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9-26)

? ? 早高峰时段的办公电梯并不比地铁更松快,等了三趟都没能挤上去。为项目的说明说辞和毛遂自荐的腹稿滚瓜烂熟,我几乎等不及要冲进总监办公室,生怕鼓了一夜的勇气会在下一秒消散无形。

? ? ? 总监办公室的门虚掩着,里面断断续续传出的声音里夹杂着我的名字,和令人恼怒的评价,也成功阻住我的脚步,将我冻在原地。

? ? ? “这写的什么玩意……都不通,还反映什么问题啊,那个什么青青不还是研究生吗?”

? ? ? “哎哈哈……是烟酒生那……也怪我太忙,没好好把关。”

? ? ? “呵呵呵,你倒有心情风趣……既然是骨干,得拿出骨干的样子,要是不想干,趁早卷铺盖……”

? ? ? “再说了,哪有没问题的项目,关键是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