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阁】五、知之阁

傅明麒夫妇搬进了西厢。

西厢不比东厢通透敞亮,除了地方稍稍小点儿,雨水多的的时候容易泛潮,夏日里最毒的西晒日头又直射墙面,比起东厢真是差的远了。

现下是秋日时节,倒是还算舒爽。

杜韶虹一边坐在床边收拾带来的衣物,一边观察房间四周。

“相公,这间屋确实不如你从前那间,你姐姐从前住的恐怕也不舒服。”

傅明麒坐在桌前,擦拭带来的古玩小盏,“我知道她心里总是在意爹从小偏爱我,我就让让她。不过一间屋子,我也住了十多年,换来住住也无妨。”

忽然转过身来,颇有愧色,“只是要委屈娘子陪我了。”

杜韶虹温柔地笑笑,“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既然嫁给了你,自然什么日子都愿意过的,只要和你在一起就行。”

傅明麒走到床边坐下,提她捏了捏肩,“娘子你从小生在繁华之地,锦衣玉食,现在陪我到这穷乡僻壤,住这样的地方,是为夫对不住你。”

“别这么说,都是我愿意的。”她轻轻拍了拍傅明麒的手,紧紧握住。

“我答应你,一定不会让你受苦!”

傅孟娴听说傅明麒他们搬进了西厢,吃惊得很。

向文担心她不吃饭会饿出毛病来,叫下人做了东西过来。

“娘子,从中午你就没吃东西,快吃点吧!”

傅孟娴若有所思,口中直喃喃着,“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搬进去了呢……”

“娘子,你说什么呢?”

“哎呀,”她不耐烦地走到桌前坐下,“不就是今天搬进来那个!你说他怎么这么容易就服软了,按他的驴脾气得跟我杠两天呢。”

向文替她舀了一碗汤,“啊,我问了问廖伯,是他劝的明麒。”

“廖伯?他怎么劝的?”

“他就说了些你小时候的事儿,大概明麒心软了吧。快喝汤吧,养养胃。”

傅孟娴半信半疑地喝起了汤,刚喝两口,忽然觉得不对,“他不是可怜起我来了吧?”

“好歹是亲姐弟,弟弟吝惜姐姐,又有什么奇怪?”

“谁要他可怜!哼!”

“好好好,不可怜不可怜,快吃点儿东西吧我的小姑奶奶……”

老宅终于恢复了点人气儿。夜渐渐深了,两边也都安静了下来。

傅明麒转过头,见妻子已经熟睡,轻手轻脚地套上一件衣裳。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是回老宅的第一个晚上,总是心绪不宁,无法安睡,脑子里总是想起很多从前的事情。

走出房门,想一个人走走,看见院子里的一砖一瓦,都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一路走到知之阁,却见门口站着一人。

那人刚想离开,一转身就看见了傅明麒。

傅孟娴没想到这个时辰会撞上他,一时不知该走该留。

“姐姐也和我一样睡不着吗?”傅明麒先开口道。

傅孟娴还在为白天的事尴尬,没有回答。

傅明麒走近,抬头看着“知之阁”的牌子,“这么多年了,知之阁也蒙尘了。还记得从前爹让大家在这里读书,教大家,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这块牌子还是爹亲笔题的。”

傅孟娴面无表情,“怎么,这就开始感慨了?你一定很怀念从前的日子吧。”

傅明麒低下头,毫不犹豫,“当然。”

“呵。”傅孟娴突然冷笑,“那天你刚进老宅,我看你就到了知之阁,院子里的树,墙角的木凳,你都一一看过。”

傅明麒感叹她心思细腻,自己的确颇为感慨。

可是傅孟娴还没说完。

“那你知不知道,院子里的树不止你划过,我比你早三年刻过字,墙角的木凳我也坐过。这院子里不只有你一个人的痕迹,可是这个家里,爹心里,却好像只有你一个人一样。”

她说的有些哽咽,“只有知之阁,是你我共同读书的地方,共同受爹教导的地方,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感受到这个家还有我的位置。”

她的手拂过知之阁的门,沾上了灰,“不过我怎么能指望你懂呢?”

擦身而过,傅明麒好像感受到了她的沉重。她离去的背影,好像回到了十三岁那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看见傅孟娴站起来,向文连忙拉住她坐下。 傅明麒不动声色,身边的杜韶虹虽然看上去也很镇静,但心里还是被吓得咯噔一下。...
    孤岑阅读 24评论 0赞 1
  • 傅家的丧事刚办完,傅明麒和夫人回到老宅收拾父亲的遗物。 写着“傅府”的牌匾早已蒙上了一片灰尘。 傅明麒年少时并没有...
    孤岑阅读 34评论 0赞 2
  • 傅明麒知道自己这个姐姐一向不喜欢自己,二人从小吵到大,势成水火。 “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说不出话来了?”傅孟娴带...
    孤岑阅读 27评论 0赞 2
  • 傅明麒和傅孟娴斗气,第二天就收拾东西搬去老宅。 杜韶虹虽然内心不想和这个没有规矩的姑姐同住一个屋檐下,但是丈夫心意...
    孤岑阅读 40评论 0赞 3
  • 蜀先主庙 刘禹锡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 势分三足鼎,业复五铢钱。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象贤。 凄凉蜀故妓,来舞魏...
    修源正本阅读 119评论 1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