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

?

图片发自澳门葡萄京App

? ? ? ? ? ? ? ?

? ? ? ? ? ? ? ? ? ? 轮回

? ? ? ? ? ? 编辑:陈伟东

? ? ? ? ? ? ? ? ? 1

我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就像一粒被风刮起来飘荡在半空的尘埃,不知要飘向何处去。

眼前一片漆黑,我看不见自己的身体,想活动一下腿脚,感觉身体一动也不能动,好像是被绳索捆了起来。

我在不断得拼命挣扎,直到筋疲力尽,气喘吁吁地想着自己这是怎么了,以前在睡梦中也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但是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幕,这一次肯定不是梦中。

今天是我结婚,天蒙蒙亮,妈妈就迫不及待地燃起了鞭炮,催促我起床,要我早点去接新娘,千万别耽误了时辰。

我因为昨晚跟那些朋友喝了很多酒,早上起床,头晕脑胀,走路都轻飘飘,朋友见我像只醉猫一样,没敢让我开车,让我在后座那里闭目养神。在去接新娘的半道上,发生了交通事故,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两眼一抹黑就失去了知觉。

记忆就此中断了,等到恢复了知觉,就身处在这个里漆漆的空间里了。回想起了那场交通事故,“死亡”两个字马上涌入脑海,我心慌意乱地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持沉着,这都不是真得的。

我这样一直在飘荡着,好像飘了很久,眼前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忽然,感觉自己好像停了下来在往下沉,一直沉到一个小方格里面。这时不知是从什么地方飘来了声音,“陈明生,年龄24岁,交通事故意外死亡,于公元2006年6月14日前来等待轮回,编号130……”

“哇塞,在拍鬼片么?我就这么经不起翻跟斗么,汽车翻了翻就挂了?”还没等那个声音说完,就心急火燎地想在问在那个说话的声音,但是黑咕窿咚的一片,鬼影也看不到一只。

“你已经死了,这里是轮回地狱。”

“你才死了呢,你妈的……”听到那个该死的声音,我在心里破口大骂,嘣了很多难听的脏话出来。

烦躁地等了很久,一点声音也听不见了,附近有很多闪闪发亮的小颗粒,就像天上的星星,感觉很诡异。我也是其中的一颗吗?原来地狱这么奇特的地方,像在做梦时梦见的梦境一样。

我在平复了激动的情绪之后,已经开始接受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想看看鬼神传说中的奈何桥,还有那青面獠牙的牛头马面。

“小伙子,沉着下来了么?这里的确是地狱的轮回之地,你首先要接受这个事实,也不用惊慌失措,你眼前看到的那一片闪闪发光的光点都是亡灵,在这里等待着轮回。”

我感觉到了声音,不过不是刚才那个声音,这一次我没有了要骂娘的心思。这就是生死在命富贵由天吧,当一个人从哇哇坠地开始,其实已经在冥冥中早为他就安排好了一切,就像我遇到的交通事故。

本来家里正喜气洋洋地操办的婚宴,马上就变成了伤心落泪的丧礼,这种距大反差是那样的残忍。我妈妈白发人送黑发人,此时是那样的伤心欲绝,还有我那准备迎娶过门的妻子,她还怀了我的孩子呢……

这时在我身旁又响起声音,“唉,我说你就别么多愁善感了,你的前世都已经结束了,再也回不去了,想多了也只是给自己添堵罢了,还是安安心心地等待着轮回投胎吧,很快就可以离开这种暗无天日的鬼地方的。”

我偿试着跟他思想交流,在想着想要说的话,“这里的说话方式好奇特,自己想到了什么,别人就能马上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是呀,你以后慢慢就习惯了,我已经死了很久了,编号是76号,要比你早去轮回投胎,还不知道这次轮回会投胎成什么呢。”

他果然能知道我想要说的话,但是他似乎不想跟我多说他前世的事情,所以我也不敢随便去想事情了,免得附近的亡灵知道了我的底细。

这里真得是昏天黑地,没有日月星辰,也不存在什么时间问题,我不知道自己来了这里有多久,也已经不知道现在是几月几号,什么时辰。

“陈明生,陈明生,你该去轮回了,别睡了,你属猪的呀。”

我才好像从睡梦中醒过来一样,懵逼地问,“我这次去轮回是投胎什么呀?”

“因为你的前世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也没有犯下人神共愤的事情,现在可以自由选择,好了,轮回之门已为你打开,你现在就可以出发了。”

在我还没有决定轮回投胎做什么之时,便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把我托起来了,推着我飘向那一束发亮的轮回之门。

? ? ? ? ? ? ? ? 2

我快要飘进那轮回之门时,想起了以前的那个家,如果能够轮回投胎到以前生活的那条村子里,到时候如果还能够有记忆,那该多好。

几乎所有从妈妈肚子里生出来的婴儿,都是没有任何前世记忆的,我这次轮回投胎,不知会不会保留着现有的记忆呢?

一触碰到那轮回之门,我忽然就感觉到天旋地转,好像就要被转晕了,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玩意这么利害。

我胡乱猜测着这也许就是地狱删除记忆的一种硬件设备吧,就像神话故事里的“孟婆汤”,人喝了以后会丧失记忆,慢慢得就失去了知觉。

在地狱里面,黄泉路,奈何桥,阎罗王,牛头马面,我统统都没有见到过,弄不清楚到底有没有这些东西,不过这个轮回投胎倒是货真价实。

等我恢复了知觉以后,感觉自己变得好渺小,睁开了眼睛,看到一堆破碎的鸡蛋壳,旁边挨着几只浑身都还湿漉漉的黄毛小鸡,听到了它们“吱吱”叫得声音。他娘的,开什么玩笑!不是说我可以自由选择轮回的么?我的意愿是投胎做只鸡吗?气急败坏地吼了几下,吐槽了几声忽悠我的那个声音。

值得庆幸的是,我依旧还有前世的记忆,那些“孟婆汤”好像失效了,做鸡就做鸡吧,反正鸡的寿命不长,多则一年半载,少则三几个月,到时被宰掉了再重新轮回呗。

“这一次买回来的鸡蛋,孵出来的小鸡挺不错。”

我听见了我前世妈妈的声音,天呐,刚刚我还在想着自己这是在谁家的鸡窝里呢,心中马上就涌上一股子激动,赶紧歪着脑袋斜着眼睛望向妈妈,如果鸡的眼睛会流泪,我此时应该是满脸的泪水了。

“妈妈,妈妈……我是你儿子陈明生,妈妈,你怎么不搭理我呀?”我激动地呼喊着妈妈,忘记了自己现在是只鸡的身份,如果妈妈听到一只小鸡会开口讲话,一定会把我当成怪物。

“咦,这个小鸡怎么这样特别。”我妈妈一边喃喃自语,一边伸手把我抓了起来放在手心里,认真得细细观赏。

我还以为妈妈听懂了我刚才跟她讲的话呢,原来不是,心里有点失落地轻轻地啄她的手心,想起了小时候躺在她的怀里,板着她的手指头撒娇的画面。

“一定是饿了吧,我去拿点鸡饲料来喂你们。”妈妈说完就把我放回那个孵鸡蛋的小鸡窝里,转身去找鸡饲料。

轮回投胎做了只鸡,让我啼笑皆非,但是能够做家里的鸡,可以看到以前的那个熟悉的家,天天都看到妈妈,这也可以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我以为别人也跟我一样带着记忆轮回投胎,吱吱吱地冲身旁的小鸡叫着,它们也在张着小鸡嘴吱吱吱得乱叫着,我一句也没有听懂,我又偿试着用感知思想交流信息,一样毫无收获。

在一片吵吵嚷嚷的鸡叫声中,我心里烦乱得很,眼睛瞪着挨我最近也叫得最凶的那只小鸡,很想朝它的鸡屁股来上一脚。

无法和小鸡群沟通交流,那就只能是一条道走到黑了,我拼命地吃鸡饲料,盼着自己快快长大长肥,早点挨那鸡脖子一刀,也不枉费妈妈的一片苦心喂养。

时间过得好快,我看着身旁的鸡伙伴个个都长得雄壮肥大,心里很为妈妈感到高兴。我看不到自己的全部身形,想着自己那么能吃,料想应该也不会比它们差劲,现在就只等着挨刀子的那一天了。

那一天很快就到来了,我颤颤巍巍得哆嗦着,看着妈妈手里握着那把锋利的菜刀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光茫,我忧伤地感慨:这种生活真他娘的太残忍了,妈妈要拿刀子杀自己的儿子。

尽管这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但我还是感觉到一阵阵的心寒,临死之前我忽然想起妻子阿珊,这几个月以来一直都没有见到她,从妈妈的嘴里得知,阿珊回了娘家待产。这次轮回到这世上,最遗憾的就是不能见上她一面。

“妈,嫂子生了…”是妹妹兴奋的声音。

看着妈妈扭着我的脖子,拿起了菜刀,我在心里面恳求她动作放慢点,让我听完妹妹要说的话,最后感觉脖子被菜刀划开了一道口子,身体就开始往上飘,跟上次出车祸时一模一样。

灵魂在离开附体之后,耳朵是听不到声音的,我心里在埋怨妹妹说话慢慢悠悠,弄得现在不知道阿珊到底生得是儿子还是女儿。

? ? ? ? ? ? ? ? ? 3

再次回到那个昏天黑地的地狱,我一直在挂念阿珊到底给我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

“喂,兄弟,还记得我么?你好像心重重的,又在想你前世的事情了?你还挺长情的,忘记过去了吧,听我的没有错。”一个很熟悉的声音飘了过来。

“这么赶巧,又是跟你呆在一起,你上次轮回投胎做了什么动物?”我想,只有动物的寿命才会这么短暂吧,要不然他怎么这么快又回来等待轮回。

“唉,”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我都已经轮回了五次了,轮回规定要连续轮回投胎六次动物家畜,才能够有资格轮回投胎做人,我还差一次呢。”

就快可以轮回投胎做人了,我觉这声音好像很亢奋,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在前五次的轮回投胎里,是不是每一次的投胎都带着前世记忆的?”

“没有呢,你怎么这样问?”这声音觉得我的问题有点不同寻常。

“哦,没什么,我只是随口问一下。”我觉得是不是自己的轮回跟别的亡灵轮回不太一样,赶紧停止念想,免得给附近的那些亡灵知道了密秘。

“你俩个现在可以去轮回了?”

这个时候我听了那个像是这里管理员一类的说话声音,没头没脑的话,不知道是在跟谁下达轮回指令。我才刚刚飘回来不久,应该不是说我,静默着没有搭理这个声音。

“陈明生,说你呢,是不是要放弃这次轮回?”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我愣了一愣,觉得这地狱轮回的工作效率也太高了吧,没有很及时发应过来,就被推到了轮回之门。

这一次轮回,我很失望,没能随心所愿投回到自己以前的家里面,眼睛看到的一切是那样的陌生,跟我一起轮回的那亡灵也不知道投胎到哪里去了。

我的心情糟糕透顶,垂头丧气地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在想着自己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这一次没能投胎到以前的家里,是不是因为时间太紧迫了,受到了影响?吐槽着那个催我轮回投胎的催命鬼,也不去搭理用舌头在我身上乱舔的大黑狗。

知道了要连续经过六次投胎家畜动物,对于这以投胎成小黑狗,基本上也没有太多的抱怨,我想尽快结束这次轮回,这个陌生的地方让我不想多呆一秒钟。

我呲牙咧嘴得逢人便乱叫,故意将自己假扮成一条凶巴巴的小黑狗,追着那些小屁孩屁股后面,用不是很锐利的小牙齿去撕咬他们的脚趾头。

扮作这等疯疯颠颠的模样,目的是为了激怒这户人家的主人,让主人对我恨之入骨,可以早点结束我的狗命,我便可以早死早投胎了。

那条大黑狗看我是条疯颠的小黑狗,好像很怀疑我不是从它肚子里面生出来的,经常用它的狗鼻子在我身上闻来闻去,最后没发现到有什么可疑的问题。在我胡作非为乱咬人的时候,一次又一次的用它的嘴巴把我叼起来,硬拖着我回到那个看起来脏兮兮的狗窝,冲我怒目圆瞪,“旺旺旺”地直叫。

我以前最害怕狗了,这时如此近距离地对视着那只大黑狗,一点也不胆怯,它肯定是不会伤害我性命的,虎毒还不食子呢。

虽然我听不懂它在朝我“旺旺旺”是代表了什么意思,但是从它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神情,我可以感受到它的身上有一股伟大的母爱,令我想起了前世的妈妈,这次轮回不知能否再次见到她。

我趁着大黑狗走神之际,“嗖”的一下,蹿出了狗窝,继续扮演我的疯颠,跑了很远才停下来,喘着粗气扭回头望了望站在远处的大黑狗。只见它咧开嘴,伸着舌头,一动也不动得就那样呆呆地注视着我,它的眼睛在一闪一闪的,竟然流泪了。

? ? ? ? ? ? ? ? ? 4

来到这陌生的家里已经差不多两个月了,我还是不能够习惯这里的生活,曾经偿试过绝食饿死算了,但是轮回投胎里有规定,凡是以各种理由自杀身亡的一率取消轮回投胎做人的资格,理由很简单:既然你不珍惜生命,那么就没有必要再走轮回之门了。

这户主人可能是看到我的个子小,不具备很强的杀伤力,并不畏惧我的嘶咬,竟然还敢把我提起来放到怀抱里抚摸把玩。

我的疯颠始终是激怒不了那户主人,所以我选择了离家出走,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走停停,开始了我的流浪生活。

在外面无依无靠的生活很不好混,我不敢去跟那些个子大的狗争抢路边那些别人吃剩丢弃的饭盒,从垃圾堆里也翻不到可以吃的食物,已经走了两天两夜了,饥得头晕眼花,四肢发软。

饿向胆边生,我瞄准了一个小屁孩拿在手里摇晃的鸡腿,决定挺而走险,冲到小屁孩的面前使劲向上一跃,叼住了鸡腿,死拉硬拽抢了过来,慌忙夺路而逃。

跑了一小段路程,我停了下来,正准备享用战利品,耳朵忽然就听见了背后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扭回头一望,顿时大惊失色。原来是那个小屁孩的哭叫声引起了大人的注意,看到我抢了小屁孩的鸡腿,正操着根木棍杀气腾腾得向我扑过来呢。

“我的妈呀,不就是一条鸡脚嘛,不用摆这种架势来追杀我吧!”容不得我再多浪费一秒钟的时间去吐槽,胆颤心惊地叼起了鸡腿拼尽全力在逃命。

我一边拼命地跑,一边扭回头向后面瞄,看看那个凶神恶煞的大叔有没有对我紧追不放,正在气喘吁吁得为自己祈祷时,眼角的余光瞟见了前面有辆朝我疾驰过来的小骄车。坐在驾使室里的那个美女司机,一个劲得猛摁喇叭,摧促我赶紧让路,一点也没有要刹车或躲闪我的意思,一副急急忙忙赶着要去投胎的模样。

我惊魂失魄般张开了狗嘴,无助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被汽车车轮辗轧的恶运。“嗖嗖嗖”的强劲气流声从我的头顶上划过,我竟然神奇般没有被车轮轧死,回过神来,心有余悸得继续向前奔跑逃命,还把那条鸡腿给弄丢了。

“呸,你这该死的发瘟狗,这样都轧你不死,算你狗命大。”那个满脸愤怒的大叔朝我逃命的方向唾了一口口水。

迎面吹过来的风沙刮痛了我的脸,我强忍着饥饿流着泪在向前狂奔,前路漫漫,找不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归宿,不知道该在何处才能够停留止下来。

我好像跑了很久很久,都不知道疲倦,眼睛开始变得模糊,看到了这个世界开始旋转,直到感觉一片黑暗,终于倒下了。

我是不是已经死了?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应该不算违反了轮回规定吧?又可以轮回投胎了。

我没有感觉自己的身体飘起来,灵魂没有飘回地狱,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看见了阿珊,赶紧又眨了眨眼睛,再次确认自己没有认错人,心情激动得冲她叫喊,摇晃着尾巴。

阿珊很开心,像是被我的淘气模样逗乐了,伸手抚摸着我的脑袋,“好可爱的小狗狗,也不知是谁家丢的,这次把你捡回我家里来,你会跑了吗?”

我不知道自己晕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自己很幸运,盲目地狂奔累倒在路边,还能与阿珊相遇,真是无巧不成书。我要说给阿珊听,自己以后再也不会离开她了,可是她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只能转着圈圈摇晃着尾巴干着急,表现得很温驯的模样。

躺在阿珊的怀里,我闻到了那股熟悉的香水味,压抑不住想亲吻她,又怕吓着她,自己现在这副狗模样,哪里还有什么资格得到她的爱。

看着阿珊挑逗着我的俏皮模样,我黯然失色起来。

? ? ? ? ? ? ? ? ? 5

忠实乖巧的狗,主人一般都舍不得宰杀,会一直供养着它,直到它自然老死,据我所知,狗的寿命如果是正常的生老病死,怎么样也有个几十年,恐怕这一次做狗,要慢慢地熬了。

我还要轮回4次家畜,才有资格投胎做人,不是每次轮回都能够有那么幸运投胎到自己以前家里来的,这次如果不是有那么凑巧,我不一定可以再次回到以前的家里。现在每天都能看到以前的家人,陪伴着儿子慢慢长大成人,还可以给家里看家护院,夫复何求?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慢慢地长成了一只大黑狗,我儿子也一天天见长,来我家串门的亲戚都夸我儿子长得聪明伶俐。我感到很欣慰,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是为这个家族延续了香火,不会没有颜面去见列祖到宗。

一天中午,天上的太阳毒辣地烤着大地,我躲在大树底下伸着舌头在排热,看见了一个陌生的男人鬼鬼崇崇地走进我家院子,马上就朝他吡着牙吼叫起来。

这个男人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就算不是进来偷东西的贼,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人,我决定吓跑这个可恶的男人,对他步步进逼。

阿珊听到我的吼叫声,从屋里走了出来,看见了那个陌生男人,一边呼喝我,一边让那男人进屋,“放心吧,它很听话的,不会咬人。”

那个男人很不放心得多看了我两眼,像做贼那样闪进了屋里,我以为他是阿珊的亲戚,就没有细心留意,转过身正准备离开。

“咣当”一声,屋里的大门关上了。我的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孤男寡女大白天的还要关上房门,肯定是要干什么见不光的勾当。

阿珊以前是有点水性杨花,我还曾经怀疑过她生的儿子不是我的种呢,但是通过这半年多的细心观察,见到她很孝敬我妈妈,认为自己以前太多疑了,怪错了她,一直都觉得挺对不起她的。

阿珊才二十多岁,这么早就守寡了,挺凄惨的,我也没有指望她能为我守一辈子活寡,做鬼也不能太自私了。如果她能够再找一个好的婆家,我能够接受,也会为她送去祝福,但是这个男人长得真得不怎么样,就算阿珊要改嫁,也要找个比我好的男人呀。

我竖起了耳朵倾听屋里的一举一动,如果他俩真得是两情相悦,我会忍着痛掉头转身便走,这个世上恐怕再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比我更难受,更伤心的了。

“我来看看儿子,你还好吗?”

“儿子,你已经看过了,你赶紧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我不想再看见你。”

“你还是在怨恨我,那天晚上……”

“够了,你给我闭嘴,我不想再提这件事情。”

“嗡”的一下,我开始变得愤怒,儿子果然不是我的,好一对奸夫淫妇!他娘的,不是因为这个狗杂种,老子就不会那么着急要结婚,也就不会发生交通车祸,更加不会变鸡做狗……

我强忍住心中的怒火,继续听他俩说下去,看看他俩还做过什么见不光的事情。

“阿珊,你知道我一直都很爱你的,是陈明生那个狗杂种横刀夺爱,从中做梗,你才移情别恋的。你看现在他遭报应了吧!那个杂碎躺在医院昏迷了那么久,医生说他不会醒过来了,就要变成植物人了,你为什么还要那么固执去对一个废物那么好?”

他娘的,太恶毒了,我现在都怀疑那场交通事故是不是这混账王八蛋制造策划出来的了。

“你别说了,我已经够对不起明生的了,我要为他尽孝道照顾他妈妈。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

“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你要继续留下来,随便你,但是儿子,我今天要带走,那是我的儿子,我不能让他留在这里。”

“我是不会让你带走我儿子的…”

“你赶紧给我让开…”

屋里响起了争持的声音,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怒火的爆发,伸出前脚猛拍铁门,一边拍一边狂叫起来。

我的脑子里面就只剩下一个念头:我要咬死这个让我发绿光的男人,咬死阿珊这个贱女人,咬死那个曾经让我感到欣慰的小杂种。

我疯狂的叫声引来了附近邻居家里养的那些狗的附和,一声声的狗叫声震耳欲聋。我不知道那些随我一起狂叫的狗听不听得明白我愤怒吼叫里面的仇恨。

闻声而来的邻居,踏进我家的院子,不明所以地看着我在狂叫不止地拍打铁门。

他走到我面前,一脸的狐疑,伸手敲门。

铁大门缓缓开启,我看清楚了那个陌生男子,心里怒火中烧,瞄准他的脖子,张开了嘴巴,“嗖”的一声蹿腾起身,咬了上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屋里响起了尖叫声,那个令我发指的奸夫后退了几步,惊恐万分地瞪着我。

我的嘴巴已经咬住了那个奸夫的脖子,渗出来的血流进我后嘴里,复仇的快感传遍了全身。

他们都把我当成了疯狗,多管闲事的邻居,冷不防在我背后用木棍袭击了我。就算被打死了也绝不松口,我仍旧死死地咬住那个奸夫的脖子,棍棒,拳头像雨点般落在我身上,我没有感到疼痛,意识在渐渐模糊……

“什么?明生在医院病房心脏停止了跳动,医生在全力抢救……”

我听到了阿珊的说话声,感觉身体飘了起来,这一次回到地狱再也不去轮回投胎了,还是做一只什么都不必去想的鬼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章来自微信“静思修国学园” 一 说起六道轮回,什么是六道轮回?它真的存在吗?它究竟是什么情况?今天说说这个话题。...
    天空de空阅读 709评论 2赞 7
  • 这只是一个“脚本” 起 我叫清和,28岁就已经享誉医学界,在我刀下救人无数。 ……不过,那是在我死之前。 就在今天...
    紫上薰阅读 988评论 21赞 97
  • 《序一》 在我写这个事情之前,我想了很久。毕竟颠覆当前意识形态的东西历来都是被各国政府、统治阶层、主流思想群体所封...
    怪鸭帆阅读 143评论 0赞 1
  • 4月20日共读内容:第二章——“提升学习能力的三个底层方法”(本小节读3天,每天讨论一个方法)4月20日讨论主题:...
    潘少侠阅读 148评论 0赞 0
  • 写 每天都有新的故事 而我也在不停地写 我喜欢写写画画 我把我所见到的 写下来 我所感受到的写下来 我从01年就开...
    雨古阅读 33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