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悼念,亦是珍惜

正在上班,电脑屏幕任务栏里微信不断地亮起,打开来看,是老爸发在家族群里的视频。

视频里,老爸老妈和舅舅舅妈在给姥姥姥爷上坟。

周围是深绿深绿的麦地,风一吹,就是一阵碧浪。

姥姥姥爷的两座坟墓在空旷宽广的麦地里显得那样的孤独和落寞。妈妈站在那里,仿佛静止了一般。因为逆光拍摄,我看不清妈妈的表情,我知道这么多年来她似乎还是无法承受永远失去自己父母的苦痛。

很多个春节,到了上坟的时候,爸爸都会小心翼翼地问妈妈,“今年去吗?”

“不去。”妈妈总是落寞地回答。

不是不敬,而是不敢。我太了解妈妈了。

这个坚强了一辈子的女人似乎天不怕地不怕,但她最怕的就是生离死别。

我还清楚地记得我初二那年姥爷因病去世给妈妈带来的精神重创,想起那段悲伤的时光,我的内心依然充满了恐惧。

这么多年,妈妈依然没有释怀。反而那些悲伤随着时光的流逝成了心底再也无法复合的伤疤。

“好难受,心里好难受!”群里小姨发来了这样一句话,并配上了大哭的表情。

我也知道,这个和妈妈同样善良孝顺又敏感的女人一定在对着屏幕泪流不止。

她的悲伤里不仅有死别的痛,还夹杂着因为工作没有在姥姥的晚年给她尽孝,也没有在姥姥临终前陪在身边的愧疚。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苦没有经历过的人大概无法体会。

我懂,但我的懂不够深刻。

这些年我定居外地,不能陪在爸妈身边的那种遗憾每每想起,除了深深的无奈,还有深深的自责。

但是爸爸妈妈一直身体安康,这多少给了我一些宽慰。

年轻的时候,总想着长硬翅膀远走高飞,越长大,越希翼生活是一家人相互守着的平淡安康。

初中的时候,相继和姥爷、奶奶天人两隔,我还记得在火葬场帮着大人收拾奶奶的骨灰时那个哭得撕心裂肺的小女孩,一想到永远再也见不到疼爱我的慈祥的奶奶时,那种悲伤可以让身体颤抖,仿佛只有大声的哭喊和呼叫才能释放那深不见底的悲痛。

时隔二十多年,那些和亲人死别的悲伤被岁月沉淀成了心尖的道道伤疤,稍有触碰,那伤疤还会血流不止。

看着爸爸发来的视频,思绪飞到了那些遥远的有些模糊的时光,或快乐,或悲伤。

好好活着,认真活着,应该是对逝去者最虔诚的祭奠。

如果他们泉下有知,他们一定会觉得和亲人在一起,活在这个有白天黑夜交替,有春夏秋冬四季轮转,有喜怒哀乐的鲜活世界里是上天给人最美好的馈赠。

思绪飘飞到眼前,父母公婆身体安康,孩子快乐成长,家庭温暖和睦,拥有一粥一饭的平淡和细水长流的幸福,人间值得!

在清明前夕,谨以此文悼念深深疼爱过我的亲爱的姥姥,姥爷和奶奶!大家一切安好,也请你们于地下安息!

你们一直活在大家心间,从未离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