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学渣,大家依然很爱他

有这样一个小男孩,他是学渣。他叫小宇,17岁,高二。

我先按照大人们评判孩子们的那番理论从轻到重来控诉他的“罪状”,我先说几件事情让您来做个评判:

高二上学期的期末考试他没有参加,理由是生病了;

上学期间他总是隔三差五地请假不上课,理由也是生病了;

正常情况下,高二的孩子应该在干嘛大家应该都有目共睹吧?

再来看小宇,除了不上课,不参加考试,人家抽烟喝酒泡酒吧样样不落!

疫情停学上网课期间,人家都在紧锣密鼓地奋战,他呢,每天抱着个手机悠闲地吃着零食刷着抖音,打着游戏。

你要问他:小宇,你怎么不听课啊?落下这么多的课程可咋办?还上不上学了啊?

人家会理直气壮地回答:上啊!必须上!谁说不上了!开学了我就拼死了学!

人家孩子是作业写了好一摞,他是抖音发了无数条,游戏升了很多级!

哦,对了,还忘了告诉您了,在上学期期末考试的时候他已经被他深恶痛绝的班主任给踢出了班级群。

雪上加霜的是前几天开学之后,老师和校长明确表示因为不上网课不交作业学校不要他了!

这个小宇不是别人,是我视同己出的亲爱的侄子!

看完这些描述,假如是您家孩子,您该绝望了是不?

他的父母,也就是我的哥哥嫂嫂操碎了心,几乎已经放弃了对他上大学的任何期待。

而我再加上我的老公,三番五次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和他促膝长谈,距离远的时候电话次次打到手机发热。效果呢?您也猜出来了,否则的话就不是这个结果了!

接下来,我再来给您描述一下这个17岁叛逆少年的另一面:

第一件事:早在上学期,他自己就已经在张罗着转学,并且是转到一所无论是生源质量,还是师资力量,还是硬件设施等等都没有他就读的学校好的学校,转学态度异常坚定,丝毫不动摇,不管家人怎么轮番上阵劝说,小宇的想法坚如磐石!

原班主任讨厌他至极,他对班主任更是恨之入骨,宁愿死都不会央求班主任再把他收留到班级里。

第二件事:然而,他并非对所有老师都是恨!办理转学事宜他爸妈中途几乎没有参与,而为他跑学校,联系人,找关系的正是他那整天忙得不可开交的初中班主任!

就在昨天,小宇告诉我说,今天就可以到新学校上学了!

还有另外一件事,疫情期间,小宇辗转去了好几个地方,回家时,是他的播音主持老师到车站接的他,为了给他接风,还带他去饭店搓了一顿,饭局上全是这位老师的密友。

第三件事:他的朋友分布在各个年龄段,各个行业,各个地方。再来看看他的朋友们是怎么对待他的:

市里电视台的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性朋友经常跟他谈心,还在假期给他联系在电视台做志愿者;

去上海的时候,一个同龄的朋友每天带他逛吃逛喝;

还有一个在上海叔叔辈的从来没有朋友也不愿意跟别人交流的大男孩整天竟然愿意和小宇粘在一起,两个人开着车每天到处兜风;

还有一个同龄的小男孩,退学后当了厨师,小宇前几天回学校因为没地方住,全程住在他家,临走时,这个男孩硬是给了小宇400块钱,小宇百般推脱却也无用。为了表示感谢,小宇请男孩到饭店吃饭,结果男孩又把吃饭的钱给偷偷付了。

……

第四件事,疫情期间,小宇在我家过了一个月,每天除了刷抖音,玩游戏,最爱的就是出去打球和去酒吧。每次打球和从酒吧回来,他总是兴奋地和我说他又认识了哪些朋友,又跟人家聊了什么,还加了哪些人的微信。

我担心他别遇上了坏人,他就一个一个给我先容他加的朋友的年龄和职业,竟然没有一个跟他一样的小混混!多是大学生,酒吧老板,还有其他有正儿八经职业的人。

第五件事,他很爱聊天,聊起天来风趣幽默有深度,觉得跟他在一起说话时间不知不觉地就过去了,真的是件特别愉悦的事。

第六件事,他除了爱好篮球,还爱好摄影,每次出去玩带着他,他总能给我拍出一大堆美美的照片。

……

我再跟您说件事:前几天当我得知这个少年办好了转学,可兴奋了!语重心长地叮嘱他要好好学习,不要再抽烟喝酒去酒吧,努力考上大学。

他自信满满地告诉我抽烟喝酒全戒了,而且一定能考上大学,万一真出个什么岔子失手了,那就再复读一年,毕竟他想读大学,他也不能辜负为他办转学的班主任的希望。

这就是我的侄子:一个名副其实的学渣,一个叛逆的少年,一个让很多老师厌恶却也让几个老师真心喜爱,又愿意为他提供帮助的17岁男孩,一个独立,有主见,有想法,不容易被别人掌控,外向,自信又乐观的男生。

他走的路我没有走过,他做过的事更是我这种上学阶段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学痴一件都没有做过的。

我对他失望过,生气过,但是我对他也钦佩,也深爱。

这样的一个男孩子内心里藏着一匹系不上缰绳的野马,谁也别想去控制他,哪怕你给他指一条开满繁花的路,他却偏要到荒漠里拼了命地走一遭。

我不确定他的未来会怎样,但是除了不爱学习,静不下心来学习,他爱好广泛,幽默风趣,性格外向,抗压能力强,喜欢交朋友,独立有主见,懂得分辨,懂得感恩……我想这样的孩子应该有资格获得一个幸运的人生。

附:曾经给这少年写过一封信《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