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信心打败你

当孩子们说起他们喜欢谁喜欢谁,崇拜谁崇拜谁时,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我突然发现,我喜欢那么多人,却没有崇拜这世上任何一个人。

就是说,在她们眼里光芒万丈值得推崇的人物,在我看来,就那么回事,要说夺目,他们也和我一样普通,要说伟大,我也和他们一样彪悍,也就是说……不用说了,大家很懂我的意思。

社会上,人们总爱拿人的身份和地位来比对,总爱猜议谁谁谁的钱更多一些。我也爱比,而且我还比别人比对得更仔细更具体更残忍,连潜力股的负值都能比对得出来。

我也爱猜议谁谁谁钱多,并且,我一猜一个准,别人一开口我一秒就能判断他的阶级,不但如此,我还能判断出以他为准往上推三代他祖上是什么把式,以他为准往下推三代他子孙又是什么新款,因为我有属天的秘决。

我所信仰的神这样告诉我,以耶和HUAWEI神的,敬畏祂名的人,神要祝福他的子孙直到千代万代。而以别神代替祂名号,转去不认祂的,他受的咒诅也是千秋万代……哦哦哦,我还只是保守地说了前后三代,够谦虚够谨慎了。

但是,奇怪,很少有人判断到我的准确身份,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身份,他们怎么判断?谁能猜到我身份证的准确信息?靠猜,永远没有人能猜到一只被扣住的空碗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空碗?东西?多少脑细胞死在一道道伪命题中,他们还在那里有滋有味地讨论,还没觉醒。

难道不是吗?

只是当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时候,很多人就明白了,不要太在意一个有歇斯底里综合症的神经质女人,在她还没有被确诊为深二度抑郁症的时候,她有准点的焦虑症和不定时的狂躁症,你所有的口舌,都是她娱乐至上的草靶子,哦,在她眼里,你所有的认真,都是尿嘘嘘时吹的口哨,不吹,难道真尿不出来?

我说我有信心打败你,是不是你就有兴趣想知道“你”是谁了?你是谁?你难道不知道吗?你就是那个踌躇满志开了好几个公众号等着一夜涨粉两万的异想天开的家伙。你就是那个站在顶楼上对着星空妄想揽尽月华却不感觉雨点敲脑的家伙。你就是那个用几十套心理理论准备成批地洗脑一批懵懂无知的准脑残们的家伙。

你是谁?你自以为认识你自己是谁,其实你是谁都不认识的那个,故意不认识神,又好按外貌取人,看似健忘,实则记心好得不得了。三十年前谁给过你一个不好的眼神你都记得,三十年后你还在耿耿于怀,并且还发明一套学说来医治诸如此类的心里阴影,企图打败人性深处的最黑暗。

你打不败。真的,因为这些都是一些属灵的奥妙事,只有属天的职份,那些奥妙事的管家才能解开它,打败它。我告诉你,我能打败你,我有信心,因为我服了权柄的记号,知道如何从上帝那里支取力量。

我管你是谁!现在我就站在你面前,哈哈哈哈哈哈……你看看我到底有几分像从前?我就是有信心打败你,我可没说我已经打败了你,对,你还很安全,还可以得瑟三天。

三天后,你若还在,并且还在得瑟,你就得小心我这股从天而来的信心。我说过,我喜欢过那么多人,却没有崇拜任何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