把电暖气打开,接来热水,给阿明擦脸,吐了一次后,阿明才感觉好受点了。

“瑶瑶,大家好好过日子,明天我要去找工作。”

“恩,今天先好好休息。大家会好起来的。我爱你,我一辈子陪你。”瑶瑶粉色的唇印在阿明的脸上,阿明拥住瑶瑶,终于哭了出来。

阿明是友谊街上出了名的混混,没有地方敢要他,找了一天,毫无收获,他坐在鱼店抽烟,用棍子戏弄一只鲢鱼。

“诶,别弄鲢鱼,靠它卖钱呢?”老板娘过来拿过阿明的棍子。

“鲢鱼,草鱼不都一样么?”

“价格不同,当然不一样。”

“不是先不一样,才价格不同的么?”

“不和你争了,工作找不到,就在鱼店来帮忙吧。”

“我才不来,那男人就想让我来当免费的苦力,就不舍得请个人来帮忙。”

“就不能当作来帮姐姐么?”老板娘挑了一条肥鱼,那肥鱼胡乱翻腾,老板娘有些狼狈,阿明一把抓住鱼尾,在案板上摔昏,称了斤两,装好递给一对来买菜的母女。

“帮姐姐当然可以,但是那债怎么还啊,七叔一年比一年催得紧,我这些年想多赚点钱,一次都没成。那男人怎么不想办法还呢。”

“你姐夫也是有这个心的,每个月大家都有存钱,今年新租了店铺虽然困难点,过年给七叔求求情,应该还是有办法。你呀,就不要再去混了,暴富的梦大家不做了,你做生意哪次没赔钱,马上就要当舅舅了,大家这个家呀,再也不只有大家两个人了。”

“哈,如果是个男孩我得好好教教他,让他别跟着他爸学,一辈子只知道窝里横。”

“好了,瑶瑶呢,每次让你带回来吃饭,你都推脱,找个好媳妇啊,可要好生地担待人家。”

“我知道,姐,我明天去外面找找工作,找到工作,我就把瑶瑶带回来。”

“大家会好起来的。”

“小子,回来了啊。”中年男人喝得醉醺醺地回来了,坐在藤椅上,把腰包解下来放在保鲜柜上。

“今天不是没上班么?怎么又喝醉了。”老板娘接了一杯热水递给中年男人。

“去老蔡哪儿喝酒了,怎么?我告诉你,今天后街新开了个牌室,我去打了几把,赢了好几百呢,那儿老板也挺不错,不过是个新面孔,叫陈二来着,还是什么。”

“又去赌,不是说要戒么。”老板娘微怒,中年男人却不以为然。

“老子在外面赚钱,赌几把又怎么了,你们姐弟俩谁不是吃我的,用我的,老子还赢了好几百呢。”中年男人不满地放下水杯。

“陈二。”阿明稍微思索了一下这个名字,觉得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在哪儿听过。

他站起身,“你别去赌了,姐都有孩子了,陷进去可不得了。”

“呵,你倒还教训起老子来了,先把你自己管好再说把。”

“我不管你,我只要我姐好,你关我屁事,别把我姐拉进去就行了。”

老板娘拉开阿明,“少说两句,晚上回来吃饭么?”

“不回来了,这几天我住瑶瑶家。找到工作我回来给你说,好好照顾自己。”

“恩,好,钱不够给我说。”

阿明在市里找了几天,总算在城郊的玩具厂找到一份车间工作,阿明在超市买了二十块钱的凉菜和两罐啤酒,准备先和瑶瑶庆祝一下。

老李头还在友谊商店门口磨刀,阿明站在旁边等瑶瑶下班,烟瘾上来了,找遍全身,却没找到一支烟,砸了下嘴巴,百无聊赖地蹲着。

“喏。”老李头递过来一支烟,阿明接过打量,“云烟还没抽完啊。”

“好烟肯定要留着抽撒,今天有什么喜事,还买酒?”

“找到工作了。”阿明点燃烟,贪婪吸了一口。

“好事。”老李头又接着磨起刀,阿明悄悄笑了笑。

一支烟抽完,阿明看到了瑶瑶,刚想招手,旁边却有一个干瘦的老头和瑶瑶走在一起。

瑶瑶领着那干瘦老头走来,脸上没有笑容,那老头也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盯着阿明。

“阿明,这是我爸。”瑶瑶开口。

“啊,伯父好。”阿明弯腰,有些手足无措。

老头没回话,上下打量着阿明。

“诶,瑶瑶爸爸啊。”磨刀的老李头站起来,趁势把一支云烟塞到阿明的手里。

“李叔叔。”瑶瑶打招呼。

“大家认识,瑶瑶是个好女孩,阿明和瑶瑶那是友谊街的金童玉女啊。”老李头乐呵呵的。

“哦,你好。”

“好吧,你们家里人聊,我就不打扰了。”老李头拍了拍阿明的背,又回去磨刀了。

阿明愣了一会,赶紧把手里的烟递给老头,“叔叔,抽烟,我再去买点酒。”

老头接过烟,神色缓和了些,向阿明点了点头。

破旧的出租屋里烟雾缭绕,说话声音很少,大多时候是女孩在说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二十万。”老头说出这个词时,屋子里明显沉寂下来。

“爸,阿明家...”好一会儿,瑶瑶开始替阿明辩解。

“让他自己说,二十万彩礼能拿出来,瑶瑶就嫁给你。”老头紧紧盯着阿明,注意着他脸上每一个表情。

“我没有,我家十几万的债,拿不出二十万。但是我爱瑶瑶,很爱他。”阿明对上老头的眼睛。

“爱顶个什么用,大家家里还有个儿子,要供他上大学,家里也不富裕,彩礼都拿不出来,还结什么婚。你走吧,也挺晚的了。”

“爸,不要,大家真的相爱。”瑶瑶祈求老头。

“走吧,怎么,连家都没有么?”老头白了阿明一眼。

阿明把啤酒罐放下,站起来,离开了瑶瑶家。

“阿明。”

“回来!”

他站在屋外,努力忍住自己的泪。

老板娘来开门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

“阿明,今天怎么回来了,怎么不打电话说一声?”阿明双眼通红,不顾忌地趴在老板娘的肩膀上放开哭。

“好好,先说说怎么回事嘛。”老板娘吃力把他扶到沙发上。

“瑶瑶她爸要二十万。”阿明感到绝望。

“二十万,太多了吧,大家现在整个家当拿出来也没有啊。”老板娘皱起眉。

“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姐,我找到工作了,每个月也只有两千,我要什么时候才有二十万啊。”

“找到工作好啊,你先别急,明天我去找瑶瑶爸爸说说,你们俩这么好,结婚就是好好过日子嘛,你也别太伤心。”

“好吧,瑶瑶啊。”阿明躺在沙发上,看客厅的日光灯光芒黯淡。

“姐夫呢?日光灯要坏了怎么都不修啊。”

“你姐夫还没回来呢?这几天每天都回来这么晚,不知道做什么去了,问了也不说。”

“真的不可能有好日子么?姐。”

“会有的,先去睡吧。”

在和瑶瑶她爸打了一架后,阿明被拉到了派出所,原因是瑶瑶她爸说阿明姐姐这么穷就应该卖身子来养家。

派出所里的记忆一片混乱,阿明只记得瑶瑶爸爸胡须上的血,青肿的眼角,好像一只壁虎;姐姐一直在点头哈腰,笑着向所有人道歉;还有瑶瑶的眼神,阿明有些不懂,她绝望地看着她的父亲,却满怀希翼地看着自己。

派出所里暖气开得很舒服,口袋里的魅族手机被摔碎,嗡嗡地响个不停。

阿明没受什么伤,只是他的脚为保护姐姐被木桌砸到,在床上躺了三天,玩具厂的工作也因为这次打架被退了,几个兄弟来看他,嬉嬉笑笑,也没有什么实质的关心,只有二娃说了句,“这是你的命。”

姐姐让他安心养伤,瑶瑶被她爸爸关在家里没办法来看他,不要怪瑶瑶。他听见姐姐和姐夫在客厅争持,姐夫越来越容易发怒了,每次争持都是姐夫摔门而出,姐姐一直在哭泣,她躲在自己的卧室,阿明起不来,没办法安慰她。

三天后,阿明试了下,差不多能走了,只是有些一高一低。

屋里没人,阿明到菜市场去找姐姐,老板娘看到他来了,放下手里的杀鱼活计,擦了手去扶他。

“好了么。”老板娘还是那么温柔。

“姐,对不起。”

“没事,把伤养好就行。”

“恩,我不娶瑶瑶了,这样对她也好。”阿明很艰难说出这句话。

“不对,你是她逃离的希翼。今天上午她还来过鱼店,是躲着她爸爸来的,她说她要等你,要和你在一起。”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

“你们走吧,你带瑶瑶离开这里。”

“不行,我不能丢下姐姐一人去承担。”

“只要你们好。”老板娘轻轻抚着肚子。

“咣”突然一个男人跑来用一根水管敲在阿明的后背上,阿明站不稳摔在地上。

“阿明。”老板娘惊恐地护住阿明。

“你们是谁?”一群人向鱼店走来,推搡着一个中年男人。

“老公?”老板娘看清楚了那个中年男人。

阿明忍着疼痛站起来将老板娘推到身后。

“你们是谁?想要干嘛!”

“哟,阿明小兄弟还是不怂的嘛。”一个男人从人群中走出来,取下墨镜,满脸横肉。

“二...二叔?你就是陈二?”

“对啊。这不你姐夫来打牌嘛,手气不太好,就输了个五万,又拿不出钱,诶,他说这间门面的租约恰好五万,大家就来收门面嘛。”

“方跃华!给你说不要去赌,不要去赌,生活本来就不好,还又欠下一屁股烂账。和什么打交道不好,非要和这么些人打交道。”老板娘在身后脸都气红了,冲出来骂人,阿明拦住她。

“二叔,这门面,大家不能给你,这是我姐付的钱,是大家一家人的经济来源,要还债,你就找那个男人要去。”阿明站得直直的。

“屁,二爷,二爷,这租约写的我的名字,就是我的,门面你拿去。”中年男人唯唯诺诺,阿明觉得恶心。

“方跃华!”老板娘哭着,喉咙都要没了声音。

“你看,阿明小兄弟,门面我要了,剩下是你们的家事,我管不着。”陈二微微招手,几个手下又冲向了门面。

“二叔,别欺人太甚。”阿明作势又要大干一场。

“你知道我为什么减刑的么?我不怕你,我看重你,也不想伤你。”陈二拿出一把匕首,刺在了中年男人的小臂上,血流出来和老霍肉铺的猪血混合在一起。

“不要,不要伤他,我给,大家给。”老板娘哭得没了力气。

“对嘛,还是妹妹懂事,家人在,就有希翼嘛。”

姐姐木讷地坐在窗前,阿明骂姐夫也骂累了。

“阿明,马上要过年了,怎么办啊。还差两万还债,指着前街几家饭馆的单子呢,还有谁肯借给大家钱呢?”

中年男人一直在哭,阿明将他一脚踢到,“姐,我去想办法。”

“你要去做什么。”

“你别管。”阿明离开了屋子。

他在网吧里呆了一夜,花绿的游戏画面让他眼睛双眼通红。

他为瑶瑶伤心,为姐姐伤心,对瑶瑶爸爸感到气愤,对姐夫感到气愤,对陈二感到气愤。世界不欠他,他欠爱他的人。

清晨,凝结的夜色变成淡蓝,阿明结了账,在QQ上给瑶瑶留了一句话,“瑶瑶,我爱你。”没有回应。

老李头早上就会开始吆喝,阿明不知道有什么意义,生活得如此笨拙。

老李头把磨刀的行头放在地上,去不远处的早餐铺子买豆浆,阿明悄悄在老李头的工具箱里拿出一把细刀,多年的打磨让它变得透亮,阿明把刀用布包着,藏在皮夹克里面,向后街走去。

敲开二娃家的门,二娃睡眼惺忪。

“阿明,干嘛呢,这么早。”

“二叔住哪儿呀?”

“你想通了?跟他混了?”

“恩。”

“现在也太早了,等会,我带你去找他。”

今天是个新奇的晴天,日头好久不见,友谊街上晒太阳的居民在各个路口坐着。

“友谊茶馆”红底金字,喜庆。

“咣咣咣。”二娃捶着卷帘门。

一个小门打开,一个人把他们领了进去。

门店里摆满麻将机,那人带着阿明和二娃走过麻将机,从一个木门,下到地下室。

地下室里打着让人晃神的白光灯,刺得人眼睛发疼,地下室里也摆着麻将机和扑克桌,想必这里就是他们赌博的地方。

有一桌人在打麻将,陈二在旁边看着,带阿明的那人去给陈二说了几句,陈二转过头,笑意盈盈。

“阿明兄弟,你终于来了。”

“二叔,这友谊街还得你罩着不是,阿明也知道了,不服不行。”二娃在一旁搭话。

陈二向前,走到阿明身边,搭着他的肩,“身子架真不错,那天可把你老丈人打惨了。”

阿明腾起怒火,一个钳手将陈二锁在身前,又迅速拿出怀中的细刀,放在陈二脖子上。

“阿明你干嘛。”二娃先是慌了神。

“钱,给我钱。”阿明的脸色吓人,朝陈二那方的人群歇斯里地喊。

那些人拿出砍刀和铁棍,两方对峙着。

“别,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他。”阿明的手和脚都在颤抖,努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恩,不错,胆子挺大,豁得出去呀。小妹妹,你出来吧。”陈二却不慌,朝人群喊道。

“小妹妹?”阿明疑惑。

有人带着一个姑娘出来,她的头上套了一个黑袋子,那人扯开黑袋子。

“瑶瑶!”阿明被吓到了,“你TM为什么抓瑶瑶。”阿明眼睛变得更红。

“阿明,别慌,大家来做个交易。先放下,放下。”

“阿明。”瑶瑶带着哭腔。

“不要伤害瑶瑶。我押着你,你叫他们放了瑶瑶。”

“放了又怎样呢?你就安心了么?照我说的做吧,这是你的命。”

阿明放下刀,瘫坐在地上,陈二拍了拍衣服,坐下来。

“把无关的人请走。”

随后,房间里就只剩陈二、阿明、瑶瑶、二娃、和另外一个陈二的手下。

“二叔,这是要干嘛啊。”二娃上前套近乎。

“偷金店。”

二娃被吓了一跳,阿明听到向陈二扑过去,被陈二的手下押住。

“你让瑶瑶走,干嘛要让瑶瑶参与进来。”阿明像一头丧失了理智的野兽。

“大家需要他,放心吧,这单之后,你们就可以天涯海角永远在一起了。”陈二笑着,“我要做一票大的,这市里也只有这一家金店安保最差,这也是我来友谊街的原因。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金店上下班时间,出货入货的时间我也摸清楚了。而且,阿明,我还从你姐夫口中知道,安保室就在金店的隔壁,大家可以通过安保室进金店,你要做的是,偷偷陪你姐夫的钥匙,找出他值夜班的日子。瑶瑶呢?把金店的平面图和每个柜子的安全布置给大家,二娃和大勇还有阿明和我,负责行动,行动完开车逃出城市。瑶瑶你从另外一条路走,我安排好了,到时候大家会在一个镇上会和,那个镇有专门的人会把大家的金子换成钱,阿明,我可以给你二十万。阿明,你的难处不就都解决了么?”

“二十万...你不要让瑶瑶参与进来,瑶瑶,你不要和我在一起,你走,你走,之后我把钱寄给你,你不要和我在一起。”

“阿明...”

“你们选不得了。”

阿明又回到了家,姐姐问他去了哪儿,他摇头不说话,中年男人在床上睡觉,他的腰包就放在柜子上,阿明让姐姐去买菜,他偷拿了中年男人的钥匙,配了保安室的钥匙。姐姐回来做了饭菜,中年男人还在睡觉。

“姐,他是...晚上要值夜班么?”

“今天晚上是夜班,后天也是,每周两天。哎。”

“姐,你不要叹气,又长白头发了。”

“钱啊,希翼今年七叔体谅。”

“你就别管了,我来,姐,你要好生照顾自己,和小外甥或者小外甥女。”阿明看着姐姐微微隆起的肚子,眼里不自觉地有泪。

“干嘛,又要哭了,小哭包,从小就是,还老装坚强。没事,大家会好的。”

“嘿,是的。”

“后天晚上行动,就照我计划的做。瑶瑶已经把金店的具体情况给大家了,大家势在必得。”

“能不能让瑶瑶安全。”

“放心吧,她没有直接参与大家,没人找得到她的,只要你听话。”

桌子上有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枪,阿明紧紧看着它。

后天下午和晚上,他们分批进了商店,在超市和服装区装作路人埋伏。

阿明路过金店,刚到金店下班的时间,瑶瑶爸爸来接瑶瑶,他看到阿明,又一拳打过来。

“前几天是不是你又找瑶瑶了,我说过你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阿明擦了擦嘴,“我找她干什么,我早就不喜欢她了,还当个宝,让她别天天死皮赖脸的就行了,早点滚出友谊街,做你们的发财梦吧。”

瑶瑶刚刚走出来,听到了阿明这席话,阿明躲开了她的目光。

“走,瑶瑶,这臭小子。”瑶瑶爸爸拉着瑶瑶走了,瑶瑶回头看了一眼阿明,但阿明没有看她。

萨克斯《回家》的音调响起,友谊商店要关门了,人群向外散,阿明三人躲在商店的角落里,戴上头套,二娃开车在外面等他们,等到关灯落幕。

行动的指示响起,这时候应该有两名保安在商场,商店关门时巡一次夜,两点时再巡夜,现在保安应该还在保安室,计划是将他们打晕后,关了警报,由老手大勇从保安室的窗户进入金店,再把金店门打开,这样就能不触发警报。

三人依照计划向保安室走去,却意外碰上了一个保安,他晃着手电筒刚想大喊,被陈二一枪,撂倒在地,阿明被吓住了,他以为枪只是来装装样子的,他出了几秒神,额头沁出了汗珠,他看到了死去保安身后的另外一个保安,瘫坐在地上,费力地向后退。

是姐夫。陈二继续想一枪打死他,阿明迅速抬起陈二的手,摇摇头,他走过去,猛地一推,中年男人的头磕在地上,晕过去了。

“把他绑住。”陈二收起枪。

阿明用绳子把他绑在商场的柱子上,还用布堵住了他的嘴。

“好好照顾好我姐。”阿明轻轻说了这么一句。

计划继续,大勇翻进金店,解开警报,打开大门,一切很顺利。

金店的首饰全部清完,从后门出来,上了车后,二娃加大油门,开出城外。

曦光还凝结在远山,道路旁的山峦无言,天空竟然渐渐飘起雪。

“南方下雪了。”阿明看着窗外。

“大家可以去北方,北方的冬天漫天大雪。”陈二一笑露出右槽的一颗金牙。

南方的雪细碎,却还是把漫山遍野变成了雪色。

车开了一天,到了傍晚才到陈二说的那个镇上,到的时候广播里在播放金店被偷的消息,嫌疑人未知,警方正在排查。

车拐进一个小巷,四人拎着包上去,一个房间里的人验了货,给了他们一袋钱,陈二清点,是五十万。

陈二给了阿明二十万,“大家的货有翡翠有黄金有铂金,按市价应该是在七十万,他们赚二十万,大家赚五十万,只不过大家要以死去搏,阿明,够得你学的。这个钱用我给你的账号去存,不会查到信息,等会,加了油,大家还得继续赶路。”

阿明找到陈二,要他帮忙转钱,陈二用几个账号帮阿明转了钱,父母的债阿明还了。

“我想走走。”

“把钱放下啊。”

“我不放心。”

“好,这周围都是大家的地儿,也安全。”

阿明抱着装有七万的包下了楼,这个镇只有一条大街,走了一个路口就是农村的田坎。

阿明看着下过雪的山野,月亮澄明。

他感到有人碰他,他警惕回头,看到了他最想看到,却也最不想看到的一个人。

“瑶瑶,你怎么来了。”

“陈二说你不想让我跟着你,我求他的。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可我怎么舍得你,大家要一直在一起,不是你说的么。”瑶瑶这段时间笑得从来没这样甜过。

“瑶瑶。”阿明把钱放在脚下,拥过瑶瑶,“我已经走上不归路了。”

“不,不是的,这世界欠大家,大家只是把欠大家的拿回来而已。我终于可以逃离我的家庭了,大家还有未来,大把的美好。”瑶瑶眼睛倒映着月光。

“不是世界欠大家,是我欠你们,是我对不起你们。这里还有七万,我替我家里还了债,剩下的都是你的,去寻找你的自由。如果以后我再有钱了,我会把钱给你的。我永远爱你,知道么,瑶瑶。”

瑶瑶不太懂阿明的话,她只知道现在他们有钱了,他们就自由了。

阿明还是把瑶瑶抛下了,他让陈二送瑶瑶去别的城市,二娃也一起去了,阿明嘱咐二娃照顾瑶瑶,瑶瑶的车越行越远,瑶瑶在车上大声嘶吼,把阿明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阿明笑了,他知道瑶瑶也会永远爱他。

又上路,他们要去北方。大勇开车,从县道一路向西北方向狂奔。

电台渐渐没了金店的消息,因为他们已经出了省,在电波的范围之外。一路上,陈二渐渐信任了阿明。

夜里开车很冷,看到一个半山腰上,陈二想解手,让大勇靠在路边停车。

他们解了手,看路边有一只大黄狗,来了兴致,陈二一脚将狗踹翻,大勇也上前用拳头打,狗几次想挣扎站起来,却一次次地被打翻在地,在一次狗刚刚能逃脱的时候,陈二拿起一把刀刺进了狗的脖子里。

大勇发出笑声,陈二也发出笑声。

阿明坐在车里愤怒地颤抖,他本打算这辈子就跟着陈二了,可当他看到那只狗的时候,他才想起自己有多么不堪。

长年累月的愤怒不可抑制,不是对陈二的,阿明也不知道这愤怒从何而来。

那只枪安静地躺在座位上。

在路上,陈二教阿明学会了用枪,阿明拿枪下车,陈二回头,不可思议地看着阿明。

“你干嘛,怎么就凭你还想要挟大家,你那胆子,比你女朋友还不如,你知道根本不是我去绑你女朋友,而是你女朋友自己来...”

话未说完,一颗子弹贯穿了他的头顶,接着是大勇。

两具尸体和狗的尸体躺在一起,阿明把他们推下山坡。

要逃跑,阿明开车离开,冬夜很冷,越往北越冷,车上还有五十万,可以重新开始么,阿明心脏狂跳,脑子很疼,杀人的场景一遍一遍重复,有些事他早就知道,但他不怪她,前面是急转弯,货车的远光灯笼罩了他的视线,喇叭在他耳边轰鸣,蓝色货车冲下来,阿明和车一起被撞到山崖下。

END.

本文来源于葫芦世界的【穷都】主题,该主题世界由葫芦世界平台编辑锡兰创建。

主题世界概况:那些盘踞的巨大怪兽每日轰鸣,码头上的船只等待着岸上起降机把集装箱降下来,腥臭黑色的湖水是这片孤岛另一大经济来源,这儿,公交站牌会告诉你这儿叫石桥,但大家一般称呼这里为:穷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市调时间:2017年11月7日 下午3点-5点 一、整体印象 卖场客流事实上并不少,B座只有8楼儿童区没有顾客,其...
    艾薇安雅阅读 26评论 0赞 0
  • 写着公文,写到搔头处,忽然想起初中时候一个很会写东西的女同学,在一篇文章的结尾用到了三毛的诗: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
    莉利娅阅读 43评论 0赞 0
  • 函数柯里化,用于创建已经设置好了一个或多个参数的函数。函数柯里化的基本方法和函数绑定是一样的:使用一个闭包返回一个...
    落花的季节阅读 30评论 0赞 1
  • 总是在深夜突然伤感 所有情绪像洪水般涌流 我想让你一直陪着我 因为我已经很喜欢你了 不擅长说再见 想就这么一直一直...
    小冷_阅读 49评论 0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