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爱一次就够了

文? |? 七兮岑

图? |? 来自网络

【01】

秋分已至,夜幕沉得越来越快,晚间的风也变得越来越冷冽。

夜晚,整栋大楼陷入沉静,白天杂乱的交谈声和繁忙的身影也在黑暗中得到沉寂。苏桐穿过空旷的走廊,回荡在耳边的是自己轻微的脚步声,还有病房内隐隐传来的鼾声,苏桐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夜晚,很安静,但也很寂寞。

今晚只有苏桐一个值班医生,刚收诊了一个尿道结石的年轻女孩,从病房出来经过护士台的时候,跟台前的两个值班护士小声交代了注意事项,然后回休息室休息了。

休息室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个衣架,纯白色的布置显得这件屋子及其简陋,像极了她那么多年的人生,乏味的不能再乏味。

脱了白大褂,她坐在床前锤了锤自己酸痛的腿,正要熄灯睡下,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小跑声,果不其然,她的门又被敲响了。

“苏医生,你睡了吗?”

苏桐叹了口气,从床上起来去开门,门外是一个个子不高的小护士,“怎么了?”

“那个,急诊,混酒吃了安眠药自杀。”

苏桐立即提起右手边衣架上的白大褂,一边穿上一边询问情况。虽然走得很急,但在进急救室的时候,苏桐还是瞥见了一抹很熟悉的身影,只不过那时苏桐已经无心再顾及其他。在这三年里,对于苏桐来说,生活中最重要的就是争分夺秒的抢救生命。

再出来时,苏桐显得十分疲惫,握着拳有一下没一下捶着自己的颈部,顾言的目光一直随着苏桐的身影而移动,直到苏桐经过他身边时,顾言突然伸手圈住了她另一只手,“小……小桐。”

苏桐这才想起自己前不久瞥见的那抹身影,原来真的是他,但他们之间早就没了关系,或者说也不该有关系。

原本平静的内心在与他接触的那一刻忽然澎湃起来,砰砰作响的心跳让苏桐瞬间清醒了不少,然后一边扯出自己的手,一边说道:“先生,病人已经脱离危险,明天醒了就没事了。”

苏桐说完就直直的向前走了,但依旧能感受得到自己背后灼热的目光,不禁的加快了步伐,那一晚她躺在床上转辗反侧,即使很困却依旧一夜未眠。

【02】

时间在苏桐的煎熬中一点一点逝去,直到透过白色的窗帘看见微微的天色,苏桐干脆起身,折好被子后下楼散步。晨间的微风带着微微的寒意,吹到脸上却让人感觉很舒适,湖里平静的水面也在晨风中荡起涟漪,苏桐一直望着发呆,心绪也飘去远方。

曾经以为过往再痛,也不过是一段感情罢了,而有些痛总会随着时间慢慢消逝,直到心中再也掀不起波澜,只是没想到多年后再见,自己依旧不能平静对待。

不知不觉中晨色已经完全显露,周围也渐渐多了行人的身影,苏桐这才转身离开。日子日复一日的过着,于苏桐而言,每一天都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甚至觉得每天都在做重复的事情,但是这样的重复却有意义。

直到晚上八点下班,苏桐做了五台手术,下了手术台小憩了一会儿才准备开车回家。有时候苏桐觉得命运当真可笑,你越不想碰见的人,在当下它越是想让你碰见。

停车场里,苏桐一眼便看见正按着眉头的顾言,这个背影早在她心里刻下了深深的印记,见顾言坐在车前没有要离去的意思,苏桐无奈的摇了摇头,果真是孽缘,连停车都能恰巧停在隔壁,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大步向前走去。

虽然离他越来越近,但苏桐的目光从没有在他身上过多停留,直径的走向自己的驾驶位,只不过在她拉开车门停留的那几秒,她闻到了一阵浓浓的酒味,苏桐本想离去,但终究没能管住自己的心。

【03】

苏桐开了窗户,冲顾言喊了一声,“上车。”

顾言转头看他,眉间带着丝丝倦意,但并未有所动作。

苏桐今天五台手术,其中三台都是酒驾引发的车祸,不久,叹了口气又说,“上车,别给医生添麻烦。”

顾言这才起身上了她的副驾,除了苏桐刚开始问他的那句住哪儿,两人再无别的交流,顾言时不时的会转头看她,但苏桐不为所动,只是专心的打着方向盘。

直到车子在他住的小区停下,欲言又止的顾言终于开了口,“小桐,你过得好吗?”

苏桐面无表情的答道,“挺好的。”

顾言转头看她,突然说,“回来吧。”

“回哪?”

“我知道你也放不下,回来好不好?”

苏桐讽刺的笑笑,然后转头看他,“跟一个有妇之夫吗?”

两人突然无言,许久,顾言才开口,“你知道我不爱她。”

“那又怎样?还是跟她结婚了。”

“我已经准备跟她离婚了。”顾言越发的激动,握紧她搭在方向盘上的手臂。

“所以呢,你离婚了我就得回来?顾言,没人陪你玩游戏。”

“小桐,你知道我妈她……”

苏桐望着前方,突然冷笑,还未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言语,“你妈,三年前是你妈,现在还是你妈,我听说现在离婚也有你妈的功劳,我从来见过你那么出息的男人。”

一瞬间两人都陷入沉默,苏桐承认自己太过于激动了,许久,她软下了口气,“下车。”

这一次顾言没有停留,她话音刚落,他就开了车门离去。而苏桐也是,没有丝毫停留踩下油门飞驰而去,看着后视镜里顾言的身影,她的泪再也抑制不住,过了好几个红绿灯后,车子突然停在路边,驾驶位上的人趴在方向盘上大哭。

她原以为三年过去了,顾言无论怎样都会有改变,但还是让她失望了。三年前阻挡他们爱情的,其实从来都不是别的,正是顾言自己,苏桐以为他足够爱,但她高估了他的爱,她原本想不顾一切的跟他在一起,但是他那么听话,她怎么敢跟他在一起?

【04】

那时,苏桐还在医院实习,而顾言正在创业,他生日那天苏桐早早下班买了一个四寸的小蛋糕等他回家,晚上顾言前脚刚踏进门,后脚门铃就响了,来的正是他母亲,当时顾言顶着一脸吃惊的神情,而苏桐更是惊讶的不知所措。

她母亲冷若冰霜,只见她环视了一圈这间屋子,冰冷的态度把苏桐的热情瞬间浇灭了,“我还以为你住着什么豪宅,我叫你十次你九次都不肯回来,你知不知道你爷爷为了赶来给你过生日,腿摔折了还在医院住着,你在做什么?”

顾言一时听愣了,苏桐一边扯着他的衣袖,一边叫了声阿姨,但立马就被对面的人打量得心里发毛,“姑娘,我先不说你品行怎么样,难道你想让我儿子跟你在小出租屋挤上半辈子吗?大家家虽然不是大门大户,但好歹也是书香门第,要讲究门当户对的,你有什么地方能成就他事业的?”

本来就不是太大的房子,在多了一个人之后不仅显得十分拥挤,连气压也降到了极致,苏桐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听完那番话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顾言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妈,你别说了,桐桐她很好。”

那晚三人不欢而散,最后顾言在母亲的厉声厉色下跟着离开了,他跟苏桐说去医院看爷爷,苏桐能够体谅他。后来苏桐一个人哭着把巧克力蛋糕吃得精光,心中的委屈也扑面而来,嘴里再甜的蛋糕她都没能吃出味道来。

从那以后,顾言的母亲便常来,说一个小老板家的女儿想见他,倘若成了对他创业肯定有很大帮助,直言要顾言去相亲,这话还是当着苏桐的面说的,苏桐只能在一旁强颜欢笑。

刚开始顾言反对得很明确,他不可能去相亲,但他母亲的态度依然十分坚定,顾言的耐心被磨完了,苏桐也顶着很大的压力,常常跟同事换晚班,就是不想晚上回去又受纠缠。一次晚饭后,顾言突然说他去见一面说清楚就可以了,也算是个交代。苏桐也觉得别无他法,毕竟只是为了解决问题。

顾言搪塞完他母亲之后,终于消停了一阵,但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正在苏童以为生活可以恢复从前时,他母亲又开始作妖,顾言拗不过,苏桐无奈妥协,觉得敷衍一下换一阵安宁日子也算值得。

【05】

这次之后,似乎真的消停了,苏桐和顾言过回以往的小日子,仿佛这样的小插曲从未出现过,苏桐也深知她母亲对自己不满,但她不在意,她觉得只要足够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们之间的感情。

但很快苏桐就被自己的想法啪啪打了脸,那天是周六,苏桐加班,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听朋友说前天在餐厅见到了顾言,跟一个女的在吃饭,苏桐拿着饭勺的手突然顿了顿,她半信半疑。

回到家问顾言的时候,见顾言闪闪躲躲的眼神,她就知道这件事是真的无疑。后来顾言说:“都是我妈逼的,都是烦心事我觉得没有必要告诉你。”

苏桐冷笑,背着自己女朋友出去相亲,然后理所当然的说没有必要告诉她,这大概是她听过最好笑的一个笑话了。但凡顾言敢于反抗一点,不对他母亲那么言听计从,他们都不会变成这样。

那天过后,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彻底缓和,他母亲又给了苏桐重重一击,那也是她第一次心平气和的跟苏桐说话。不久,她从包里拿出一叠检验单和病历,递给苏桐的时候手微微颤了颤,说:“你是学医的,这些你应该看得明白。”

苏桐疑惑的接过,目光一下就聚集到胃癌晚期四个字上,脑袋顿时一片空白。她还是不太明白她的用意,后来她说:“我没有多少日子了,我只想顾言能够有一个好的归宿,找一个在事业上、生活上都能够帮助他的人,所以我希翼你能离开顾言。”

苏桐的心如同过山车那般波澜起伏,喉里就像堵了铅,半天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对面的人突然握住她的手,“算是阿姨求你了。”

苏桐一时不知所措,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然后夺门而出,出了电梯便一直狂奔,直到无力的蹲在地上痛哭。

后来,顾言在母亲和爱情之间,再一次选择了妥协。如他妈妈的愿,娶了一个所谓能帮得上他事业的女人,那一次,苏桐破天荒的烂醉了一个星期。

婚礼的第二天,顾言陪着母亲去医院拿详细的检查报告,但最终结论是误诊。

出了医院大楼,他抬头望着天边的浮云,回想与苏桐的爱情,无力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